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79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七十一】

白期提了抿後,右手攥拳,背在了自己身後。

“我不會給你的,

他半掀眼瞼,琥泊色的堅瞳波光波艷,仍佛被暈染成了細碎的金輝,“你想要的話,就殺了我。”

鋒銳的利爪刺破血肉,溫熱的鮮血從從他的接縫問灣出,一滴一滴的淌落在了身後的草地上。可他恍若未覺。

黎莘沉默了。

她的鼻間有些酸澀,有那麼瞬間,她多想衝到白期的面前,將所有的事實都告訴他,讓他知道,自己還是原來的那個黎幸。

她知道白期根本沒有怎麼傷她,否則,現在的自己已經是一具骸母了。

但是可悲的是,跟黎秋一樣,她不就像黎秋不能告訴玄天,她踏上了同樣的宿命輪迴,和白期之間的鴻溝越來深。

只是這一次,她不會讓白期死。

即便是被他恨。

心中有了決意:再抬起頭時,她眼中所有的不捨和情愫都已經徹底的消失不見,只餘下死寂般的平靜。

在白期的注視下,她緩緩抽出了背後的玄天,暗紅的紋路如同流淌的鮮血,漆墨的白期的方向直直的指向了

劍刃微微抬起:“還給我。”

她聽見自己冷漠的嗓音,就像是毫無情感的傀儡“我不會再說一次。事實上,當她真的舉劍指向白期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沒有退路了。哪怕前方是萬丈懸崖,她也得縱身躍下。

獨自一人。

白期的心口狠狠的抽疼了一下。

他的呼吸漸漸的開始粗重,那隻血肉模糊的右手,也以微不可見的幅度顫抖。

他即便預想過這樣的場景,當這-切真實發生的時候,他還是有些無力抵抗。

他和黎事,以一開始就是個錯誤。

所以,現在也注定徹底分裂。

的確,他們從沒有真正的定義過兩人的關係,或許上一秒仍在抵死纏綿,下一秒就可以兵刃相接。

是他想的太過簡單了。

“我還是那句話,除非你殺了我,否則,我不會交給你。白期低聲道。

黎莘緊緊的握住了劍柄,蜿蜒的藤蔓纏繞在她的手臂上,就像是綺麗的編織紋路。

他們誰都沒有再開口,只是相對靜默著,讓周身的空氣都凝如實質。

許久,黎莘才輕忽的扯了扯嘴角。那甚至算不上是笑容,只是牽動了臉上的肌肉群,顯得僵硬又難看。

“……好。”

她回答道。血色的巨劍以雷霆之勢向著白期襲來,他不躲不避,甚至沒有絲毫要反抗的意思。

黎莘的身影緊隨著玄天,眨眼的工夫,就近在咫尺之間。

鋒刃的劍尖刺破了他的皮肉,深深的紮進了他心口旁的一寸,只要稍微偏移那麼一下,就能粉碎他的玄晶。

從頭到尾,白期都沒有反抗,只是固執的凝視著黎莘的雙眼。

他在賭她的不捨,賭她可能有的那一絲絲情感。

可惜他賭輸了。

黎莘從他手中拿走了囊袋,劍刃自他胸口抽出,帶出些許黏連的皮肉。他捂著傷口,跪坐在佈滿石礫的泥土上。

細細的血流從他掌心逸出,將他的衣衫染的鮮紅。

黎莘背過身,嗓音漠然如初:“沒有下一次。”

音落,她就轉身離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