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694章
土豪小家碧玉X騷氣偽渣書生【五十】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一時間,滿城風雨。

有人說是崔子瞻不知廉恥,覬覦嫂嫂。

有人說是黎莘蓄意勾引,水性楊花。

但是崔子瞻在碎了一地少女心的同時,又憑藉著癡情的表現收割了一波少女心。

反倒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的黎莘,平白被一堆姑娘下了帖子,要見她一見。

黎莘:???我做錯了什麼???她都不知道崔子瞻要搞的這麼大好嗎!

自覺比竇娥還冤的黎莘還來不及去找崔子瞻算賬,這個罪魁禍首就命人送來了一封信,言明至關重要。

黎莘帶著狐疑打開,一五一十的看完,不由得啼笑皆非。

這人,心可真是黑。

不過,她合該夫唱婦隨才是。於是第二日,城中的百姓有幸看完了一場大戲。

聖人賜婚的聖旨前腳剛到,後腳崔子瞻就上了黎家的大門。只是百姓們預料之中的,黎家人喜氣洋洋迎接他的情況並沒有出現。

出乎意料的是,崔子瞻連門都進不了。守門人將他攔在了門外,自個兒跑了進去,不多時,就有幾個丫環攙著一名戴了帷帽的女子出來。

崔子瞻見到那窈窕身影,神情立時激動了起來。

百姓頓悟,這大約就是傳說中的嫂嫂,黎家的三娘了。

那人一身素衣,身材纖細消瘦,瞧著很有幾分病態。眾人聯想到前不久鬧將出來的崔君實殺妻之事,心中也就明白了過來。

怕是還病著哩!

女子見到崔子瞻,不僅沒有嬌羞之色,反倒伸了手,顫顫的指著他,嗓子裡帶了幾分泣音:“你這登徒子!”

吃瓜百姓:,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怎麼看樣子,還有隱情呢?

女子說了這句,便止不住的輕咳了幾聲,身子搖搖欲墜,顯然是氣的恨了:“你哥哥這般待我,如今連你也要欺辱於我嗎?”

她戴著帷帽,神情不明,只是從她的語氣中,就能聽出幾分悲憤之意。

崔子瞻連忙搖頭,想要同她解釋:“我不曾……”

“胡說!”他話至一半,就被黎莘揚聲打斷了,

“我捫心自問,為你長嫂時,同你清清白白,不曾做過半點骯髒之事。你若是心悅我,當初緣何不同爹娘求娶我,偏要挑了現在的光景?!”

她說的激動,咳嗽連連,身邊的丫環忙上前拍撫。

崔子瞻瞧的滿面心疼,下意識的上前幾步,見黎莘為了避他後退,只能停了下來,眼中的失意清晰可見。

落在百姓眼中,只覺得他是真的心悅這黎家三娘,且不是一般的看重她。這麼一想,倒是可憐。

“你……咳咳……你可知現在旁人是怎麼說我的?”

黎莘緩過氣來,哽咽著繼續道,“他們說我是個水性楊花的蕩婦,勾引小叔,禍亂門庭!我黎家雖不是名門望族,卻也是個清白人家,緣何要因著你被潑了這一身髒水!”

她說罷,忍不住掩面而泣,哭的哀泣。一邊的丫環也紅著眼眶安慰她。

崔子瞻聞言,啞然的張了張口,默默低下頭,攥緊了雙手。

這會兒功夫,周圍已經圍了一圈人,見黎莘這般模樣,不少百姓忍不住憐惜她。

瞧瞧,人家哪裡是個不知廉恥的,分明是有苦衷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