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耽美工口 > 魂牽夢繞
《魂牽夢繞》第37章
番外二 乳貼

“阿言!你!嗚”陶知雲下意識地就想把胸前的小玩具拿開,沒想到卻被章無言搶先一步將壓著手腕按在了枕頭兩側。不知對方是有意還是無意,一直以來都格外喜歡玩弄愛撫他的胸部,調教的結果就是令他那處變得無比敏感,根本禁不起這樣強烈的刺激。胸前酥酥麻麻的感覺迅速席捲全身,他試了好幾次都沒法脫離對方的掌控。身體裡的酥癢難耐感覺愈漸強烈,窘迫之下他只得咬著下唇偏過頭,不想讓阿言瞧見自己的表情。

章無言看著眼前羞得緋紅肉嘟嘟的耳垂,忍不住湊上去輕咬了一口,又勾著舌尖去頂弄耳垂後面的小窩。

“阿阿言嗯別這樣”陶知雲顫著聲音小聲求饒,夢裡羞人的畫面還沒能在腦海中散盡,偏偏又被阿言這樣壓著玩弄,一時之間臉頰也燒的火紅。

章無言用鼻尖輕輕地刮著眼前軟綿可人的小耳垂,帶著鼻音低聲呢喃:“你不喜歡嗎?”

陶知雲紅著臉極小聲地反駁:“不不喜歡”

章無言低聲笑了笑,嘴唇慢慢地掃過他的臉頰,挨著他的唇角輕聲道:“生氣了?”

身下的人沒有回答,章無言微微抬起頭看他的臉。只見他雙目水光盈盈地半垂著,潔白的齒貝正輕咬著水潤紅豔的下唇;他的呼吸聲裡帶著難以掩藏的甜膩,身體也隨著源源不斷地震音微微顫慄,分明就是一副動情的模樣。

章無言啞聲呢喃了聲“君君”,一邊低頭吻上了那兩辦勾人的唇。濕潤的舌尖沿著齒貝的邊緣探進了裡頭,在四處毫不留情地侵略愛撫;待對方不由自主地伸舌阻止時,他又用雙唇捉住對方的舌尖狠狠吸吮。

陶知雲被弄得毫無招架之力,只能軟著身子、乖乖張著嘴任由對方索取。他胸前嗡嗡震動的乳貼將酥麻的癢意從乳孔帶進了胸腔,又迅速地蔓延遍全身,悄無聲息地打開了全部的毛孔,仿佛連空氣都極盡纏綿色情的手段撫弄他每一寸皮膚。

壓著他兩側手腕的大掌不知何時松了,一隻手沿著他的腰惻慢慢地往下摸,另一隻手卻將那枚小小得無線遙控器塞進了他的手中。

陶知雲一時沒能反應過來手中的東西是什麼,有些迷茫地睜眼看著阿言。對方緊握著他的手抓緊了那個小巧的物體,又壓著他的大拇指按下了其中一個按鈕。

陶知雲猛地一顫,忍不住嗚嗚出聲,可聲音卻又被盡數堵在了唇間。胸前震動的乳貼先是重重地震了他一下,隨即是由輕至重地慢慢加速。當他的呻吟漸漸變得急促難耐時,那乳貼卻又忽然停止了。可還沒等他松一口氣,那乳貼又狠狠地震了他好幾下。

“嗯嗚嗚”阿言的舌頭將他喉間的聲音堵在了四片唇瓣之間,只餘下嬌媚甜膩的喘息吟哦。胸前時快時慢的酥麻震感,腰間溫柔愛撫著他的大掌,還有親吻著他濕軟的唇舌身體各處源源不斷的刺激令他身體軟綿的不像話。

章無言感覺身下推著自己肩膀的手力氣漸小,又慢慢地沿著自己的肩膀輕輕環住了自己的脖子,這才輕喘著鬆開了唇,在對方耳邊低聲調侃:“不反抗了?”

陶知雲臉紅的幾乎要燒起來,雙目低垂著不敢看眼前的人,亮晶晶地紅豔雙唇忽輕忽重地噴出親昵而甜膩的氣息。他沒有答話,卻也沒有再推拒,只十分乖順地任由對方色情地撫摸著自己的身體。那只溫熱的大掌順著他的腰線慢慢地滑向胯骨,又慢慢地探進了他的睡褲一路摸到了大腿內側。

“阿阿言”陶知雲終於忍不住出聲,大腿根部的肌肉不知所措地緊繃著。內褲裡的濕滑感令他羞恥極了,既害怕被對方察覺自己難堪的反應,卻又忍不住暗自期待著更多的垂憐愛撫。胸前嗡嗡震動的玩具無休無止地摧殘著他的理智,身體的空虛感終究還是戰勝了最後的矜持,他輕喘著十分小聲地開口:“阿言摸摸摸我”

章無言呼吸微沉,徑直褪去了對方的褲子。陶知雲害羞的不行,赤裸的雙腿緊緊閉著,小腿緊貼著大腿。章無言沒有直接去分開他的雙腿,只是慢慢地摸著他的腳背和腳踝,又沿著他的的腳踝一路摸至小腿,正當對方有所鬆懈時,他卻突然毫不遲疑地分開了那兩條緊閉著雙腿。那兩條光潔的大腿之間的男根正顫顫巍巍地立著,頂端分泌出透明的液體一直沿著會陰流到了股縫之間。而下方的小穴像是感覺到了灼熱的視線一般,十分害羞地緊縮著。

“阿言別別這樣子盯著”陶知雲窘迫的都要說不出話了。雖然身體各處早就已經被阿言看過摸過,但是自己從來沒有以這般羞恥的姿勢大分著雙腿,任由對方近距離觀察著自己動情的身體。那雙暗色的眸子比指尖更加撩人,直叫他心慌意亂、不知所措。

章無言輕笑了聲,視線沿著白淨光滑的肌膚掃到了對方的臉上。他看著君君滿面羞紅的樣子不禁起了壞心,隨即不緊不慢地柔聲問道:“你有自己做過嗎?”

陶知雲愣了愣,反應過來的瞬間忍不住抬起雙手擋住了自己的臉,聲音微不可聞地答道:“和你在一起以後沒有過”

章無言伸出一指,用指腹輕輕揉弄著眼前雙股之間緊皺著的穴口,聲音低啞地繼續問道:“那以前有自己進去過這裡嗎?”

“嗚沒有阿言別這樣”陶知雲把臉藏在雙臂裡不敢露出來,聲音裡幾乎染上了哭腔。

章無言一隻手慢慢地摸了上去,牽過了他的一隻手放在了雙腿間。身下的人淚眼汪汪不知所措地看著自己,好似一副清純的模樣;可他的手裡正拿著乳貼的遙控器,另一隻手的食指被自己帶著擠進了身下的小穴裡,細碎的呻吟裡盡是勾人的音調,他的身體分明已經飽嘗情慾,早就已經記住了歡愛的滋味。

陶知雲從未如此難堪羞惱過,淫蕩大開的姿勢已經讓他突破了自己的極限,可現在身體裡含著的兩根手指其中一根還是自己的。他根本沒有心思去感受自己的指尖碰到了何處,只覺得後穴裡每一處都敏感的不像話,身體酥軟的仿佛再也抽不出一絲力氣,可經脈骨骼裡卻充斥著無數細小的電流,激的他渾身輕顫,無可救藥地渴求更多。

兩根指頭一點點擠進了深處,陶知雲僅剩下的理智讓他迷迷糊糊地想著自己的食指已經全都被推了進去。可是身體裡最想被觸碰的地方還在更裡面,空虛感令他不由自主地收縮著下身,濕滑的淫液從穴口悄無聲息地流了出來。

章無言抽出了指頭,沾滿淫液的大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嗓音低低地開口:“怎麼辦呢你的敏感點太深了,整個指頭都插進去了也碰不到。”言畢,他將陶知雲的食指和中指並排擠進了穴口,不等對方有所反應,他直接握著那只手快速抽動,竟是用對方自己的兩根手指指姦著對方。

“呃阿言嗯啊別不可以的嗚”陶知雲聲音裡帶著哭腔,強烈的羞恥感莫名滋生出了更多的快意。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手指正在自己溫熱的穴道裡來回抽插,可又不似平日裡阿言操弄他時的感覺——阿言比他的手指更粗、更熱,也更深,每次都會狠狠地頂弄著他最想要的地方,快意蝕骨。

比被自己指姦更羞恥的,大概就是覺得自己的指頭無法滿足自己可他根本開不了口直言自己想要的東西。腦海裡瘋狂地閃現著“好想要”的念頭,恍然間他不由自主地又
按了一下手中的按鈕,胸前的乳貼突然瘋狂地震動了起來。

“啊!嗚等一下啊嗯啊太太快了不行”強烈的刺激令他情不自禁地鬆開了手裡的遙控器,伸手重重地按住了胸前嗡嗡作響的胸貼。“阿言啊阿言”尖銳而密集的震動瞬間卷走了他全部的理智,插在自己後穴的雙指也不管不顧地自己抽插了起來。他一面在心裡叫著“不可以這樣”,雙手卻完全無法停止動作。

章無言慢慢直起身子,看著對方失控的模樣很是有趣。只見他的十根腳趾緊緊地勾著,將床單拉出了長長的褶皺;大腿內側的肌肉也緊繃著;一手毫無章法地隔著震動的乳貼揉弄著自己的胸部;另一隻手快速地在身體裡抽插;滿面羞容和無法忍耐的春情,沒一會兒就已經瀕臨爆發的邊緣。章無言卻又突然伸手將丟在一邊的遙控器拿了起來,掐好時間,猝不及防地關掉了那副震動乳貼。

“嗚阿言”陶知雲皺著眉心,雙目有些空洞地看著前方。剛才明明都已經快去了身體還在焦急難耐地渴求著更多,可是突然的安靜令他理智些許回籠,再也做不出這樣淫蕩的舉動。他輕咬著下唇,終於還是強忍著慾望拔出了身體裡的兩根手指,然後慢慢地直起身,雙手環著對方的肩膀顫聲道:“阿言我想要”?

章無言順著他的動作伸直雙腿坐在了床上,對方有些羞惱地看著自己,卻還是紅著臉慢慢地分開雙腿跪在了自己大腿兩側。

“你不是自己玩的很開心嗎?”章無言有些戲謔地調侃著,一邊用手色情地揉捏著他的臀肉。那溫熱的大掌幾乎包住他整瓣臀部,偏偏指尖還頂在冒著淫液的穴口,弄得他雙腿發軟。章無言另一隻手伸手撕掉了他貼在胸前的乳貼,兩粒紅豔豔的乳珠正在他眼前挺立著,連乳尖邊的乳暈都已經硬得皺了起來。

陶知雲雙臂輕搭在阿言的雙肩上,在他身後作亂的大手讓他情不自禁地挺著胸,卻正好將胸前乳珠送進了阿言的嘴裡。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胸部已經被對方開發了個徹底,一瞬間像是被通了電一般身體猛地一顫。那雙性感的薄唇含著他的乳珠狠狠吸吮,又用濕滑靈活的舌尖不斷舔弄著最為敏感的乳孔,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胸部可以敏感到這個地步,如今根本禁不起這樣色情的愛撫。他想要開口求饒,可是聲音到了嘴邊只剩下彎彎繞繞的呻吟;他想含著胸往後躲,可是對方的手指已經探進了他的後穴裡。

前戲醞釀了太久,此時兩個人都有些急切了。章無言將身上的人往後一推,徑直進入了對方的身體裡。濕軟的媚肉瞬間層層裹住了那根粗熱的硬物,而那根柱體卻毫不顧忌極大地阻力狠狠往裡頂。

陶知雲雙手緊緊握著阿言的肩膀,喉間斷斷續續地發出奶貓似得呻吟。身體裡的硬物以極高的頻率操弄著他,又粗又硬的龜頭一下又一次重重地擦過最饑渴的地方,硬是再度將他生生推到了高潮的邊緣。

迷亂之中,陶知雲忽然聽見耳邊有鈴聲響起,焦急迷亂之下只想伸手把電話掛了,誰知指尖剛好在螢幕上一滑,手機裡赫然響起了一句:“喂?君君,起床了嗎?”

兩人頓時停住了動作,陶知雲一手捂著嘴唇努力地壓低自己喘息的聲音,睜大雙眼滿臉無措地看著章無言。

電話裡再度傳來陸雲的聲音:“喂?君君?聽得到嗎?”

章無言輕輕呼了一口氣,俯身拿過手機盡可能用正常的聲音答道:“喂,陸夫人,是我。君君他還沒醒。”

盡管他的聲音有些低啞,不過電話那頭的人似乎是沒有聽出什麼不對勁,笑道:“這孩子!一到週末就睡懶覺,真是給慣壞了!”

陶知雲嚇得大氣也不敢喘一聲,可是身體裡的硬物還死死地抵在他的敏感點上,幾度在高潮前停止的空虛感令他幾乎就要失去全部理智,幾乎就想要不顧被媽媽察覺的可能,不管不顧地繼續做下去。

章無言繼續分心答覆著陸雲的,一隻手慢慢地揉捏著身下的人胸前紅豔敏感的乳尖。他的指尖稍稍一動,君君就會隨之一顫,連帶著內壁也重重地一縮。他有些受不住,趁著電話那頭的人在說話,他捂著話筒狠狠地操了幾下身下的人。

——嗚!不行阿言不行再頂那裡的話真的要去了肯定會被發現的!

陶知雲睜大了雙眼,雙手死死地捂住嘴唇,生怕發出一點聲音。可正當他已經繃直了腳尖時,身體裡的硬物卻又退出去了幾分,又將他堪堪留在了高潮的最邊緣。

“阿言啊你們最近一切都還好嗎?你們這倆孩子,跑出去二人世界過得開心了,也不知道給家裡打個電話”兩人挨得極近,就連陶知雲也能聽見電話裡陸陸續續地傳出媽媽略帶嗔怪的語調,他緊張地大氣也不敢喘,可是身體裡的難耐感仿佛已經滲入骨髓,只想對方再狠狠頂弄自己幾下。

章無言緊盯著君君那張誘人而緊張的臉,一邊壞心眼地在他的身體裡慢慢地動著,一邊盡可能用正常的音調回答著陸夫人的話語。陶知雲被他弄得直打哆嗦,可惜卻總離高潮差一小步,幾乎全身都變得敏感的不像話;但即使他被欺負的狠了,也只能雙手死死捂著嘴唇,眼裡盈著淚小狗似得看著對方求饒。

好在陸雲知道章無言平時話就不多,聊了幾句後交代他們一定要回家一起過元旦節就掛了電話。章無言將手機隨手丟在了一邊,俯下身飛快地挺著胯在他身體裡馳騁。

陶知雲剛想開口,可對方根本不給他喘息的機會,直接就將他操到了高潮。仿佛平時幾十倍的快感瞬間爆發,他幾乎覺得自己的靈魂和神志已經被重重地頂了出去。

“好舒服嗯啊阿阿言”陶知雲抖著嘴唇聲音顫慄地輕喚對方的名字,慌亂迷醉之間,只感覺抱著自己的溫熱的臂膀格外堅定,隨之而來的是射在身體裡的大股濁液。身體和心靈裡最後一點空洞感都被填的滿滿的,舒服的仿佛頭皮都全都炸開,他只能死死地繃著身體來承受這樣強烈的快意,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發出了怎樣勾人的聲音,又露出了怎樣迷離淫亂的表情。

一直過去了好幾分鐘,陶知雲不斷抽搐著的小腹肌肉才慢慢停止了下來。章無言輕喘著從他身體裡退了出來,似有些懊惱地低聲道:“君君我忘記戴套了。”

陶知雲臉紅的不行,身體還半是沉浸在高潮的餘韻裡,可回神的理智提醒著他們剛才的行為是多麼的放縱和大膽。他有些羞惱地閉上了雙腿,側過臉不知該如何回答。

章無言覺得他這幅乖順的模樣實在是可愛的過分,湊上去輕輕地親了一下他的唇角柔聲道:“我幫你清理乾淨好不好?”
陶知雲沒什麼氣勢地瞪了他一眼,聲音軟軟地罵道:“你真是壞死了!”說完又有些羞惱地紅著臉環住了對方的脖子輕聲道:“抱我去衛生間。”

章無言嗓音低低地笑了笑,又親了親他的唇角道:“君君真乖。”

“剛才夫人叫我們元旦節回家一起過,你說是不是老爺已經同意我們在一起了?”章無言抱著陶知雲坐在浴缸慢慢地幫他洗著身體,一邊慢慢地開口道。
“我媽出馬肯定沒有問題的啦!就算我爸爸不同意,我媽肯定也有辦法讓他同意的!”陶知雲有些得意地答道,隨即又有些臉紅地繼續說道:“這樣的話是不是就算是已經正式的在一起見父母了”

章無言把玩著他的手指,聲音難得地有些歡愉:“要是未來能一直有你在就好了。”

陶知雲笑著拍了一下他的手說:“你這是渣男騙小女生的臺詞吧~”

章無言失笑:“是嗎?看來你不好騙。”

陶知雲紅著臉轉過身,眼神亮晶晶地開口道:“阿言,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