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76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六十八】

黎莘走出器塚時,刺目的陽光落在她微染灰塵的面龐上。。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她微微瞇了眼,身心是前所未有的輕盈。

正前方依舊等呆著狂戰字院的院長和導師,黎莘望瞭望一旁的沙漏,發覺自己竟然只在器塚裡待了三天。

要知道,許多人會在幻境中呆上週,甚至半個月,她雖然比不上那些僅用了短短一天時間的,卻也算得上是神速了。

見到她緩步而出的身影,雷諾德院長和身邊的幾名導師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連同他們一起的,還有那些聚集著的其他學院的學生。

之前就說過了,這一次的結果,關心的不僅僅只有狂戰黎莘一眼就看到了賢者學院中熟悉的幾個身影,就連白期也身在其中。

但是他的目光,沉沉鬱鬱。

她轉身的時刻,雷諾德看清了她身後背負的血色巨劍,不由得怔怔的愣住了,就連呼吸都有瞬間的凝滯。

千算萬算,他沒有想到的,竟是玄巨劍其實並不只有這一個名字,事實上,它本是黎家先祖的佩劍,劍柄上鑲著澄藍的淨魂石,擁有著祛除邪穢的能力。

那時候的巨劍,喚作靈。

然而當靈伴隨著黎家先祖出生入死後,淨魂石吸收了太多污濁的魂靈,化為血石,也就產生了另一種形態。

後世的黎秋以玄獸玄天的神魂為引,抹去了玄天所有記憶,讓他成為了靈中的器靈。

同時,靈的器靈陷入沉眠,取而代之的,就是鑲嵌著血石的玄天。

它再也不復往日的正意凜然,在黎秋手中,它更像是一把妖器,劍下亡魂嘶鳴,屍橫遍野。

後來,血石在那場大戰中下落不明,

黎秋身亡,玄天也因此陷入沉眠,被收入器塚,化為塵土歷代的黎家人,都沒能喚醒它。

除了黎莘。

當雷諾德感受到巨劍甦醒時,他曾一度以為,黎莘召喚而來的,會是曾經的靈。

緣由很簡單,雖然她性子暴躁,終究是個純然的赤誠之人。

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因為黎莘而甦醒的,竟然是那把夢魘似的妖器,飲盡生魂與鮮血的玄天。

劍柄上的猩紅寶石,讓他怵目驚心。

而更讓他覺得不妙的,就是黎莘此時此刻的狀態。

如果說曾經的她桀驁不羈,猶帶幾絲明朗,尚且還有幾分少年人的鮮活和靈那麼現在的黎莘,眉眼問已初現了絲狠戾,赤色雙瞳漾著微微的暗,相視之間,宛如被吸附進了血色的漩渦。

這樣的她,和黎秋何其相似。

若不是兩人的年歲相隔了幾百年,五官容貌也不盡相同,他甚至要以為,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就是黎秋本人他沒見過黎秋,只偶然一次,見過她留存下來的影像關於黎秋的一切都被盡數抹去,然而在帝國學院的圖書館裡,最深的一層暗室,還保留著黎秋作為學生時被不小心攝下容顏的回憶晶石。

他偷溜進去後無意瞥見,從此就將她的形容深深的印刻在了腦海中。

同樣未曾全然長開的眉眼,艷麗而逼仄,只是相比起黎莘,黎秋身上的戾氣,還要再重幾分。

那時的黎家…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