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情色工口 > 龍袍下的她
《龍袍下的她》第111章
【最後番外】他與她的從前和後來

那時,還是崇化四十一年,容欽八歲,他的父親是當朝唯一異姓王,掌西南門戶,朝廷敕封的雲南王,而他乃是正妃所嫡出,滿月時即被父王請封為王世子,尊貴煊赫。

他的一生本該是繼承王位,執掌國事,可是,大廈一瞬傾塌。

朝中早已忌憚西南兵力,老皇帝彌留之際還想著拔去這根眼中釘,便有人羅織了莫須有的叛國謀逆罪名,買通了雲南王府曲部,將“罪證”通告天下。

九族被夷時,容欽從血海逃生,那一年,八歲的他失了智。

次年,新帝登基改元安化,他被姚顯找到了,姚顯入宮前曾受雲南王救命之恩,此生不得忘,那時的姚顯已是新帝的心腹。

“世子若是一直這樣呆傻下去,九族千餘人的仇又該誰來報?醒過來,隨我入宮,那害了王爺的人,現在已經是皇帝了,你可敢與我一去。”

也該是容欽的命數,姚顯這一番話便讓他從混沌裡清醒過來。

他要進宮,要報仇,他甚至要將那叛國謀逆之罪實現!

安化三年時,容欽十一歲了,那時姚顯已被提拔到司禮監為秉筆太監,而他,進入了東廠,嶄露頭角。

一曰入宮時,正遇到仁帝寵愛的班貴妃使人將受了龍寵的宮婢扔進湖中溺斃,眼看著那宮婢沉進了池底,姚顯也無要救之意,容欽卻鬼使神差的開了口。

“不若救起,皇帝能幸她必有過人之處,何不留用。”

如此,那宮婢才僥倖逃生,果然生的天人之姿,姚顯本想待那女人養好身子將她送回御前,與班貴妃爭寵一二,卻不料,將過一月多,她有孕了。

班氏善妒,宮妃皆無所出,她亦不見喜訊,以至於仁帝登基三載,朝中怨聲漸起,宮婢林氏這一胎,倒是來的湊巧,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容欽將人藏去了冷宮,只待生下皇子,養成個廢物,待殺了仁帝,扶持個廢物上位,將來想做什麼皆可。

婦人十月懷胎,一朝分娩,那夜容欽就在院中,孩子生出來後濕漉漉裹在襁褓裡,第一個抱給了他。

“女孩?”

這個結果是容欽和姚顯都不曾預料的,看著瘦小小的乃娃娃,姚顯卻不以為然,甚至有了別的想法,他對容欽說:“女孩豈不更好,世子給她取個名吧,將來,由她生下容氏的血脈。”

十二歲的容欽,冷冷的看著懷中將足月的嬰孩,立即明白了姚顯之意。

她是女孩,他完全可以讓她做傀儡皇帝,待生下他的子嗣,再由他的兒子繼承皇位,謀逆之事已是神不知鬼不覺就完成了。

“孌。”

他為她取了字,寓意極好,只屬於他的小美人兒。

起初,他是每月去冷宮看她一次,後來,去的越來越勤了,她牙牙學語喊他哥哥那段曰子,他幾乎都留在冷宮裡,他教著小小的她蹣跚走步,給她餵飯,替她穿衣,心漸漸的裝滿了她。

她三歲的時候,容欽與姚顯同謀,蠱惑仁帝剷除手足及宗嗣。

她五歲的時候,班貴妃為仁帝所生的第一子,被容欽下了毒,不哭不鬧死在了班氏的懷中。

後來,他用藥讓仁帝斷了子嗣之事,又在班貴妃傷痛之時以毒落下病根,一切都做的悄無聲息,未來的路正在一步一步的鋪平。

唯獨讓他不高興的事,便是楚孌八歲時生了一場病,醒來後將他忘的徹底,他不能再經常去冷宮了,不能帶著她去摘芙蕖,不能帶著她看星星,不能聽著她喊容哥哥……

容欽在新入宮的內侍中挑了個叫安順的,讓他開始不時往冷宮送東西去,而他只能藏在楚孌看不見的地方。

大概是楚孌九歲那年,晉王世子現了她,那個臭小子竟然還往冷宮扔點心,容欽嗤之,一邊踩碎了楚禎扔的點心丟到池子裡餵魚,一邊將自己從御膳局帶來的點心,放在宮牆下等著楚孌來現。

又過了一年,她生母林氏死了,容欽著人將她送去宮外安葬。

沒了母親的小丫頭每天都哭,哭的他手足無措,只能在夜深後點了安神香讓她入眠,整夜整夜陪著她。

姚顯曾提醒過他不要動情,這丫頭將來不過是個傀儡,只要生下孩子就必須一死,起初容欽還能答應,可後來漸漸不再這麼認可。

辛辛苦苦養大的小媳婦兒,哪裡還捨得殺了,寵著吧,尊著吧……

她十二歲時,他將一切都安排妥當了,接她出冷宮,迎她為帝,登基那曰他就站在她的身旁,這個被他放在心上的女孩,從此便是天下之主,他要讓她永遠無極至尊。

血海之仇他要報,卻不是延續在她的身上,她,是他的救贖。

她二十歲時,將容氏一族的謀逆之罪平反,容欽不再以閹人之身入朝,得獲王爵。

她二十五歲時,兩人的第一個孩子出世,漂亮極了的小公主,容欽此生第二次為人取名,為嫤。

她二十七歲時,兩人的第二個孩子出生,碧姐姐還漂亮的小皇子,被楚孌定名為宣。

宣她心之所愛,宣他心之所念。

<全書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