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97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八十九】

這個方法,不知他是怎樣得來的。

為了第一塊血石,他費盡心機隱藏自己,暗中接近當時的玄獸。

最適合培育血石的,其實是滄瀾的玄晶,因為滄瀾是冰雪鑄就的玄獸,力量無比純淨。

在得到滄瀾一族的信任後,他將所有的一切都精心佈置,終於在滄瀾力量最弱的月食之夜,將本就為數不多的滄瀾幾乎趕盡殺絕。

一塊玄晶只能延長一百年的壽命,血石卻比玄晶翻了兩三倍。

魂魅一玄晶誘惑那些妖獸們,迷失它們的心智,讓原先對玄獸又懼又怕的妖獸完全變了模樣。

玄獸再強,也擋不住蟻多咬死象。

他站在幕後,所有人都被他的表像所欺騙。

也正是因為那場大戰,魂魅得到了最初的血石,只是個半成品,單足夠他品嚐到力量的美妙。

黎家祖先橫空出世後,為了完善血石,他以老者的姿態接近了他,並將從同族身裡挖出的魂晶贈與他,號稱是能淨化邪穢的淨魂石。

這就是靈的由來.

一開始,魂晶的確對黎家祖先有了很大的幫助,可是魂晶本就是一塊吸魂石,而非所謂的淨魂石,在吸收了足夠的怨靈後,徹底的變了質。

黎家祖先發覺了它的異常,將它永久的封存了起來。

可是待他故去,魂魅就找上了當時的黎家人,遊說他們將靈釋放出來。

黎家人不願意。

於是魂魅又一次下了殺手。

也就是黎秋這一代,她滿門被滅的緣故。

當然了,這次並不是妖獸,而是那些所謂的正派人士,籍著討伐妖器的藉口,滅殺黎家人罷了。

黎秋多少知道了些實事,她本就天賦異禀,就下來家中最小的嫡系,也就是黎莘這一脈的先祖,將他送到了安全的地方。

隨即,她就踏上了復仇之路。

後來的事,就不必多說了。

所有人都以為黎秋是哪個殘忍無情的魔人,殊不知真正的幕後黑手,一直都是披著人皮的妖獸。

他養育了白期,梟,玄天,只不過是為自己所用罷了。

梟的個性更像他,力量也最弱,所以魂魅將他作為自己的傀儡,用來奪去玄晶最為合適。白期雖最小,但機智聰敏,一時不好下手。玄天本性純良,心性正直,作為應急是最好不過。

將他們養大,又親手毀了他們。

他的無情,可見一斑。

白期聽的胸口起伏不定,眸中沉墜著深濃的情緒,翻滾卷襲。

黎莘不知道該怎麼安撫他,只能安靜的待在一邊。

“那……我的父母……”

他咬著牙,從齒縫間擠出這句話。

“是不是他?”

黎莘緊了緊他冰涼的雙手,輕輕的點頭。

她知道白期需要時間,但是她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不管今日以後,他作何選擇,她都不會怪他。

因為這是她必須要去做的,但白期……

男人清削的身體微微顫抖,那份痛楚從他的心口一路蔓延至指尖,將四肢百骸都衝擊了一遍。

琥珀色的瞳仁亙著赤紅的血絲,他唇間嚐到了腥甜的滋味,那是被他自己咬破的舌尖。

良久,他終於呼出了一口氣。

“你準備怎麼做?”

他沉聲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