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805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九十七】結局 真HE

與魂魅一戰結束後,一切都塵埃落定。

真相浮出水面,在痛恨魂魅的同時,所有人也被黎家再一次的震撼了心神。

這個忠烈的家族,果然至始至終都讓人敬仰。

只是可惜了……

聽說,黎家最後一個殘留的血脈黎莘,也在大戰中以身犯險,和魂魅同歸於盡。

黎家似乎是徹底斷根了。

————

帝國學院,白期的家中。

白期黑著臉望著面前兩個嘰嘰喳喳的女人,很有一種把她們都丟出去的慾望。

“我來!”

“今天是我!”

万俟月和榮清的手裡爭著一碗褐色藥汁,你來我往,互不相讓。

“你昨天餵過了!”

素來害羞的榮清難得大聲了一次,小臉漲紅的望向万俟月氣鼓鼓的雙頰活像是小倉鼠。

“你管得著嗎?!”

万俟月狠狠瞪了她一眼,

“我和黎同學才是朋友,你算哪根蔥!”

她說話向來不留餘地,把榮清氣的雙眼通紅。

“你,你無理取鬧!”

“你第一天知道我無理取鬧?”

“你這個粗魯的女人!”

“關你屁事!”

兩個小姑娘鬥雞似的掐了起來,讓半躺在床上的黎莘看的樂不可支。

眼看著万俟月和榮清吵得越發大聲,白期終於忍受不住,一手提溜了一個,面無表情的把她倆拎了起來。

被丟出門外以後,万俟月和榮清還在喋喋不休的互相責怪:

“都怪你!”

“明明是你的錯!”

“你……”

這回白期把門也摔上了。

他的耳朵終於清靜了。

眼見黎莘笑的趴在床上,一不小心牽扯到了傷口,忍不住呲牙咧嘴的模樣,他忍不住狠狠的捏了一把她的臉頰。

“還笑,還笑,還不吃藥!”

說著,就捏著她的嘴,豪不溫柔的把那碗藥給她灌了下去。

黎莘被餵得滿嘴苦澀。

這下是想笑都笑不出來了。

那時她為了徹底消滅血石,不惜和血石同歸於盡,想要籍用身體化解血石的力量。

她本來已經做好了死去的準備,唯一不捨的,大約就是白期了。

沒想到玄天卻在最後代替了她。

準確的來說,是將所有的力量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和血石徹底的消散於無形。

所以現在的她,還能算是半只玄獸了。

黎莘還記得他最後對自己說的那些話:

【當初我沒能保護好她,現在,我不想看到白期成為下一個我。】

【答應我,好好活下去,和白期一起。】

收回心中酸澀的情緒,看著面前白期不愉的神色,她討好的撲上去,一把摟住他的腰肢。

“老師,我錯了。”

她在他唇上重重的吧唧了一口。

“都說了是最後一次嘛。”

雖然用這個身體撒嬌有那麼一些違和感,好在顏值很高,應該不至於讓白期噁心。

白期冷哼了一聲。

完全沒有消氣的意思。

他摘下眼鏡,溫柔的墨色瞳仁清楚直白的展現在她面前,讓她將其中的怨氣看的一清二楚。

“最後一次?”

他加重語氣,一字一句的反問道。

黎莘心虛的笑了笑。

#家裡的大型犬鬧脾氣了怎麼順毛?在線等,挺急的#

思量再三,她湊到白期身邊,在他耳畔輕言了幾句。

白期的眉頭跳了跳:

“不夠。”

黎莘:“……”

照顧下傷員行不行?

“十次。”

“三次!”

“十次。”

“五,五次!”

“十次。”

“……你贏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