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鏡頭快感》第3章
  第3章 第三章 淫蕩小明星[主動口交,被顏身寸,吞米青]

  一夜春宵,導致梁宇第二日是被人推下床才清醒的。

  陶嘉澤本想踹他下床來著,可惜腰酸背痛,雙腿軟的跟麵條似的,氣得他直接把人從床上推下去了。男人皺著眉頭從床下爬起來,剛要發火,就看見昨晚和自己共度春宵的小明星居高臨下的瞪著他。殊不知赤裸的上半身留有不少情慾的痕跡。梁宇盯著他突然笑了起來。

  「你在笑什麼?」小明星疑惑的詢問,他感覺男人笑得不懷好意。

  梁宇站起身衝他搖搖頭,但目光卻一直在對方的身上打轉。陶嘉澤順著他的目光看見自己胸前一大片的吻痕,這傢伙是狗嗎,留下這麼多痕跡,最近都沒法參加拍攝了。想要破口大罵奈何嗓子實在是不舒服,只得背過身不去理他,卻不知道背後的痕跡更加明顯且色情。

  陶嘉澤光潔的背上都是自己弄出來的痕跡,吻痕沿著他的脖頸一直延伸到尾椎,從這個角度能看到臀瓣上被自己掐出來的指痕。這人膚色白,襯的這些痕跡非常顯眼,讓夜裡才嘗過甜頭的梁宇不免心癢難耐。那人找不到衣服,跪趴在床上掀開被子,毫無防備的向男人展示疼愛過的肉穴。梁宇下腹一熱,覺得這個人實在太過惡劣了,無時無刻不在誘惑他上鉤。

  就應該壓在床上一遍遍的操,省的總是一副吃不飽的樣子。

  陶嘉澤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盯上,感覺床邊一沉,下一刻他便被人摟在懷裡。同時一根手指在穴口處按揉,似乎想要揉平肉洞旁的褶皺。梁宇一邊摸,一邊問他,「還疼嗎?」

  梁宇在昨天夜裡就已經幫他把精液掏乾淨了,而且也貼心的上過藥了。不知道是因為藥效太好,還是他的恢復能力過強,這會兒早已經不痛了。只是感覺腰啊腿啊的還有些發酸。

  陶嘉澤不方便說話,只好搖搖腦袋。這會兒梁宇已經揉開了一個小口,手指頭小心的往裡探,小明星面紅耳赤的推了推他,男人在他的臉上親了兩口,「別動,讓我檢查檢查。」

  梁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只要面對陶嘉澤這個人,他就很難控制自己糟糕的情緒。

  比任何人都瞭解自己,總是能用簡單的方法挑起他心頭上的火,無論是怒火還是慾火。

  因為幾個時辰前才剛抹過藥,肉穴裡還是濕濕的,梁宇的食指剛一插進去,腸肉立刻將他的手指包裹住。小明星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頭髮因為睡相不好的原因翹起一撮,他轉過頭眼睛對上男人的露骨的目光,隨後大膽的抓過男人的另一隻手,放在了自己的乳頭上。

  陶嘉澤聽見身後人從胸腔傳來的低沉笑聲,他卻沒有說話。梁宇把手指抽出來,讓他的後背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將他的雙腿支起,並向兩邊最大程度的分開。一隻手繞到前面按照懷中人的意思玩弄著他的乳頭,另一隻手則繞到大腿根處撫摸那片細膩的皮膚。跟工作也有關係,這個人平時非常注意保養身材,和自己的一身肌肉不同。他連著接的幾部戲都是霸道總裁愛上我那種言情劇本。怕練得太明顯而導致改變體形,所以身上只有一層薄薄的肌肉。

  加上公司和贊助商都沒少送護膚品,小明星閒暇時也會塗一塗抹一抹。梁宇以前可瞧不上這些,看著他在臉上身上塗塗抹抹總覺得像個大姑娘似的。現在陶嘉澤的全身都被他摸過了一個遍後,他不得不承認那手感是真的好,細膩光滑,讓他恨不得整晚整晚摟著、摸著。

  眼下這個願望似乎真可以實現,因為陶嘉澤有個癖好喜歡裸睡。

  簡直是天賜良機,一想到每晚都能摟著一個又香又軟的『大枕頭』睡覺,男人壓抑住心底的喜悅,在他的耳朵上親了又親。小明星的大腿根本來就敏感,被梁宇摸著就忍不住合上大腿,梁宇又十分耐心的把他的大腿分開,繼續在他修長的大腿內側摸來摸去,愛不釋手。

  來回幾次後,陶嘉澤最先受不住了。他渾身發燙,陽物前端已經抬起頭,等待著主人的愛撫,他以為梁宇會狠狠貫穿自己,用那根巨物來填滿他的後穴。只是不知為何今天的男人變得特別有耐心,似乎一直都在觀察著自己的反應,這點他用餘光便能感覺到男人的視線。

  「我想要你。」小明星轉過身,跨坐在他的身上率先低頭。

  梁宇看見陶嘉澤慢慢的朝他眨了一下眼睛,像是在暗示他做些什麼,隨後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男人的呼吸變得有些不穩,因為陶嘉澤正光著屁股的坐在他的陽具上磨蹭,他雙手抓住身上人的臀瓣,將其掰開露出裡面飢渴的肉洞,下身對著用力頂撞了一下,「小騷貨,幾個時辰才剛給你開苞,現在就這麼飢渴?」他開始懷疑自己以前認識的人真是陶嘉澤嗎?

  「才做了一次而已。」小明星認真想了想,眼睛盯著他的下面,「你這裡不行了嗎?」

  梁宇現在可以確定這就是陶嘉澤無疑,這張嘴除了呻吟以外沒有一點用處。

  男人把手插進他的頭髮裡,「確實是不行了,你給我治治,要是能治好了我就操你。」

  這一句話,梁宇說的無比憋氣,恨不得將他就地正法,但又想看看他會是個什麼反應。

  出人意料的是,小明星從他身上起來,神手在他陽具上摸了摸,「那我幫你舔舔吧。」

  男人再一次被他的話震驚到了,因為嗓子有點啞,陶嘉澤說話的聲音軟綿綿的,感覺很沒有力氣,但是說出來的話卻十分吸引人。梁宇從來沒想過他能做到這一步,但真當他乖巧的俯下身去親吻自己的陽具時,男人就再也說不出話來了。這人近乎膜拜的獻上自己的唇。

  梁宇靠在床頭,小明星就跪在他的雙腿之間,毛茸茸的腦袋埋在他的下腹。陶嘉澤先是在他的龜頭上細細親吻,直到馬眼滴出液體,他又一一舔乾淨。男人的陽具和他的身材成正比,紫紅色的柱身能看到青筋,一隻手無法完全包住。他張了張嘴似乎在醞釀什麼,隨後梁宇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滴在了他的男根上。是唾液,陶嘉澤用嘴含住前端,同時用手上下擼動沾了唾液的柱身。前端在熱乎乎的口腔裡,靈巧的舌頭沿著馬眼打轉;與龜頭不同柱身因為沾了唾液的緣故又帶著一絲涼意。男人倒吸一口涼氣,他第一次感受到冰火兩重天的滋味。

  陶嘉澤張開嘴,最大限度的把陽具含進去,再吐出來。反覆幾次,同時揉弄男人男根下的的精囊袋,像在吃棒棒糖一樣。最後一次吐出來,小明星得意洋洋地說,「肉棒硬了。」

  梁宇聲音啞的不像話,他命令,「再舔舔。」他快要射了。

  不管是之前的一連串質問,還是現在。他覺察到陶嘉澤似乎抵擋不住用自己這種命令的語氣和他說話。以前的陶嘉澤好像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情況,這一點還真是讓人非常奇怪啊!

  陶嘉澤盡量壓低舌頭,張大嘴巴,讓男人的龜頭抵在自己的喉嚨處。腦袋前前後後運動的同時,收縮口腔,梁宇的臉上便會浮現出萬分忍耐的表情。小明星對這一發現非常開心。

  「小騷貨……嘴巴怎麼這麼會吸?」梁宇極力忍耐,感覺到自己的下身快要融化在那張嘴裡時,突然感覺到一隻手摸到了他的腹肌上。陶嘉澤賣力的伺候著嘴裡的東西,看到男人肚子上的腹肌隨著他的呼吸一起一伏,他一直都知道梁宇的身材很好,忍不住伸手摸上去。

  才過去一個晚上,怎麼就變得這麼招人了。梁宇伸手扣住他的腦袋,陽具從小明星的嘴裡驟然抽出,然後再挺胯猛地插進去。男人的動作越來越快,幾番下來陶嘉澤被鞭撻的淚眼朦朧。當梁宇停下動作時,陶嘉澤的嘴巴因為慣性還沒來得及閉上,肉棒抖了抖緊接著精液便一股一股的射到了他的臉上,還有嘴裡。男人看著面前一臉狼狽的小明星覺得自己瘋了。

  Asa胡鬧也就算了,可自己比Asa年齡要大。作為他的經紀人,居然會做這樣的事情來。

  可惜,男人這樣的愧疚感並沒能維持多久。

  有精液順著沒有閉緊的嘴角里流出,從小明星的下頜滴落到潔白的床單上,也不少精液濺到了頭髮和身體上。梁宇從床頭的紙巾盒裡抽出紙巾想幫他擦乾淨,就聽見身後傳來『咕嚕』一聲,回過頭陶嘉澤已經將精液咽進肚子裡。感覺到男人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他張開嘴巴,似乎是想要向他證明什麼,證明自己已經全部嚥了下去?可梁宇只看到一個赤身裸體的男人跪在他面前,渾身上下佈滿情慾的氣息,張著嘴,猩紅的舌頭上還沾著那一點白濁。

  陶嘉澤湊過來,在他的下巴上輕輕一吻,聲音嘶啞,「剛才你……好……好棒。」

  梁宇狠狠地嚥了一口唾沫,他想他可能是個抖M。

作者有話說:三千多字,這章寫的異常帶感,差點剎不住車,好喜歡這種病態抖M淫蕩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