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98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九十】

夜色深沉。

亮著昏黃燈火的木屋靜靜的佇立在森林中,屋中坐著一名滿頭白髮的老者,面色平靜的握著一本書卷。

暖色的光柔和了他蒼白疲憊的面龐,比起之前精神矍鑠的他來說,現在的他才真正有了幾分老去的滄桑。

白期打開門,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後。

老者並沒有回頭,只是摩挲著紙頁又翻過一篇,平靜道:

“回來了?”

親和的一如既往。

白期垂下頭,睫毛輕顫,籠下一片青紫的陰影。

“恩。”

他低低的應了一聲。

似乎察覺到白期情緒的變化,老者放下手中的書,轉過身望著他:

“怎麼了,身體沒有養好嗎?”

他的目光和藹又慈祥,彷彿睿智而溫和的智人,正如他一如既往塑造的形象,沒有絲毫破綻。

白期聞言,緩緩的勾了嘴角:

“老師,”

他認真的喚了他一聲,

“您能告訴我,要怎麼做,才能從妖獸變成人呢?”

白期沒有理會他臉上片刻的僵硬,而是自顧自的往下說了下去:

“是不是只要吞食別人的骨血,就可以鳩占鵲巢?”

本就昏沉的燈火變得搖擺不定,白期和他的面龐都被映的明明暗暗,籠罩了一層分明的陰影。

老者緩緩的放下了手中的書卷,意味深長的望著他:

“滄瀾,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你應該懂得明辨是非。”

他不急不緩,面上的神色也極為真摯:

“只是憑藉比別人的片面之詞就下決斷,這不像你。”

在白期的生命中,自己這位老師,亦師亦父,從來都是這樣遠離塵世,高高在上的。

但是當他的外皮被扒開,顯露出骯髒醜陋的內裡時,這份雲淡風輕,又顯得何其可笑。

他抬了眸,靜靜的注視著他:

“老師這番話,究竟是道理,還是……狡辯呢?”

他勾了勾唇,隱約的露出一絲譏諷,

“我不過是好奇發問,怎麼聽起來,老師似乎知道我在說誰?”

白期沒有給他留下任何的餘地。

當初有多少入孺慕之情,現在就有多少憎惡之意。

老者的目光愈發深沉。

他本就是攝人心魄的魂魅,又經歷了千年的時光,吸收看玄晶血石的力量。雖然現在因為血石的破碎實力大減,卻還是不容小覷的存在。

“讓我猜猜,”

老者笑了笑,似乎並沒有把白期的話語放在心上,

“是不是,黎家的那個女娃娃還沒有死?”

老者的瞳仁泛著詭異的墨色,彷彿摻雜著混沌的陰邪之力,讓人覺得頭皮發麻。

白期知道這是魂魅的能力。

“為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呢,老師?”

他蓄意忽略了老者的攻勢,於他而言,沒有了藥引的控制和絮亂的心神,本就有著純淨力量的滄瀾玄獸,不會被他影響。

顯然老者也清楚。

他很快就將那股令人厭惡的氣息手了回去,轉而望向了白期的身後。

半開的小木門外,通向的是深幽不可見的茂密叢林。

萬籟俱寂,似乎所有的鳥獸都失去了踪影。

“看來你們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老者的嗓音漸漸變得沙啞,

“真是……”

“養不熟的白眼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