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你不配得到我,誰配?》第66章 番外:伯爵大人的秘密4

  酥脆的提子餅乾烤的焦香無比,約爾親王喝著愛爾帶回來的清茶,靜靜享受美好的下午時光。

  然後就見愛爾和蒙走了過來,“坐吧。”他讓僕人添了兩杯茶,除了提子餅乾還有小塊的草莓蛋糕,馥香的檸檬布丁。

  愛爾大方的坐下來,先喝一口茶水,然後每樣都嘗了一點,心情猛然變好,果然每天的下午茶是必不可少的。

  “事情都處理好了?”約爾關心的問。

  愛爾平淡的點頭,似乎不太想談及這個問題,約爾無奈的笑了笑,雖然很好奇雷斯伯爵的事,不過既然愛爾不想提那就算了,反正也是死掉的人,而且看蒙的樣子好像也不知道什麼,看來應該不是件值得人注意的事情吧。

  回去之後,愛爾好好的洗了個澡,穿好衣裳走進書房,在書架旁邊的巨型躺椅上坐下,蒙拿著毛巾走過來,一股一股輕輕擦拭著愛爾的頭髮。

  蒙今天的話不多,他明白愛爾的意思,也知道所謂的危機解決了,但他就是覺得有什麼不對勁,潛意識裡認為愛爾似乎還隱瞞了什麼。

  這只是一種沒來由的直覺,對愛爾來說,自己完全就是一個透明的人,沒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而愛爾……好吧,他承認,之前所說的無所謂過去什麼的那都是騙人的。

  他可能是小心眼,霸占欲很強,這不是站在平等的角度上來說一定要知道愛爾的一切,而是愛人對另一半的關注,他想要知道他的過往,沒有遇見自己的時間裡他都過著怎樣的生活?

  這其實和愛爾拉著他問自己曾經的生活,問大伯自己小時候的模樣的含義是一樣的,愈是了解就愈是喜歡,雖然兩人都沒有說一定要對方多麼的坦誠相待,但彼此的動作已經默默證明了雙方的心意與忠誠。

蒙從沒有懷疑過愛爾什麼,如果非要給自己想要挖掘對方的過去找個理由的話,那就是他希望防範於未然。就愛爾那從不把人放在眼裡的性格,誰知道過去是否還招惹了什麼人?

  “嘶”愛爾看出蒙的心不在焉,故意出聲喊疼,蒙回神,以為自己弄疼了愛爾,“啊,對不起。”放下手裡的毛巾,蒙用手輕輕揉著愛爾的頭。

  “親愛的,不用和我說對不起。”愛爾拉著蒙的胳膊讓他倒在自己的懷裡,蒙深深吸著愛爾溫軟身體的皂角香,不自覺的閉上了眼睛。

  “我想……好吧,告訴你一個秘密。”愛爾眨眨眼,低頭湊到蒙的耳朵邊。不知道愛爾要說什麼,蒙突然覺得緊張不已。

  “你是不是曾疑惑過我為什麼會看上你?”愛爾額熱氣吐出來,蒙睫毛顫抖,卻還是沒有睜開眼睛,他微不可察的點頭。

  確實懷疑過,不過當時覺得自己身無分文又是奴隸,能有什麼利用價值,即使是後來被別人用異樣的看光看待,蒙也沒有太多憤慨,對於愛爾看上自己也僅只是疑惑而已。

  “你……想知道原因的吧?”愛爾這樣子完全就像在逗弄身邊的某只巨型犬,還樂此不疲。

  蒙埋在愛爾胸口,聽著他有力的心跳,雖然沒有說話,但愛爾仿佛看到了那高高立起的尖尖耳朵,偶爾還要抖一下,呵呵,還真當自己是犬了嗎?

  “那麼……如果我告訴你我們是門當戶對呢?”愛爾的聲音還是那麼溫和。

  蒙卻猛地抬起了頭,什麼意思?!愛爾很喜歡看蒙驚訝的的樣子,他順勢低頭親上蒙微張的嘴脣。

  “什麼,唔,什麼門當戶對?”蒙真怕愛爾用錯了成語,他知道這個詞的含義嗎?

  愛爾狠狠親了兩口又放開蒙,依然把他按在自己的胸口趴好,“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難道你真的以為我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伯爵?”

  蒙被愛爾的話搞昏了頭,難道不是麼?那愛爾是?

  “我討厭骯髒的地方,喜歡純淨的東西”愛爾摸摸胸前蒙的頭髮,誰能說黑到極致不是一種純淨?“我討厭硬木板,喜歡柔軟寬大的床,最好好能有無數的枕頭讓我抱著。”這樣才會有安全感。

  蒙呼吸急促,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被慢慢揭開,是什麼呢?

  “你能想象嗎?當你睜開眼,看到的只有發霉的墻壁,潮濕的空氣,偶爾會有那麼一絲陽光射進來,這就是世界的全部。”愛爾很勇敢,他從來就不怕去回憶什麼。

  他出生在監獄,不知道父母是誰,可能曾經擁有過很高的地位,也可能只是被波及而捲入的無知百姓,可以確定的是,他是王朝革命失敗者的後裔。

  八歲以前的他,很瘦,皮包骨頭。但他有一雙美麗的眼睛,很大很有靈氣,那裡面的藍色充滿了生機,或許就是因為這個,他頑強的活了下來。

  然後遇到了被關進來的牧師,雷斯。這是個善良的人,他以神愛世人的憐憫幫助著這個可憐的小孩,讓他不至於餓死和病死,慢慢成長到了十五歲。

  上帝或許是眷戀著男孩的,他讓他碰到了另一位獄友,那個人的身份,男孩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他很有錢,非常非常有錢。

  男人進來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死亡之神馬上就要降臨了,他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求助於男孩。

  男孩不知道藏寶圖是不是真的,但人都是需要信念的,這個消息對男孩來說無疑是一針強心劑,他開始幻想以後美好的生活,一刻也不想呆在這裡。

  挖地道絕對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他用了整整兩年半才通到後山的某條小溝,經過多方探查,這里幾乎沒有什麼人看守。

  神不知鬼不覺的做好一切,離開時男孩叫上了牧師。他本可以一走了之,牧師根本不知道他居然還挖了地道。

  出來之後才發現困住自己十五年的地方居然是一個孤島,男孩沒有氣餒,這裡的生活讓他學會了隱忍和深思熟慮。

  七天的等待,讓他和牧師成功的潛進了離開小島的物資船。牧師回到了原來的土地上,感慨萬千,而這對於男孩來說卻是極為陌生的,剛開始他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與人相處。

  一大一小在某個小鎮告別,牧師要回去找自己只有八九歲大的兒子,男孩則是要去尋找可能會改變自己人生的寶藏,兩人約定半個月後在這裡相見。

  所以,幸運之神光顧了男孩,他終於擺脫了命運的桎梏,再見牧師的時候他的變化很大,牧師震驚的同時沒有錯過男孩眼中的堅毅,他堅信他不會迷失。

  之後的一切變得順理成章,牧師為了孩子,為了以後的生活,決定跟著他。男孩實現了監獄裡對那個男人的承諾,在牧師的幫助下鏟除了男人的死敵,開始真正的成為了一位伯爵。

  D伯爵擁有一座古堡,在深山裡。不要擔心生活不便,他有足夠的僕人可供驅使。

  沒有人知道D伯爵是從哪裡繼承的這座花園式的大房子和那一筆筆令人眼紅的財富,和別的伯爵不同,D伯爵不喜歡打獵,也從不出去交際,結識朋友,在他看來,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

  “還有一點,關於雷斯的死,確實是他要求我了結他的生命,不過不是因為病痛,他發現自己神志不清的時候很容易說出一些話,他擔心暴露了我的身份。”他是個好牧師。

雷斯死去時是帶著幸福的微笑的,他的兒子能過得很好,自己還享受了如此長的一段生命時光,足夠了。

  “怎麼了?”愛爾看著傻掉的蒙,心情不錯的捏捏他的臉頰。

  蒙正在慢慢消化這震驚的消息,感慨?心疼?無奈?欣喜?蒙說不出來,再多的話語也不能表達他現在的感受。

  人說有緣千里來相會,他們兩個算不算?“所以,我一開始就沒把你當做男寵看啊。”愛爾笑得溫柔,真是難得一見。

  蒙再次深深埋頭,愛爾的腰肢是那樣柔軟,韌性十足,這個人能像竹子一樣屹立在風中與山間,好吧,他已經很久沒有掉過眼淚了,原來自己居然是這樣感性的人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