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81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三十八】

黎莘擦拭的間隙,就去嗅他身上氣味。

方才的味道已不見了。

她心有疑慮,卻不好擦的太久,以免寧姝窈覺察到。

她退開一步,瞧寧姝窈的神色,如之前一般淡定,便只好收起帕子,笑道:

「乾淨了,你瞧瞧?」

寧姝窈搖了搖頭,指了指黎莘額頭,似乎在詢問要不要自己幫忙。

黎莘就推拒道:

「無事,總歸晚上要回去,這般反倒不讓人認出來。」

寧姝窈聽了,捂著唇笑。

眼見著夜色深了,屋內燭火差不多就滅了,黎莘估摸著能跑路,就同他說:

「我先走了。」

寧姝窈眸光微深,然而屋內昏暗,黎莘也瞧不清他神態,不過隱約見他點了點頭。

黎莘小心翼翼的攀著窗戶爬出去了。

實則她之前能過來,實屬意外,為了成事,何姑姑將周圍侍衛遣散了,她才能不被人察覺。

這一回,卻是寧舒曜幫了她一把。

黎莘匆匆翻進偏殿里,殿中物什一應如舊,竟不像是有人動過的。

她才剛松了一口氣,轉身要尋自己裝備,卻驚訝的發覺,那些東西統統不見了蹤影。

這……

她心尖一顫,腳下不穩,不自覺的坐倒在床上。

她想了許多可能,越想就越是後怕,最終坐不下去,焦急的在房中踱起步來。

未免暴露,那些東西都裝在木箱中,她睡前就鎖起來,圖個心安。

如今這木箱整個不見了。

黎莘疑心是不是何姑姑所為,可若是她,那會兒在同寧姝窈一起時,她緣何全然不知情?

打掃的宮女怎敢擅動她的東西?

她頗覺奇怪,正想讓人喚何姑姑來,一轉身,卻見個人影立在窗邊。

本就是三更天,她孤身一女子,冷不丁瞧見這黑影,饒是黎莘再膽大,也被嚇得臉色慘白。

那人影反湊近來,一手支在窗台上:

「小宮女,可是做了甚虧心事了?」

他一開口,就是黎莘極熟悉的嗓音。

她飛散的魂魄這才歸了位。

不過驚嚇過後,心頭便燃起無名之火,她氣不過,提起桌邊的硯台就衝他砸過去:

「你這渾人!還來嚇我!」

這次她手下的重,那人險險避過,還是讓硯台砸了一下。

他抽了口涼氣:

「小宮女,幾日不見,脾氣見長。」

話音未落,他眼尖的發覺黎莘又舉起東西,忙敏捷一翻身,踏進殿中,牢牢鎖住她的手腕。

黎莘拿腳踹他:

「松開我!」

幾乎聲音都變了。

面具人聽在耳中,並不戳破,而是拉著她胳膊繞一圈,壓在她身後,將她身子拘在懷裡。

黎莘一時動彈不得,只靠著他寬厚胸膛,屬於男子的氣息圍裹了周身,密不透風。

「小宮女,有話便好好說,何苦叫打叫罵?」

他說話時,吐息拂在她頰邊,透著股淡淡的清香。

黎莘咬緊了唇:

「你——」

她聽聞自己的嗓音,猛地想起來,她如今還是男聲。

方才慌張之下,竟把這茬忘了。

「我如何?」

面具人還有心情笑她,也不知是不是故意,一隻手牢牢輓著她腰肢,讓她大半個背都和自己貼附在一起。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