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02章
土豪小家碧玉X騷氣偽渣書生【五十八】平樂公主

這裡的鬧劇終究只是個小插曲,那小蔥姑娘跑了,這事兒也就過去了。

那群夫人的態度明顯的熱情了許多,約莫看出了黎莘不好欺負,就不再試探她了。

黎莘又吃了幾塊糕點,還不及填飽,遠遠的有個宮裝的麗人走來,緩步至她身側。

平樂公主要見她。黎莘明白了,這又是一場硬仗。

平樂公主其人,嬌縱跋扈,任性妄為,藉著聖人的寵愛,沒少給人詬病。

只是上頭的主子樂意寵著她,下頭的人再怎麼不滿,也得咬著牙忍了。她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便是好男色。

她早故的駙馬就是當年的探花郎,英俊倜儻,一表人才。

駙馬死後,她還在府上養了幾個面首,明面兒著說是公主的門客,但看那一張比一張俊俏的臉蛋,誰心裡每個計較。

是以黎莘在見她之前,還真有些期待。莫非個傾國傾城的妖姬?不過可惜的是,當真正見到平樂公主的時候,她的內心不由得有些失望。

她雖錦衣華服,浮翠流丹,可一張面龐只能說是清秀,甚至還比不過那個跑走的小蔥姑娘。

若說氣勢,自然還是有幾分的,只是在做過太后還做過女皇的黎莘面前,多少有些不夠看了。

失望,太失望了。

黎莘默默道。

她以為能棋逢對手,不想碰上的是個被寵壞的小姑娘。

除了有公主的身份,其他地方……

一言難盡。

平樂公主斜著眼睛,自下而上的打量她一番,著重在她面前多停頓了幾秒,半響,方才發出一聲輕哼。

“不過如此。”

黎莘垂著頭,背脊挺直,面上毫無動容,見她行了禮就規規矩矩的站著,平樂公主也覺無趣。她低頭瞧了瞧指尖上的丹蔻,對身邊的宮女道:“給她。”

一個平庸的婦人罷了,除了有個好皮相,還有甚好的?

宮女領了命,就從旁端了個湯蠱,緩緩來到了黎莘身前:“夫人,這是公主賞你的。”

她說著揭開了蓋子,露出湯蠱裡的燕窩來。

乍一看,這湯蠱和燕窩都正常的很,可黎莘畢竟經歷了許多,從那公主和宮女的態度,就知道這不是面兒上的那樣簡單。

她接過宮女盛的一碗,湊到鼻尖嗅了嗅。

濃郁的香甜之下,夾雜著一縷淡淡的腥臭。就像在棉絮裡頭埋了根牛毛粗細的針,極不顯眼,卻能刺的人生疼。

這湯真要喝了,誰知道要出什麼事。

所以她只是捧著,拿勺子像徵性的舀了舀,卻沒有去品嚐的意思。

所以官女在旁站了一會兒,見她久久不動,忍不住催促她:“夫人,快些趁熱喝了罷。”她們沒有安排那許多時間,只能夠速戰速決。

平樂公主聽了宮女的話,忍不住抬了頭看了黎莘一眼:“怎的,我賞的,你也敢不喝?”

她有些不悅,嗓音中暗含了威脅,“怕我下毒不成?”

黎莘見她這樣沉不住氣,不由得勾唇笑了笑,垂眸掩去眸中的譏諷之色:“臣婦不敢。”

她攪了攪碗中的燕窩,不卑不亢道:“只是臣婦自小便吃不得燕窩,辜負了公主賞賜,實在歉疚難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