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75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六十七】

“玄天,我送你一頓飽餐。

與此同時,器家中的黎莘,對著面前的巨劍微微一笑。原本澄淨的赤色紅瞳,漸漸的被一點墨黑所暈染,極快的蔓延至整個瞳孔,化為了深濃的暗紅色她手中的玄天發出了陣陣低顫的輕鳴,彷彿在隱約的應和著她。

將巨劍信手一攬,黎莘游刃有餘的在空氣中揮舞了兩下,鋒利的劍氣宛如飛刃,在正對著她的石壁上留下道道深刻的划痕。

她滿意的收回劍,修長十指細細撫觸著劍身,就像愛撫著摯愛的情人。“你一定想我了,對不對?”

“黎莘“嘆息一聲,目光中透出了一絲淺淺的愁緒;“可惜,我要離開了。”

她說話的時刻,玄天似乎也在依依不捨。原本鏗鏘的金鐵交鳴,漸漸變得悲哀而惆悵。

“替我照顧好她。她低聲道。鋒銳的劍刃割破了她的食指,她逼出指尖的血珠,在玄天的劍柄之上,找到了一處凹陷。

血珠落入凹陷,化為妖異的赤紅寶石,如果此刻白期在這裡,就會發現,這與他手中的血石一般無二。只是這塊血石澄淨的剔透晶瑩,絲毫不見污濁。做完這一切,“黎萃”輕握住了劍柄,在那塊血色的寶石上,落下極輕極淡的一“後會無期。

黎莘清醒過來的時候,自己正躺在硬梆梆的石坑里,身邊寂靜一片,只有那把巨劍倚在身側。

她揉了揉脹疼的額際,腦中昏昏沉。她只記得,自己做了一個極為冗長的噩夢,夢境中的自己喚作“黎秋”,從開始到結束,都是無盡的殺戮。不知疲倦,不曾停止。她身上的鮮血不曾乾涸過,有她自己的,但更多的,都是那些死在她手下的。

最後的最後,她終於支撐不住,倒在了那片她親手創造的血肉地獄中,在瀕死前,發出了暢快的放肆笑聲。

然……然後她就醒了。

至於黎秋為什麼要殺人,她沒有絲毫的頭緒,而黎秋這個名字,也值得深思。

黎氏的族譜,她不是沒有看過,可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過黎秋這個人。

但奇怪的是,她分明對夢境中的黎秋有著莫名 熟悉感,初見玄天時心中亳無由來的哀傷,正是她傳遞給自己的。

黎莘坐著靜默了半響,良久,才將玄天從地上拾了起來,細細的摩挲著。“你能告訴我原因嗎?”

她輕聲呢喃著。無人回應。

原本的器靈已經再度陷入了沉眠,她只能感受到玄天與她極為契合的意識,彷彿已經融入了她的血脈,不可分割。

她抿了抿唇,將玄天負在身後。劍柄上的藤蔓自發的攀上了她的後背,就像一條極為精美的緞帶,將玄天牢牢的粘合在了她的身上。

“走吧。她拍了拍冰冷的劍身,沉聲道。

有什麼東西從心口破土而出,逐漸侵蝕著她的思緒。

她隱約感覺到自己有件不得不做的事,可究竟,是什麼呢?

雙腳踩在地面時,就連堅硬的岩石都不自覺的發出了脆裂的聲音。她知道這是玄天帶來的重量,但自己根本沒有感受到一絲一毫的負擔。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