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情色工口 > 普通大學生
《普通大學生》165 番外9 柏屏屏
柏屏屏是一個非常、非常凶的小女孩兒。

她戰功累累,四歲到七歲這三年,打破了三個小男孩的頭,打掉了四個小男孩的牙,把一個小男孩按在沙坑裡。讓他的眼淚、鼻涕、尿液混成了團。她的赫赫威名傳遍了花園小區,你從紅花幼兒園隨便抓一個學生來問,他們都會肯定地告訴你:不要惹柏屏屏。

但如果你去問柏屏屏本人,她會皺皺她的小鼻子,認真地答道:“我一點也不凶,柔柔、艾艾、暖暖她們都很喜歡和我玩。只有嘴巴不好的人才不喜歡我。打人我是承認的啦,但他們說我是垃圾桶裡撿來的,說我不是爸媽親生的,還說我爸媽老得快要死掉了,如果他們這麽說你,你不生氣的嗎?”

於是你仔細想一想,她說的還蠻有道理。

確實是有道理的嘛,被爸媽愛著的孩子,愛著爸媽的孩子,誰聽到別人說自己爸媽老得快要死掉了,會不生氣、不憤怒的呢?

柏理全和曹若豔,震驚地看著自家孩子抓著別人家孩子的脖子往滑梯上磕,急急忙忙地把人攔下來,事後聽說了原因,心酸地背過去抹掉眼淚。

對方孩子的家長,一聽,也羞愧得要命,去醫院看了只是皮肉傷之後,醫生剛包扎好,對著屁股又是一頓打。

那幾個嘴巴壞壞的男孩子被柏屏屏打得鬼哭狼嚎以後,就沒人再敢議論她的身世和她父母的年齡了。

柏屏屏上小學以後,老師問她,這個字,是屏風的屏,還是屏住呼吸的屏呢?爸爸媽媽一向是讀屏的,於是她就是小屏風了。

她受了老師笑眯眯的誇獎,突然一下覺得爸爸媽媽給她取的名字特別好,到處去炫耀,我的屏,是屏風呢,漂亮的屏風。

雖然她不懂屏風是什麽,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這個意思,總之,這個牛先吹出去。回家吃晚飯的時候,她問出口,把媽媽的眼淚都笑出來了。

媽媽說,這確實是屏風的屏,但是呢,意思是把你擋住,音同平,希望你平凡、平安。

屏屏握起小拳頭,為什麽要平凡,我不要平凡,不要被擋住,我要做大英雄!

她打算跟爸爸媽媽好好鬧一頓脾氣,但是媽媽哭了,媽媽說,你平凡一點,才不會離開爸爸媽媽。

原來是怕這個呀,那有什麽可擔心的呀。

我永遠不會離開爸爸媽媽的!她這麽說。

屏屏爬著坐到媽媽膝蓋上,啵啵啵地亂親,然後跳下凳子,在爸爸的臉上也啵啵啵地一頓亂親。

爸爸也哭了!

大人太奇怪了!

屏屏真的不凶,是個很好哄的女孩子呢。

她感受到了爸爸媽媽對她的擔心,也就不鬧著要改名字了。

她也像名字一樣,平平凡凡地長大了。

成績平凡、長相平凡、笑點平凡、愛好平凡,朋友也都是平平凡凡的呢!

硬要說有什麽特別,那就是她的力氣很大。

爸爸媽媽說呢,自己歲數大了,保護不了她,問了她的意見,然後把她送去練武。她自己很愛學,所以不僅從小打得過男孩子,長大了,也把男孩子打得嗷嗷叫。

不過全國、全世界有那麽多女孩子,一比較起來,她也還是很平凡的。

不、不對。

在她平凡的十幾年裡,有那麽一天,是不平凡的。

因為她遇見了一個非常、非常、非常不平凡的人。

-誰呀誰呀?

-怎麽個不平凡?

軍訓熄燈了之後,剛離家上大學的女孩兒們開起臥談會。本來是自我介紹,被柏屏屏帶跑偏到了這。

她們好奇、興奮地攛掇著柏屏屏講話。

-那就是幾個月之前的事。離高考還有46天,我跟姍姍,就是我的好朋友一塊回家。在小區的遊樂場那邊,我看見一個男的。他真的特別特別好看,在人群裡發光的那種,就是你遠遠地走過來,眼睛都會不自覺地定到他身上。天呐,太好看了,真的很好看,特別特別好看的那種。我跟姍姍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走到那個小遊樂場那邊了。

走近一看,也不敢太近,但是比之前近,就是完美,完美兩個字,我都不敢呼吸,就李白那句詩“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我真的理解,徹底理解了。

他坐在長椅上,皮膚白得都有些透明了,他老婆也很漂亮,很漂亮。

-啊?有老婆啊?

-對,但是他老婆,完全完全配得上他,太美了,太美了,就是仙女!仙女!那個男人臉上沒什麽表情,但是他老婆跟他講話的時候,他就會笑,他們還有寶寶,小孩兒也很好看。顏值頂峰的一家人真的是。那個場景你們想象一下,一家子都很好看,看老婆就會笑的丈夫,逗寶寶的仙女,跟洋娃娃一樣的女兒,真的,我當時都為他們的幸福落淚。雖然跟我沒什麽關系,但我落淚,猛女落淚。

-真有這麽誇張嗎……

-有,你看到你就知道了,不是誇張,我已經很寫實了,礙於我語言的貧乏,才沒能讓你們感受到他們的好看。

-說半天也沒有圖啊。

-有!

柏屏屏激動地手抖:我拍了!

-我偷偷拍的,但也不算偷偷吧,我被那個男的發現了。他轉頭看我的時候,我真的要窒息了,就是一個正常人,我這樣的普通人,直面他的臉的時候,真的沒辦法呼吸,那個大帥哥就看著我,啥也沒說,我就交代的一乾二淨。然後人家就很大度,可能這種事情也見得多了,沒讓我刪,就讓我不要亂發。那我當然答應,我哪兒也沒發。然後他老婆,脾氣特別好,拿了我手機看,誇我把她老公拍得好看,問我要不要吃冰淇淋。我不好意思吃,但我完全忘記拒絕,顏狗,顏狗你們懂嗎,這麽個大美女,給我毒藥我都喝,別說冰淇淋了。

-你真吃了?

-我真吃了!仙女給我買了盒香草味的,二十多塊呢,估計那小店老板第一次開這個張。她買了兩盒,一盒給我,她好香,嗚嗚嗚嗚;還一盒貼她老公臉上了,然後嗚嗚嗚嗚,她老公看了她一眼,把她摟著臉貼臉了。

……

……

-然後呢,你說呀!急死了!

-絕美美人貼臉,我現在想想,還是很震撼,我得緩緩。……呼,然後仙女開了冰淇淋,第一口自己吃了,第二口喂她老公,第三口喂給坐在旁邊的女兒,小孩的年齡我不懂,但是看著挺小的,好乖好乖,仙女的女兒小仙女,那麽小的歲數,在看書!好乖好乖!皮膚也好白,眼睛很大,賊好看。仙女喂了一口,然後叫她女兒隻吃四分之一,她去把姐姐拎過來。後來我才琢磨過來不對勁,那麽小的孩子,聽得懂四分之一是什麽嗎?結果她女兒真就吃了四分之一,跟尺子量過似的。在仙女去找另一個女兒的時候,這個帥哥問我,問我家庭情況啊,平時學習啊什麽的。

-……不會是人販子吧。

-不是!沒打聽很具體的,就問家庭幸不幸福,平時生活快不快樂之類的,跟學校的心理老師似的。然後大仙女把另一個女兒帶過來,跟我說小孩兒玩的時間結束了,他們要回家了,然後我們就告別了。真的,這就是我到現在為止,最不平凡的一天了。

柏屏屏輕手輕腳下了床,把手機裡的照片點開來,挨個送到床頭給她們看。

……207宿舍集體失語。

良久,柏屏屏對床的那個感歎:今天就是我最不平凡的一天。











妹妹牽著遊櫻的手,柏寧提著姐姐撣沙子。

遊櫻問:“感覺怎麽樣?”

柏寧沉默著把姐姐撣乾淨,然後道:“沒有我以後,他們過得很幸福。”

遊櫻笑嘻嘻地湊過去親了他一口:“有你以後,我過得很幸福。”

她低頭問遊汀蘭:“對不對呀妹妹?”

遊汀蘭:“這個‘有你以後’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算,是我出生之前嗎?如果是的話,我還沒出生,怎麽知道媽媽幸不幸福呀。”

遊櫻:失策了。

遊櫻:“對哦,你不知道是正常的。但是媽媽知道,爸爸也知道。”

遊櫻扭頭看他:“爸爸知道的,對吧?”

柏寧摟住她,展顏道:“嗯。”













——————————————————————

柏屏屏是柏理全和曹若豔(柏寧父母)在柏寧上大學之後領養的孩子,柏寧在她上大學之前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和她見了面,知道她在家庭裡過得很好,然後徹底放下了原來的家人(撫養費之類的早就付過了)。

這一對父母與兒子最終互相解脫了。







這幾篇裡我想寫的東西時間線很碎,不是一整條,不合適放在正文,所以放到番外來寫。

到這裡才有種寫完的感覺,把大家風波後的事都交代了,做了收尾。

柏寧的事業在國外,和遊櫻聚少離多,等他的助手團成熟起來會好一些。

小方最終沒有被開,就算被開,他技術過硬,也不擔心工作的問題。

沈倓帶過孩子以後,工作效率再創高峰,原因是一想到帶孩子那段時間,就覺得時間很不夠用。

甄洛在競業禁止協議結束期限後重新出去上班,雲宏是老大,但不是一家獨大,傅黎清最終接手雲宏,也不針對他,他的工作邀約還挺多。最終挑了個職位薪酬很不錯的,但在外地,半年不回家,回家乾半天。也許這個愛情裡的年輕人以後會因為吃不消異地的苦而屈服。

鍾毓從學校裡來到學校裡去,雖然歲數不是最小的,但那股學生氣,讓他感覺起來是最年輕的。他學術之路一路順暢,身外之外也不缺,獎金拿了不老少。

盛久書仍然遊離在遊櫻的家庭之外,也許以後會離開,也許會真正定下來,沉在那裡。誰知道呢。

遊櫻事業家庭雙豐收,男朋友們和女兒都不需要操心,她的征途是更遼闊的天地。

這是文章的收尾,而不是他們人生的收尾。

我們下一本再見。

重火 2020.9.30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