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女配勢要撲倒男主》少帥,我覺得我還能搶救一下 70 修改章節
祁昊天直接摔門,‘砰’的壹聲巨響,似在告訴女老板他的心情因爲她的到訪很不爽。

周敏以爲祁昊天關上門就會直接離開門後,可他依舊沒有動,過了壹會兒後,他重新打開門,雙手環胸的靠在房門口,看著剛剛女老板離開的右邊樓梯口,勾起壹抹嘲諷的冷笑。

周敏偷咪咪的蹭出半個腦袋,順著祁昊天的視線看過去,走廊除了安靜就是安靜,什麼動靜都沒有卻莫名讓周敏頭皮發麻,背脊發涼,而這時他們對面的房門打開,項傑明走出來,祁昊天中指豎在嘴邊,示意他不要說話,然後指了指女老板離開的方向。

項傑明挑了挑眉,剛剛祁昊天和女老板在走廊的對話,他在房間裏都聽到了,此時順著祁昊天的指示看過去,立馬明白祁昊天的意思。

女老板,在拐角。

那是壹種直覺,壹種類似於野獸般對於隱藏在暗處危機的敏感嗅覺。

更是女老板那身上不管怎麼清洗也掩蓋不了的濃鬱血腥味,那可不是血腥味,即便剛剛殺人的不是她,但那把刀上的血,也絕不是蛇血。

人血和蛇血的味道,還是很不同的。

剛剛,在門口時,她身上的血腥和福爾馬林的味道,已經濃鬱的讓他不適,即便他已經隔了壹會兒在開門,可走廊上的味道依舊不散,這說明,散發這股味道的本源並未離開。

不過,祁昊天也不著急,神情冷靜的看著那個14號房間的拐角,像個及有耐性的獵人。

直到拐角處壹雙手扒著牆根,露出壹雙黑黝黝的貪婪血眸,想要偷看,卻似乎沒有想到項傑明和祁昊天靠在房門口正盯著這邊,視線對視,祁昊天速度極快的走到項傑明身前,擋住項傑明的身影,營造出壹種偷偷咬耳朵後被抓包時,下屬本能護住主人的假象。

祁昊天看著想要偷窺的視線,惡狠狠的瞪著女老板,大聲呵斥,“老板,妳在幹什麼!”

被突然抓包,女老板笑了笑,視線從祁昊天的身影穿過似乎想要看向他身後的人,聲音拉得老長,聽著有些怪異,像是被人掐住脖子的烏鴉鳴叫,很刺耳,“我掉了東西,回來找找。”

“找到了。”女老板自言自語般,卻沒見她出來,只是趴在牆根,露出壹雙讓人驚悚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他們半響後才縮回腦袋,樓梯上,響起由近及遠的‘噠噠噠’高跟鞋下樓的腳步聲。

祁昊天聽著這腳步聲,眼神更加深幽,嘴角的笑意更加涼薄。

從進店到剛剛,女老板腳上穿的從來都不是高跟鞋啊·····

那樓梯上傳來的腳步聲,又是誰的?

這家旅館,可真是有意思。

項傑明似乎也發現了這個問題,而且他還注意到,女老板走到祁昊天門口時,他沒有聽到走廊上傳來壹丁點腳步聲,就好像女老板是飄過來壹樣,腳不沾地。

離開時,卻刻意弄出的腳步聲,又是爲了什麼?

項傑明進入房間後,其實已經想明白祁昊天爲什麼阻止他的計劃以及不願找女老板。

女老板想要在這間旅館肆意殺人,就絕對不會留下官方的人,即便相城處於三不管,可官方處境更多像是處於擺設,即便有話語權,但在這樣特殊的日子裏,他們更像被貓兒戲弄的老鼠,平時或許給官方幾分面子,但有時候殺紅眼後,血液裏的興奮會讓人沒有理智。

所以,14號房,住著的壹定是官方的人,而那時的女老板沒有跟著他們上樓,但女老板卻說過,她有很多害羞的員工,所以,即便女老板沒上樓,但那些從不露面的員工,卻壹定藏在某些房間裏。

等待壹個契機或是老板的某種暗號,然後,殺人滅口。

所以,不管是想要找官方合作的他們還是找女老板了解情況的他們,那時候只要有壹點好奇,就是送人頭。

至於13到11號房,如此近,不可能聽不到槍聲,根據男孩給的線索,這四間房住著相城最有權也最尊貴的客人,那麼裏面的人壹定有毒龍和秦中雁,至於另壹個——懷城少帥秦樂湛。

他們並非軟柿子,可那時候卻絲毫沒有動靜,只有壹個理由可以解釋,心知肚明的默認這種行爲。

因爲某種利益的關聯,恐怕此時,那三方勢力和旅館中的勢力已經達成某種協議的短暫和平。

官方的人,就是他們的投誠。特意送出來的‘禮物’或者說,是他們專門帶給旅館的,屬於這三晚和平共處的‘房費’····

細思極恐,項傑明愈發不敢讓三少涉險,剛要開口,就看見祁昊天直接關上房門拉著周敏往女老板相反的方向的左邊樓梯口跑去,最後停在01號房間門口。

開始實施借人計劃。

項傑明立馬關上門就追了上去,還來不及阻止,就看見祁昊天握著房門把手,開始用力的晃動起來。

祁昊天很清楚,這麼晃動不壹定有用,但之前女老板曾經說過,有壹位老客人現在就在樓下,那麼他的房間壹定沒有鎖。

他會這麼篤定,也是因爲女老板壹而再再而三提高的私密性,以及他們不愛鑰匙隻愛銅幣的行爲,讓他有了這樣的猜測。

打開那間房間,就能開始他的第壹步計劃,而門口杵著的那個殺人犯,就是他重要的第二步。

旅館只有亂起來,他們才能找到機會。

人多,戲才唱的下去,才熱鬧不是。

祁昊天的舉動,差點把項傑明嚇得心肌梗塞,他壹直知道三少在某些時候,會顯得瘋狂,可明知暗中可能還有人在偷窺的情況下還能這麼肆意妄爲的挑釁,不得不爲祁昊天的膽子捏了壹把冷汗。

“三····”

“噓。”

祁昊天止住項傑明的聲音,趴在門上,隱隱聽到房間裏傳出了歎息聲以及類似衣物和某種物體摩擦的窸窣聲。

根據男孩的描述,旅館老板的母親就住在壹號房當中,但聽描述,她似乎只是壹位患有厭食症的病人,但祁昊天從不會小瞧任何壹個人,連幾歲的男孩都這麼令人捉摸不透,那麼這位老人又在這間旅館中扮演著什麼角色呢?

壹號房打不開,祁昊天沒有過多停留,直接趕往二號房,住在這裏的人是壹個喜歡洋娃娃的男人。

手握住門把,剛壹晃動,‘哢擦’壹聲,沒鎖的房間,直接被打開。

伴隨著推門的嘎吱壹聲輕響,壹股怪味散發了出來,門緩緩被推開。

私密性!就是不鎖門,讓人來窺視····

祁昊天似乎早就知道會這樣,壹點都不驚訝。

“這男的晚上睡覺不鎖門的嗎?”周敏見此,不解的嘀咕。

“什麼東西?”屋內漆黑壹片,項傑明還未看清門內,就先聞到了壹股怪味。

房門已經被推開壹半,項傑明拿出手電筒身先士卒準備進去時,房門頂上壹張滿是鮮血,仿佛碎布壹樣黏粘在壹起的黑發,把臉上七零八落布滿縫線的臉半遮半露,就這麼突兀的掉落在他面前,與之對視。

“啪”

項傑明用盡全身力氣將突然掉落在半空的東西揮手重重打開,厚重棉絮的質感撞擊在房門上,聲音很大,雖是項傑明身體下意識的行爲,但剛剛那壹霎那,他不得不承認,被這突如其來的東西,嚇得腦子裏壹片空白。

“啊——唔!”周敏也被這東西嚇得尖叫,卻被祁昊天從身後捂住嘴。

“洋娃娃。”祁昊天冷靜的聲音從項傑明和周敏身後傳來,兩人視線看過去,卻見壹個被刀切割的滿身痕跡的洋娃娃,腦袋和脖子因爲項傑明那重力打散,只能歪歪吊墜在壹旁,但壹雙黑乎乎的大眼睛,卻直勾勾的看著他們,配上那鮮血淋漓的臉,讓周敏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身體有些無力,腳有些發軟,幹笑道,“這,娃娃做的挺逼真的····呵呵····看那皮膚····挺···仿的挺···像·····呵呵···哈、哈哈哈····”

項傑明看著這洋娃娃,上前蹲下,手指碰了碰,指尖那肉感的膚質,讓他背脊發寒,收回手,回頭看向祁昊天,而此時,門因爲剛剛洋娃娃的物理沖撞,早已大開,借助走廊的亮光,祁昊天的視線壹直看著屋內。

不同於他們住的房間,裏面的房間是壹個套間,有客廳以及臥室,相同的是,全是白色,這間旅館似乎很鍾愛白色。

客廳很大,30平米,屋內的各種生活用品隨意擺放,很是髒亂,像垃圾堆壹樣。

壹眼望去,根本無處下腳,地上,沙發上,桌子上,都是壹堆又壹堆的已經發黴或是嶄新的衣服和許多好似半成品的模具以及紅色的水漬。

“三少,是人皮。”項傑明起身走到祁昊天身邊,特意避開周敏,輕聲說道。

“那是什麼····”周敏在項傑明對祁昊天咬耳朵的時候,似乎看見衣服下有什麼東西,好奇的上前兩步,將手中的電筒照了過去,探著身體眯著眼。

“過來。”注意到周敏舉動的祁昊天,說道。

“人頭!”周敏驚得連連後退。

兩人聲音同時響起,前者是看清壹堆衣服下埋得東西後,嚇得。後者微微皺眉,但身體的動作卻很快,壹把將周敏拉轉身子,讓她背對2號門,抱入懷中。

幾十顆表情各異的人頭擺在各種衣服堆裏,若隱若現,卻整整齊齊的望著門口,嚇得周敏剛才差點將手裏的手電丟出去。

畫面視覺沖擊感太強,被祁昊天抱住的周敏此時的腦子還發著懵,心噗通的亂跳。

“假的。”祁昊天看著被嚇傻的周敏,壹邊輕拍她後背,壹邊卻將視線冷冷的看著門內的所有東西,眸子寒若星霜,不過在看到桌子上淩亂放著的金屬物體時,眼中閃過壹絲意味不明的味道,但語氣卻平靜的好似不起波瀾,“這間住客,可能喜歡收集。”

項傑明看了看祁昊天,又看了看周敏,最後沒說什麼。

周敏被祁昊天無聲的安撫,終於緩過來,但雙手還是下意識緊緊拽著祁昊天腰間的衣服,臉上表情頗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是嗎?呵呵····那,那這客人,真厲害!這麼多仿真人頭,每壹個表情都不壹樣,想集齊也···也挺不容易····愛好,愛好···很,很特別啊···哈、哈哈。”

周敏不知是爲了增加祁昊天話中的可信度,不斷給自己暗示,還是真的就是這麼覺得,可周敏自己越說,她也不知爲何心底越是慌亂。

久久沒等到祁昊天和項傑明的後話,周敏自說自話的也覺得尷尬,逐漸沈默了下來,但拽著祁昊天腰間衣服的手,卻變成了懷抱祁昊天的腰,恨不得將自己塞到祁昊天懷裏。

“我進去看看。”項傑明看了看祁昊天和周敏,只能自告奮勇,正準備進屋。

祁昊天卻突然拉住項傑明,眼神壹變,視線突然看向左邊的走廊。

‘嘭嘭嘭’拖動重物上樓的聲響,由遠及近。

壹下又壹下敲在所有人的心中,冷汗侵濕了後背。

項傑明緊了緊拳頭,連呼吸都因爲這聲音而變得緩慢。

周敏的身體更是因爲這上樓的聲音,壹僵,擡頭看著祁昊天。

祁昊天看了看大開的房門,視線很快掃過落在桌上的金屬物體以及壹地很明顯嶄新或是發黴的衣物,腦子飛快轉著。

想必是那位女老板所說的老客人忙完工作,回來了。祁昊天勾起壹抹古怪的笑容。

祁昊天此時的笑容,莫名讓項傑明和周敏心底犯怵。

沒理會周敏和項傑明,祁昊天彎腰撿起洋娃娃,拉著周敏轉身,動作飛快的在走廊上飛奔往自己房間跑去。

走廊左右,由奇數和偶數分排,壹排爲奇,對面爲偶,祁昊天四人的房間正好在中間,他當初選擇房間號的時候,可以選離老客人近的7號或是8號,也能選擇離‘貴客’近的9號和10號。

可他心中壹直想要把旅館裏的水攪渾,不管是貴客還是‘老客人’都是他的目標,但他更喜歡挑戰。

所以,離老客人更近的7號房更合乎心意。

這樣也方便之後,他禍水東引。

只有使其瘋狂,才能讓那群‘貴客’們主動打破和旅館之間的協議,另尋合作者。

那時候,他們才會發現,這間旅館還有壹群誤入旅館之中的‘可憐人’可以被他們利用。

越危險也越安全,所以七號和八號才是暫時安全的住所。畢竟從選擇房間開始,他就已經打算好了之後的壹系列計劃,即便沒有老板的提醒,祁昊天也會按照自己的計劃實施,不過就是麻煩粗暴壹點。

現在,這些這麼有展示欲望強烈的老客人配合,真是意外之喜。

對於別人‘私密性’的死亡誘餌,對於他來說,正是最好的鍥合‘東風’。

他喜歡。

至於那位4號的暫時合作者·····祁昊天冷冷壹笑,拉著周敏路過4號房的時候,眼神輕飄飄的掃過木門上雕刻的數字4,眼底猶如深淵寂靜。

沒有鬼會承認自己的惡意,他也不例外。找妹妹,找哥哥·····這個男孩,他從不小看,畢竟4這個數字,很靠前啊!

這間旅館到底藏了什麼?讓相城裏那些殺人如麻的人也這麼忌憚,甚至連秦樂湛這樣的人,在走進這間旅館後都要按照這間旅館的規矩來玩遊戲····?

爲什麼要用1——6這個固定屬於‘老客人’的數字來劃分他們?這些數字代表什麼?

某種能力?對這間旅館的話語權?入住時間長短還是恐怖凶殘的指標?

亦或者,殺人的數目排行····

還是,全都是。

祁昊天打開7號房,將項傑明和周敏推進房間,在他們極爲震驚的注視下,自己則停在了旁邊‘老客人’5號鄰居的門口。

看著手中的洋娃娃微微壹笑。

既然猜不到,不如驗證壹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