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686章
土豪小家碧玉X騷氣偽渣書生【四十二】和離

誰都沒有想到,崔君實,這個素來在 眾人面前謙謙如玉的溫和之人,竟做出 了殺妻之舉。

黎家二老聞訊趕來時,見到奄奄一息 的女兒,只覺得心痛不已。

她脖子上一道深刻的淤痕,顯而易見 的是崔君實拍出來的,那指印都化作了 青紫的顏色,襯在她白皙的肌膚上, 觸目驚心。

這一回,他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原諒 崔君實了。

黎莘被二老接回了家,狀若瘋狂的崔 君實也被制住,待得崔子瞻從外頭趕回 來時,家裡已經變了天。

崔君實只道黎莘是個毒婦,見綠寶有 孕心生不滿,合謀了念嬌害了她的孩 子。可念嬌口口聲聲的說自己和夫人都 是被冤枉的,分明是那綠賢懷了死胎, 留不住,要藉著這事構陷她們。

崔君實不信,拿了那摻了藥的糕點用 在她臉上。

誰知方才在他面前還故作心虚的念 嬌,忽而硬氣了起來,聲稱那為綠賢診 脈的大夫還在府上,一問便知。

崔君實還以為她是垂死掙扎,不想請 來那大夫一陣逼問後,他熬不住吐露了 真相,與念嬌說的完全相同。

他還拿出了證據——綠餐的辫子,是 問他要墮胎藥時封他口用的。

如此一來,真相大白。

崔君實寵妾滅妻就罷了,還聽信那姨 娘的謠言,險些親手殺了結髮之妻。他 們成親不過半年的光景,就能做出這等 殘忍之事,其心可誅。

流言如野草瘋長,失去了黎家幫襯的 崔君實,根本無力抵抗旁人的口誅筆代。

他被迫簽下了和離書,逐出黎家。

而綠賢也被黎夫人給發賣了。

黎莘用這一場昏迷,換來了一個名 聲的自由之身。

得知緣鬢懷了死胎的時候,她就開始 準備這一切了。以綠鬢的性子,不會輕 易的放過這個機會。

她改變了先前的計劃,重新部署,等 著她一步步走入自己的陷阱。

--結果令她很滿意。

念嬌是她手裡的刀,就是為了狠狠的 捕崔君實和綠鬢那一下,一次斃命,永 絕後患。

黎莘病臥在家期間,念嬌按照先前的 計劃,以被冤枉的身份,哭訴著傳遞了 消息出去。

無非是不著痕跡的抹黑崔君實,將黎 莘形容成一個委曲求全,卻對他一心一 意的賢妻。

還有她的清白之身,也要稍微提到一 些。

譬如說,他是因著覺得黎家的資助駁 了他的面子,心生不滿,不願碰她。

抑或是早間性喜漁色,壞了身子,就 是綠鬢肚裡的孩子都不是他的。

有了幾位探病夫人隱晦的肯定,還有 從為黎莘診脈的大夫嘴中漏出的消息, 關於崔君實和黎莘沒有夫妻之實的消 息,算得上是擺在明面兒上的「秘密」。

種種花樣,有了黎家的推波助瀾,在 老百姓的嘴裡更是翻出了各式各樣的版 本。

一夕之間,崔君實名聲掃地,黎莘卻 博得了大部分人的憐惜。

黎莘頭一回慶幸崔子瞻忍住了沒有碰 她,不然也不會這樣順利。

崔子瞻是不知曉這事的,準確的來 說,黎莘和他透露過一些,卻沒有說的 具體。

若是他知道這是黎莘以身犯險來做 的,決計不會同意。

對於崔君實的下場,他雖沈痛,卻難 免有一絲感慨。

他知曉崔君實的脾性,若是放任下 去,早晚有一日,他會死在這追名逐利 之中。如今趁早招斷了,反而還能留下 一條命。

內心有愧,但更多的,是慶幸。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