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女配勢要撲倒男主》少帥,我覺得我還能搶救一下37
484在看著周敏壹通瞎幾把解釋後,欲語淚先流,兩條寬面條的眼淚掛在臉上,鬱悶到自閉,宿主總愛在死亡線上來回崩踏折騰·····怎麼整,是踢回去重造還是掐死她重來?



這智商,怕是會玩脫啊!它已經做好了隨時被這個上個世界把自己作傻後的宿主在這個世界裏拉著自己隨時嗝屁的心理建設。



壹條繩上的螞蚱!求生怎麼就這麼艱辛呢?



好難過,但它堅強的就是不說·····



“周敏,我很好奇,妳是怎麼知道項傑明這個人的呢?”祁昊天這跳躍性的問題直接把周敏問懵了!



項傑明?!剛剛他們在談項傑明嗎?難道她的記憶力已經退化到出現幻覺了?!



周敏恐慌的瞪大雙眼,手裏的面線都因爲周敏顫抖的身體微微抖動,看著祁昊天,“我,我難道提前進入老年癡呆的階段了嗎?”



“妳覺得裝瘋賣傻就能逃避問題?”祁昊天臉上露出譏諷之色,可眼睛卻直勾勾的盯著周敏看,嘴裏冷聲道,“或者說,妳認爲妳裝瘋賣傻就能跟我拖延時間,然後找到機會去和祁銘軒的人接頭?”



“……”



這會兒周敏已經完全跟不上祁昊天的腦子,怎麼又從項傑明轉到祁銘軒,這和祁銘軒又有什麼關系?祁銘軒也要絞臉?



祁昊天見周敏沈默,心中的暴戾也是越來越難以控制,原本他是並不想在此時問關於項傑明的事情,或者說他原本也不是這麼沈不住氣,只是在聽見周敏誇誇其談,對他容貌的評價,讓他不由得想到了小時候偷聽到的周敏對祁銘軒說的話,心底的怒氣瞬間被挑起。



只要壹想到項傑明的事情可能是有祁銘軒告知周敏這件事時,不知爲何,祁昊天就覺得有些心裏硌得慌,祁銘軒對周敏的態度,只有真心信任的人才能分享真正的秘密,而項傑明的存在,在祁家絕對屬於SS極的秘密,可祁銘軒在得知這件事後,卻願意跟周敏分享,那麼周敏和祁銘軒的關系,絕對不是說背叛就會背叛的。



如果周敏這麼容易背叛祁銘軒,那麼不由讓祁昊天覺得心寒,可若不是背叛,那麼周敏如此處心積慮接近自己,幫助祁銘軒,連女人的貞潔都能放棄······



祁昊天壹想到此,捏著周敏脖子的手,不由得緊了緊,祁昊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壹個什麼答案,似乎什麼答案都不是他想要的。



周敏壹見不好,祁昊天的雙眼眼珠都要通紅,壹時間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尤其是感受到捏著自己脖子的手在不斷收緊時,她的腦子更加不夠用了,下意識的哭喪著臉喊道,“昊哥哥,我偷聽的,我知道不該偷聽,可是我也不是故意的,誰叫當時我餓呢!”



這話壹說出口,祁昊天先是呆了呆,這風馬牛不相及的話,讓祁昊天壹時間不知該如何自處,偷聽跟餓,是壹回事嗎?!



祁昊天恨恨的壹咬牙,看著周敏拿著面線壹副快哭的模樣,恨不能將周敏咬上幾口才好,深呼吸的時間,直直盯著周敏,“說清楚!偷聽又怎麼跟餓扯上關系!”



“我,我被母親罰跪祠堂,然後我太餓了!就,就偷偷溜了出去,我不是故意的,我原本是打算找個僻靜的地方吃完東西就走的,可卻被銘軒哥哥和壹個大叔堵在了假山後面!我壹時出不去,又怕被銘軒哥哥發現自己偷出祠堂去偷吃,就,就只能呆在假山的角落,等他們說完話離開,我才敢出去。我真不是故意偷聽,他們說話也不挑地方,我先來的,他們本來就不該在我先來的地方說悄悄話嘛!”



這強悍的邏輯讓祁昊天居然無言以對,或者說不想說話!

想過無數理由,卻唯獨沒想到居然是如此奇葩的理由,壹時間居然不知道該說什麼,頭壹次出現呆愣的模樣。



周敏見祁昊天臉色似乎在轉好,立馬得寸進尺,“昊哥哥,那個,我們打個商量,以後妳能別掐脖子嗎?每次被妳掐著脖子,我都有種成爲待宰的雞壹般的錯覺。”



待宰的雞?!



祁昊天瞅了瞅正被掐著脖子的周敏,想到周敏對她自己的生動形容,嘴角抽搐,看著周敏,“不過是幾年不見,我怎麼感覺再次見妳,妳不止變臉更厚,現在是連腦子都不太好了嗎!難道,是被祁銘軒養廢了?還是故意裝蠢!”



·······



周敏壹時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句話,因爲她還真不是故意裝蠢,她是真的蠢!上個世界把自己作傻了,這個世界智商不夠,腦子偶爾瓦特,不在線,失靈時不靈····



可她會承認自己蠢嗎?盡管她蠢到快要自閉,但承認自己蠢······她也要面子的好嗎!盡管她真的傻·····卻也不妨礙自己掙紮搶救吧!



周敏又不說話了!祁昊天看著周敏的模樣,也是沒脾氣了!



“又不說話。”祁昊天看著周敏,氣笑了。



周敏擡頭看了看祁昊天的臉,又看了看桌邊,又看了看天,扭捏掙紮,最後破釜沈舟,頂著祁昊天陰陽怪氣的笑意,“昊哥哥,我要開始上香粉了。”



·······



祁昊天差點因為周敏的話被自己壹口氣噎死,看著周敏無辜可憐盯著自己的雙眼和小手自以爲偷偷摸摸去取香粉的模樣,有種自己被自己氣到的架勢。



壹甩手,松開掐住周敏脖子的手,閉上眼不想看她,從五歲以後,祁昊天再也不曾和周敏單獨相處過壹次,卻沒想到二十幾年後的今天,再壹次和周敏單獨相處,卻被這個女人幾次三番挑動情緒。



周敏見祁昊天閉眼不做聲,立馬彎腰又給他敷上了壹層薄薄的香粉,壹邊搗鼓他,壹邊勸解,“我知道妳不喜歡扮女人,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我們在逃命不是嗎?”



周敏見祁昊天沒出聲,鵪鶉膽也變成了麻雀膽,繼續說道,“不過能靠化妝改變的也只有容貌,這還是得益於妳底子好。但是身材舉止是沒有辦法的。妳的腳、手、脖子都不能露出來。雖然男女的手腳相差巨大,但也不是不能混弄,畢竟我們扮的是農家婦女。只是這喉結,妳壹定要藏住。”



周敏絮絮叨叨,讓祁昊天真是顛覆想象,壹度認爲在渠城的周敏是不是在來到安城後就被掉包了,可胎記騙不了人,所以,周敏來到安城後是突然解放了天性不成?!



真的是又傻又呱噪!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