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鏡頭快感》第7章
  第7章 第七章 浪出一片天[夜裡自行擴張主動馬奇乘]

  梁宇總覺得陶嘉澤有事瞞著他。

  因為從廁所出來以後,小明星不止一次欲言又止的盯著他,與自己視線對上後又漫不經心的看向別處。梁宇以為他只是生氣了,等回家後被打、被罵也都認了,讓他把火發出來。

  沒想到回家後,陶嘉澤一反常態,竟然安靜如雞的看電影。晚上也是吃了飯,洗漱完就直接上床睡覺。男人等了半天什麼也沒等到,那人在床上縮成一小團,背對著他睡的正香。

  夜裡,陶嘉澤睡相不好,一會兒把手搭在梁宇胸前,一會兒翻身抱住他的胳膊。男人閉著眼睛也沒把他推開。才消停了幾分鐘,他便感覺小明星的手順著自己的胸前摸到小腹,梁宇心想八成是睡夠了想起白天的事來折騰他了。也沒阻止,閉著眼睛裝睡,由著他折騰去。

  小手在自己身上摸夠了,陶嘉澤又翻身騎在他身上,上半身貼在他的胸前,柔軟的嘴唇在他的臉上一點點親吻。梁宇還以為他這次一定會像以前一樣,在夜裡把自己折騰醒,讓他睡不好覺,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發展。黑暗中,小明星循著記憶把嘴唇印在他的嘴唇上。

  怕吵醒身下的人,只得小心翼翼的親吻,梁宇被他若即若離的吻挑撥的心癢難耐,下意識的含住他的下唇。陶嘉澤以為他醒了,慌忙抬起頭,卻發現男人只是下意識的動了動嘴。

  小明星稍微鬆了一口氣,確定人真的沒有醒來,他再次吻住梁宇。只是這次顯然要大膽的很多,舌尖探入口腔,在上顎輕掃。他喜歡唇齒交融的感覺,這可以提醒他,他不只是一個被用作發洩的玩物。吻畢,他舔了舔嘴唇,小聲說道:「以後要是能多親親我就好了。」

  那聲音很小,像是在自言自語,梁宇沒來由的心疼了一下。

  只是很快,陶嘉澤就讓他沒有辦法再去想其他的事情了,他含住男人的喉結,牙齒輕輕地咬著,靈巧的舌尖一路向下,在男人的胸肌上落下一個又一個的吻。自己還是第一次單方面被動的承受,梁宇覺得自己快要忍耐不住了。可心裡偏偏想要看他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

  小明星在梁宇的胸肌和腹肌上摸了個夠,口水沾了梁宇滿身卻還意猶未盡。男人平日裡經常健身,比起自己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家裡的跑步機也是托了他的福才沒有落灰,陶嘉澤覺得每次男人健身脫衣服時,似乎都在對他說,快點過來我要操你了。讓他心甘情願淪陷。

  從枕頭下面拿出準備好的潤滑液,陶嘉澤塗在手上自己做擴張。梁宇聽見他發出像貓兒一樣的喘息,偷偷睜開眼睛看見他仰著脖頸,一手撐住床,一手從後面探到自己身下擴張。

  空氣中瀰漫著草莓冰淇淋的味道,梁宇不知道他從哪裡弄到的潤滑液,當看到小明星自己擴張的那一刻,下半身已經挺立起來了。陶嘉澤咬著下唇,怕呻吟聲吵醒睡夢中的男人。

  殊不知,那人方纔已將自己看了個遍。

  這款潤滑液帶有催情作用,陶嘉澤第一次用抹的很多。自己擴張的感覺時候還好,手指一旦離開後,塗滿潤滑液的後穴一時半會兒難以合上,少許潤滑液流出,裡面癢的不得了。

  陶嘉澤在柱身和龜頭上舔了一圈,才跨坐在男人身上,抓著肉棒緩緩坐下。這個體位可以進的很深,他也不敢一下子全都吃進去,只能含住龜頭頂端,然後離開。如此反覆幾次下來,梁宇額頭上直冒汗,要不是真的怕這樣傷到他,恨不得直接扣住他的腰身狠狠的一頂。

  小明星也不好受,潤滑液都滴到陽具上,抓著直打滑。陶嘉澤歎了口氣,雙腿蹲在男人的兩側,肉穴再次對準那物慢慢坐下,明知男人聽不到,他還是小聲喚道,「梁宇……」男人似乎聽到他說的話,動了動手嚇得陶嘉澤想要立刻起身躺下,撐在男人胸前的手也縮了回去。雙腿發麻,失去支撐點,正準備慢慢吃進陽具的小穴因為引力作用一下子就坐到了底。

  「唔——」這一下全部進入,小明星忍不住發出一點呻吟,又立刻伸手摀住自己的嘴。

  梁宇也忍不住悶哼一聲,雖說現在聽不到陶嘉澤的聲音是有些遺憾,但是腸肉將陽具緊緊包裹的感覺實在太好。小明星雙手撐在身後,抬起臀部直到陽具在體內只剩龜頭時,再放任自己坐下來,每次都進入的很深。陶嘉澤也很快得了趣,知道如何讓自己可以更加快活。

  他時不時讓陽具可以擦過自己的敏感點,又或是快速的蹲起積累更多的快感,也可以不做活塞運動,只是坐在梁宇身上,扭動腰肢讓陽具頂著自己的敏感點慢慢研磨。作為可以主導對方的騎乘式體位,這個姿勢雖然進入的比較深,可也更消耗體力。很快他便沒了力氣。

  沒有高潮,只能用手把自己半硬的男根擼了出來,精液全部射在了男人身上。

  他上半身趴在梁宇胸前,慢慢磨蹭,乳頭被摩擦的又大又硬;下半身跨坐在男人身上,勃起的陽具還在穴裡,兩個人的私處緊密相連。他摸著男人的鎖骨低聲說,「梁宇,你可不可以不要和別的女人結婚。」有些話面對著梁宇的時候沒有辦法說出,只能趁著他睡了說。

  「我可以洗衣服,可以做飯,也可以被你上,除了沒有巨乳不能給你生孩子以外,她們會的我都會,她們可以做的我也可以做。不會的我也可以學,不能做的我也可以去嘗試。」

  陶嘉澤還在喃喃自語,「你還沒有射,可我已經很累了。」說完,趴在男人的胸膛上,梁宇感覺他的眼睫毛掃在自己的胸膛,像小刷子一樣,癢癢的。褪去包裹著自己的外殼,梁宇竟覺得這樣的陶嘉澤有些可愛,當他對自己說出那番話的時候梁宇的心裡已經有了結論。

  陶嘉澤已經有了睡意,迷迷糊糊中感覺自己好像被頂了一下。疑惑的坐起身,突然被人翻身壓住,梁宇抬手打開檯燈,在光亮下看到小明星無比驚訝又帶著一絲驚慌的神情,他篤定說:「你喜歡我。」說話間還抓著他的兩條腿向兩邊拉去,憋了很久的性器順利抽送著。

  聽到他說這話,陶嘉澤像一隻被踩了尾巴的貓,「我喜歡狗都不會喜歡你。」

  他不知道梁宇什麼時候醒的,也或許一直都是清醒的,但自己的秘密被戳穿,不知道男人以後會怎樣看他,想想他就有些煩躁,覺得臉上十分難堪,當即瞪著他反駁。

  小貓兒眼睛亮亮的,帶著一絲委屈,梁宇沒有逼迫他回答自己,想到他方才坐在自己身上的那副模樣,不由得笑了,親了親陶嘉澤的眼睛,說道,「剛才你還像只小母狗一樣。」

  男人說著話,胯間的陽具卻是毫不留情的抽送,次次碾過體內的敏感點,陶嘉澤被頂的呻吟不斷,知道他是故意的,想叫他輕一點。梁宇憋了那麼久,送上門來的好事自然不會放過他。小明星在男人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惡狠狠地說:「我要是只母狗,那你就是公狗。」

  反正都是狗,誰也逃不了!

  咬歸咬,可陶嘉澤沒敢真的用力咬下去,他怕若是真的一口咬下去了,今晚自己就不用休息了。梁宇鬆開扣住小明星腰間的手,一巴掌打在他圓潤的屁股上,「還學會頂嘴了?」

  陶嘉澤吃軟不吃硬,梁宇自然也知道他的性格。可今天他就要讓他長長教訓,他拔出自己性器,拿過之前被陶嘉澤丟在床上的潤滑液,熟門熟路的塗抹在自己的怒張的性器上。被操開的肉穴還不能完全合攏,此時沒有東西填滿空虛的很。梁宇抬起頭,握住自己的性器,示意他,「像剛才那樣,自己坐上來。」看到他主動跨坐在自己身上,討自己歡心,兩個人同樣都是男人,能讓這麼驕傲的人低頭,心理上的快感要要遠遠大於生理上的。

  「你……」陶嘉澤就知道,他根本就沒有睡著。抱著反正都被看到了,再做一次也無妨的心理,他扶住梁宇的肩膀,穴口對準陽具緩緩沈下了身子。這次的進入明顯就順利多了。

  梁宇按住他的腦袋,來了一個標準的深吻。小明星也被吻的暈頭轉向,馬上將男人裝睡的事情拋到腦後,主動環住他的脖子,柔軟的臀部在他的身上晃了晃。報復性的夾緊了他的陽具。小明星的陽物已經射過精此時也顫顫巍巍的站起。男人揉搓著他的臀部,將他的屁股抬起一點,在穴口只剩下龜頭後鬆手,落下時扣住陶嘉澤的腰,把他狠狠按在自己陽具上。

  「啊——」陶嘉澤抓緊他的肩膀,呻吟有一半被扼在喉嚨裡,眼淚也不要錢的往下掉。

  男人還從未見過他這副模樣,感覺下腹有一點潮濕,伸手一摸竟然是陶嘉澤在被自己貫穿的時候就射出來了,藉著檯燈一看液體有點稀薄。小明星抓住他的手,「別……別看!」

  明明平時在床上淫蕩的要命,此時卻因為芝麻大點的小事,抓住他的手眼角潮濕的懇求自己。不知道是因為抹在陽具上的潤滑液帶有催情作用,還是因為陶嘉澤的這副模樣,梁宇覺得氣血翻湧,鼻子一熱險些流下鼻血。

  他捏著陶嘉澤的奶頭,快速聳動下身,「明明就這麼淫蕩,還說自己不是小母狗?」

  「我是……我是梁宇的小母狗。」小明星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只能順著他的話說想讓他消氣,他坐在男人身上被顛的七上八下,小聲說,「你別生氣,我只讓你一個人操。」

  男人微微一愣,陽具用力頂撞了幾下,徹底射在裡面。陶嘉澤摟著他的脖子將他壓倒在床上,毛茸茸的腦袋在胸前靠著,梁宇感覺胸口熱熱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陶嘉澤磨蹭熱的。

  望著睡在他胸膛的人,他開始回想自己到底是怎麼認識陶嘉澤的……

作者有話說:感謝小天使們留言,啾啾啾!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