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692章
土豪小家碧玉X騷氣偽渣書生【四十八】狀元郎(第一更)

黎莘發覺自己是真的惹了崔子瞻惱怒,雖然兩人歡愛了一整夜,可他那模樣,分明是有幾分在同她置氣的。

甚至在她臨走前,他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只同她說了一句話:“我知卿卿不信我,那便等我罷。”

說完,就目送她遠去。

黎莘有些懵,暗道自己的確是有意塑造苦情形象的,怎麼在他這裡,還起了反作用呢?她知道崔子瞻想等到洞房花燭夜,可情潮洶湧,她也是為了他著想嘛……

黎莘:哭唧唧jpg

當然崔子瞻其人,從不說空話。

會試發榜之時,他高中會元,一時風頭無兩。

而殿試結束後,更是被當今天子欽點為狀元,將探花和榜眼壓的黯淡無光,後來游街時,那些個香帕果子幾乎要淹沒了他。

黎莘自是為他開心的。只是這人怪的很,自那晚後,再也不來尋她。

偏偏總要尋各種藉口送些東西上門,名義上是給黎家二老的,可里頭總夾帶著他的信箋,事無鉅細的將他這段日子的所作所為寫下來。

這樣的頻繁,黎莘不可能事事顧到,日子久了,桂馥難免揣測出了些許。

但她並不多說,反而默默的幫著黎莘遮掩。

這的確是有悖人倫,可只要自家姑娘過的好,比什麼都來的重要。

有了一個桂馥,黎莘做事就不再縮手縮腳了,她和崔子瞻保持著通信,不曾見面,但連他每日吃什麼,她都清清楚楚的。

偶爾她也覺著好笑,不明白這人在鬧什麼彆扭。但仔細想想,他到底還是個君子。

崔子瞻就像是橫空出世一般,極快博得了那些個世家的注意。

根基淺了無礙,他得了聖人的青眼,便是最好的底氣。再一打聽,他還未曾定親,更是讓許多人心裡有了主意。一時間,上門提親的人絡繹不絕。

如今崔家只他一人,住的也是個小院,那些冰人們來來往往,險些要把他家的門坎踏破。當然了,提的多是些世家旁支的庶女,並沒有真正的貴女。

崔子瞻一一回絕了。他只言未曾完成已故娘親的遺願,不願婚配。

至於是什麼遺言,還不全憑他嘴皮子碰一碰。

不少人覺著這新科的狀元郎不識好歹,也有人想要懇請聖人賜婚。可聖人就似幫襯著他一般,只做不知。

崔子瞻的意思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聖人的意思,既然他這般表態,顯然也是同意崔子瞻的作為的。是以,那些有想法的就漸漸歇了心思。

自打崔子瞻正式邁入朝堂之後,來信都少了許多。倒是每一回都成了厚厚的一迭,明顯是攢了送來的。

黎莘哭笑不得,有心讓他不必顧慮自己,可他依舊我行我素。

她選著日子瞧了他一會,來的匆匆,見他面容又削減了幾分,但神采奕奕,心中的擔憂也就落下了。

這種時刻,她更不能去分他的心。崔子瞻在信中不會與她說朝堂上的事,但曾經極為隱晦的提點過她,自己是在為聖人行事。

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可既然是崔子瞻特意提點的,就說明這個“行事”並不簡單。

現在的黎莘總算明白,為何前世的崔子瞻能平步青雲。他隱藏的太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