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女配勢要撲倒男主》少帥,我覺得我還能搶救一下14
“妳不止要換裝,在回到渠城之前,妳還必須‘變性’!否則,妳要如何頂著妳這樣壹張路人皆知的臉離開安城,平安回到渠城?”



周敏的話讓祁昊天微怔,看著她手裏的那頂黑色的齊頸學生假發。



“戴上,快戴上!”周敏見祁昊天半天不動,用語言掩飾自己的慌張和不斷打顫成擺子的雙腿,亟不可待的自己上前,將假發往他頭上壹套,然後將手中的胭脂不斷在他臉上捯飭,很快壹個眉眼含魅,玉脂唇紅,美得很嬌俏的‘女人’出現在周敏手中。



白衣醫生袍穿在‘她’身上,配上齊頸長發,胭脂醉紅的面容,本就病弱的精致五官,在周敏刻意爲之下,深邃的眼眸,迷離的眼神,即便身高有些突兀,但和那些洋鬼子的女人壹比,也就只是長得過高,混血的異域之美,倒也不是很違和,反倒有種別樣的美。



在無數現代穿梭過,對於亞洲四大邪術之壹的化妝術,周敏那是深有體會,見過那些堪稱改頭換面的化妝術,周敏雖在那些世界,不會用在自己身上,但卻不妨礙她喜歡逛各類貼吧,微博。



這裏的胭脂水粉雖限制了她的發揮,但也足夠周敏給祁昊天畫壹個女人嬌豔卻不失幹練的妝容。



最後將壹副黑色的眼鏡戴在他臉上,壹個美麗卻老沈古板的‘女人’活靈活現的出現,周敏拍了拍自己手中的胭脂,終於松了壹口氣。



沒什麼比頂著冷氣壓給男主化妝更讓她覺得生無可戀的恐怖驚悚了……



得少活多少年啊!



嚇死寶寶了……



周敏因爲共情而對男主産生的莫名恐懼讓她內心無比崩潰,而這鬱促的崩潰她無法用言語形容。

祁昊天看著面前的周敏又摸了摸自己臉,“妳到底在我臉上做了什麼?”



祁昊天的聲音讓沈浸在自我世界的周敏壹個激靈,“····我,我····”周敏咽了咽口中的唾液,小聲嘀咕,“自然,自然,是幫妳擁有壹個‘女人’應該有的嬌豔,不然我能幹什麼····”



“妳壹定要用鵪鶉壹樣聲音跟我說話嗎?”祁昊天神色不虞,周敏強壓內心膽顫,擡起頭,努力讓自己不畏懼他的氣勢,可壹擡頭,看著他那雙即便被自己畫的嬌俏的眼眸,依舊可以看出眼底黑沁沁的冰冷時,好不容易凝聚的勇氣如紮破的氣球,壹瀉千裏。



周敏很無奈,宿主到底爲什麼這麼怕男主啊!男主長得也不醜,相反還比記憶中祁銘軒要俊美,可宿主卻怕男主,怕的好似老鼠見了貓。



周敏不敢直視男主,卻又不敢繼續耽誤時間,指了指祁昊天手中的槍,和自己的胳膊,“最後壹件事,朝著這裏開槍!”



祁昊天壹愣,看著周敏的發頂,不喜歡有人和自己說話,是用頭頂對著他,伸出手,鉗住她的下顎,逼著周敏不得不直視他的雙眼,無比鄙視的說道,“從前妳也就是把自己的人生活的就像壹個大寫的湊合!湊合的溫情,湊合的真心,湊合的善良,湊合的表演····怎麼,現在妳突發奇想,是打算將妳的湊活帶進我的生活?幹什麼?要我和妳壹起做‘戲子’?”



“·····妳,····我,我不想解釋,此時也不是解釋的時機!妳能不能重新找個時機跟我算舊帳?拜托妳了,開槍,快!”



妳還不如直接說我之前壹直活的假兮兮,虛張聲勢又狐假虎威,整壹個虛僞的代表呢!拐著彎說的這麼文藝,不符合妳的人設好麻·····



祁昊天的話讓周敏內心無語,可她也隻敢內心嗶嗶,真要她當著他的面開懟····



周敏覺得,她還是很有求生欲的。



周敏雙眼左看右瞟的滴流亂轉,可就是不看著祁昊天,這樣亂轉亂瞟的眼神,不知爲何在祁昊天看來,居然還莫名的少了曾經的虛僞心虛,反而讓他奇異的感覺,此時的周敏就像壹隻驚慌失措的小動物,明明炸著毛想撂爪子,可又膽小怕死的想要討好他。



祁昊天看著周敏,冷冷的氣壓使周敏鴨梨山大,可484的提醒不斷在腦子裏重複,要求周敏動作迅速。



周敏見祁昊天壹直沒動,大著膽子直接自己動手摸向祁昊天垂著的那隻壹直握住拿槍的手,軟軟的手心附在祁昊天手背上的時候,祁昊天的眉壹皺,剛想將周敏的手甩來,就發現周敏握著他的手,將槍直接抵在自己手臂上,食指扣動扳機。



“砰!”



動作利索的讓祁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有想到周敏對自己居然妳這麼狠!



槍聲轟鳴,貫穿的劇痛讓周敏刹那蒼白了臉,“放開我。”周敏忍者手臂的痛,出聲。



祁昊天有些震驚周敏此時的舉動,沈默直視面前臉色刹那蒼白的女人,披肩的散發,絕美的五官在逐漸黑沈的光線中,變得莫測神秘。



槍聲混著門外壹次次,壹波又壹波此起波伏響起尖叫驚恐的聲音,倒顯得房間內異常的寂靜陰森。



祁昊天因爲離得近,周敏開槍時,手又抖的厲害,鮮血因爲子彈貫穿的力度就這樣濺在了祁昊天的白袍之上。



周敏捂住手臂,鮮血從指縫溢出,粘稠的血落在地面。



心中不知想什麼的祁昊天,在沈默中突然順從周敏的意思,松開了鉗住周敏下顎上的手。



周敏下顎壹得到自由,都退數步,低頭喘息間隨手就撿起地上用剩下的半卷醫用紗布,胡亂又簡單的給自己包紮。



最後拿起兩個口罩戴在祁昊天和自己臉上。



周敏壹邊壓製心底對祁昊天的戰憟,壹邊忍痛彎身將地上的瓶瓶罐罐收拾,血跡擦掉,藏在壹個儲物櫃裏的壹堆衣服下面,祁昊天看著周敏將壹推衣服翻得雜亂,然後隨意掩上。



似乎有些刻意····



站在黑暗中的祁昊天默默的注視著,內心卻如獵人般警惕機敏,懷疑冷漠···



周敏做這些,目的何在,難道她真的天真的以爲,僅靠這所謂‘僞裝’就能逃出醫院吧?



他從黎府偷出的東西,做的事,黎大督軍怕是對自己恨之入骨。



連自己最忠心的副官都派出來,可見對他勢在必行。



就像那秦副官所說,甯錯殺,絕不放過。



難不成,周敏想壹石二鳥?壹邊暫時穩住他,在危機到來時還可以用他換生路,壹邊又不甘心放棄,還想要從自己身上爲祁銘軒套出那份地圖是否還在自己自己手中?



祁昊天看著周敏,壹言未發,卻心思詭譎陰謀論,直到周敏用沒有受傷的手,拉著祁昊天快速離開這裏時,他都沒有出聲,只是用壹種很奇怪又很冷的眼神盯著她,盯得周敏毛骨悚然。



本就怵他的周敏被祁昊天這麼盯著,小腿肚子都有些發顫,手臂的疼痛又鑽心。可她還要隨時注意身後這位祖宗,生怕他壹個不開心,把自己弄死或是撂下自己壹個人跑。



不得不轉移注意力讓自己放松,也向身後壹直如狼似虎盯著她的人解釋,“妳別這麼看我,我,我不會害妳的!真的,我們先離開這裏,剛剛的槍聲壹定將那些人都引過來了,繼續留在那裏不安全。”



周敏壹邊走,壹邊在病房的門上找3-4的病房,走廊裏醫護人員和病人逃竄的身影和已經到了三樓的巡捕房的人相遇,因爲剛剛的槍響,醫院裏的人都如驚弓之鳥般慌亂的穿梭,加上巡捕房的人不斷抓人,整個走廊亂成壹團,人擠人的碰撞,讓周敏腳步踉蹌,被人撞得東倒西歪,受傷簡單包紮的手臂,又壹次染紅。



即便如此,樓梯口依舊被壹群兵圍著,不準任何人下去。



當看見壹個房門上3-4的門號時,周敏雙眼壹亮,乘其不備,直接將壹直注意她的祁昊天推了進去,自己也跟著鑽了進去。



當周敏和祁昊天壹進入3-4的病房,‘刷刷刷’無數黑洞洞的槍口就整齊的對準了周敏和祁昊天。



祁昊天眼中閃過殺意,周敏更是立刻將祁昊天拉到自己身後,渾身壹僵。



夭壽啊!484,這就是妳說的逃命機會?!妳大爺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