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96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八十八】

黎秋不久後失踪,心急如焚的玄天聽了梟的消息,跟隨著他來到了蝕骨之地,只為尋覓黎秋的踪影。

即便惱怒黎秋懷疑自己的摯友,一時之間,玄天還是放不下她。

但是他等來的確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愛人,而是好友的背叛。

當梟從後背偷襲,殘忍的挖出玄天的玄晶時,他幾乎能感知到玄天的痛苦和不可置信。

面對著奄奄一息的好友,梟只是漠然的抬了抬眼皮:

“對不起。”

“別怪我。”

“要恨,就恨老師吧。”

————

白期猛然驚醒。

細細的汗珠從他額際滾落,順著慘白的肌膚,一路滑至下頜,凝聚成晶瑩的一滴。

黎莘忙湊上前,為他拭去那些冷汗。

“還好嗎?”

她考慮過白期會出現的反應,事實上,如果不是經歷了那些變故,她還是會堅持自己的想法,將這一切隱瞞下去。

因為真想太過殘酷。

白期愣愣的呆滯著,眼裡空茫茫的一片,彷彿失去了魂魄一般。

黎莘只能握著他的手,陪在他身側。

過了許久,白期才像是恢復了一些神智,沉著嗓音喚了她一聲:

“後來呢?”

他抬頭望向她,眼中帶著幾分決絕和固執。

黎莘明白他想知道什麼。

當初玄天還未徹底覺醒,她尚且不知道這一切,只是按照黎秋給自己的指示去破壞血石。

血石破碎後,因為其中殘留著玄天玄晶的力量,以及黎莘能夠復活的第二條命,一切的方向才發生了變化。

她吸收了血石,玄天恢復了記憶。

培養血石的玄晶需要藥引,這是玄天告訴她的,可是當初的黎秋隱約猜測到了一些,沒有下了那人的套,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他沒有時間了,才命令梟把未被侵蝕的玄晶挖出來。

所有,才有了黎莘這一出。

玄晶裡殘餘的純淨之力,讓玄天甦醒了記憶,同時也籍著黎莘為載體,吸收了血石的力量。

她才能徹頭徹尾的告訴白期所有的故事,不會像當初的黎秋和玄天,走上了再無交集的路。

“黎秋趕來的時候,玄天已經死了,”

黎莘嘆了一聲,在白期的注視下,將自己所知道的盡數說了出來,

“你看到場景,是她用自己的武魂,勉強留下了玄天的靈識。”

白期曾經親眼目睹手染鮮血的黎秋禁錮玄天的神魂,他怒不可遏,恨不能活撕了這個惡毒的女人。

但是他從未想過,那並非事實。

那不過是悲痛欲絕的黎秋,想要拼盡一切,去留住玄天最後的性命。

武魂是狂戰的半條命,為了玄天,她毫不在意的捨棄了。從那天起,黎秋就再也沒有多少時間了。

玄天的神魂雖被保留了下來,去時一片混沌的狀態,失去了所有的記憶。

這才是真相。

也是直到死去的那一刻,黎秋才知道了所有的原因。那位從來沒有透露過姓名的老者,被玄天視為至親的“老師”,徹頭徹尾,都是幕後真正的主使者。

他原是千年前的一隻魂魅,因為機緣巧合得到了玄獸的玄晶,成功跳脫出了妖獸的行列。

然而玄獸有萬年壽命,他這樣的混雜的體質,根本無法做到。

為了繼續強大,繼續活下去,他想到了培育血石。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