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72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六十四】

進入器家不多時,就有-一些興奮的嗓音傳來。

“我成功啦!哈哈哈哈!”

“艹,到手了!”

當然了,也間或夾雜著一些哀嘆和悲乎,那都是沒有通過考核的人發出的。

這些只是少數,更多的入仍在全神貫注,在器靈所編織的幻境中,一次又一次的發動攻勢。

黎莘走過一個學生身前,見他手中握

著一把纖細的長劍,劍尖直播地面,抖落了灰塵的劍身泛著幽藍色的光芒,劍刃纖薄,令人目眩神迷。

而他的身體一動不動,雙眸緊閉。這就是在接受考核了。

她轉過頭,抹去幾分羨幕之意,心中不覺鬱卒。

自己都走了一個多小時了,心臟還是那個心臟,安安穩穩的在胸腔裡跳動著,沒有絲毫指引感應的意思。

莫非她這麼不招武器喜歡?

分神的工夫,她就來到了一片視野開闊的靜謐之地,周圍已經沒了人的踪,當中-一個小腿長的淺坑,佈滿了殘破的碎片,踩上去嘎吱作響。

她好奇的走了下去,抬起一片。

被歲月侵蝕風化的武器,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堅切,脆的像塊易碎的玻璃,輕輕一按,就化為了零落的塵埃。

黎莘忽而有些悲傷。

細細的哀愁宛如涓涓溪流,無聲的侵入了胸臆之間,來的毫無頭緒,卻根本無法控制。

她愣愣的望著地面,腦海中彷彿分成了兩個小人,一個在疑惑,一個在悲傷這,這是什麼鬼?

她低下頭,一滴晶瑩淚珠竟是不自覺調明號的滾落下來,濺射在了遍布灰塵的石塊上。

哭了?

她哭了?

不敢置信的伸出手,黎莘在自己的面龐上,觸到了冰涼的濕潤。

與此後,原本平穩的心臟忽而重重的跳動了一下,沉悶的響聲彷彿近在耳畔,讓她的呼吸都多了幾分急促。

咚,咚。

咚,咚。

一下又一下。

似乎冥冥之中,有什麼正在召喚著,賦予了她截然不同的情感,那無盡的,綿綿不絕的哀傷。

黎莘的身體不自覺的動了起來,向著淺坑的中央走去。

雷諾德忽然睜開了半寐的雙眼。

他從座位上徑直的站起,胸口躍動如擂鼓,渾身上下的血液,都被那種莫名的情緒所控制,奔騰呼嘯。

不僅僅是他,身邊的幾名導師也是如此。“是它嗎?是它吧?!”

雷諾德扯過了一一名蒼老的導師,有些急迫的詢問道;“它醒了,對不對?!”

老者不客氣的揮開了他的雙手,整理好自己的衣領,慢條斯理道:“何必驚訝,黎家那個女娃娃既然覺醒了,它當然會重現天日。

它沉寂了多久了?

百年,還是千年?

猶記得第一次聽爺爺說起時,他尚且是個牙牙學語的孩童,而現在,他早已活了兩百年,白髮蒼蒼。

老者長嘆了一聲,意味深長道:“現在我只希望,她能夠成為黎家人,而不是第二個,黎秋。”

提到這個名字,在座的所有人彷彿被截中了什麼痛楚,都選擇不約而同的沉默了下來。

“她不會的。

雷諾德低聲道,“她和黎秋不一樣,我肯定。

只是在知道所有真相後,黎莘還會不會維持現在的狀態,雷諾德也無法保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