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哥哥大人操我)》番外 黑絲·尾巴·製服之作精林妤(七)
兩個精力旺盛的、又餓了許久的、甚至在不經意間還總要彼此較量的男人,實在難以招待。

和音一晚上都沒歇的時候。

被兩個男人翻來覆去地搞,兩個穴都被弄得不成樣子,腫的合不上,花瓣更是腫脹外翻,精液滿得直往外冒,腰酸腿軟,不敢輕易亂動。

太累了。

天光微放亮的時候,這兩人才有些意猶未盡地罷手。

見到和音這麽淒慘的樣子,林殊還提著她一條腿,手指搗進她的花穴裡,語氣十分淡定:“妞妞恢復得很快,今晚就差不多了。”

可憐和音嚇得哭都哭不出來了。

小心地抽著氣,防止動作過大牽動酸疼的腰:“大哥,你今天都不工作的嗎?”

“特意為你空出來兩天時間。”林殊將她汗濕的發撥到一邊,情欲饜足的臉格外溫柔,“高興嗎?”

“……”

閉上眼並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林殊到底是忙的,周日的下午就趕飛機回去了。

和音松口氣,大哥的氣勢太足了,在他面前根本就不敢放肆,不知不覺就被按著擺弄了。

林殊一走,林妤也像是精氣神散了似的。

和音忍不住吐槽:“你做什麽要跟大哥計較,他一周才過來一次,有時候趕上我有課他也只是看看我。”

林妤不高興了,眉頭挑的高高的,“他一個星期才見你兩天,你就開始幫他說話了!他才跟你在一起多久?你怎麽這麽護著他?你居然嫌棄我了是不是?喜新厭舊!你這女人真是冷血!無情!”

這個戲精!

他真的是一天不作就不舒服。

和音把臉一板,眉眼冷酷,一把推開他的手,聲音端得是高貴冷豔:“我就讓你看看什麽才是真正的冷血無情。”

話畢她從沙發上站起來,扭開臥室門,側身而立,冷淡的側臉對著他,眉梢都透著股厭煩:“這幾天不要靠近我。”

林妤倒抽一口涼氣,被她冷淡的樣子給嚇到,竟然真的產生一種被拋棄的恐慌,腦中一片空白,慌張追過去,動作太急切,一把將和音給壓在門板上。

他瞧著她的後腦杓,問:“妞妞,你騙我的是不是?”

林妤作是作,自己心眼卻小,受不了她開這種玩笑。

和音在他懷裡扭過身,捏著他的下巴,他順從地矮下身子,被和音咬了一口也不生氣,隻覺得被咬住的嘴巴麻麻的。

“還鬧不鬧了?”

林妤搖搖頭,臉低下來,“妞妞再親親哥哥。”

和音哼一聲,“明明是咬。”

林妤不在意,摟著她的腰,把嘴巴貼過去,“妞妞的咬也是親。”

和音嘖一聲,隻覺得拿他沒辦法,又咬一口,咬的他嘴唇紅紅的才吻上去,男人的兩片唇也很軟,她貼住蹭蹭,蹭的林妤把持不住回吻過來。

張開嘴,舌頭滑進她的口腔,寸寸舔過她的牙肉,舔得她抑製不住地騷動,口水分泌出來,兩人唇舌相交,你推我往,吞吃彼此的津液。

她被吻的站不住,身子都軟了。

林妤一把將她抱起,分開兩腿纏在腰間,他身高體長,像抱著個洋娃娃似的,邊走邊親,一直將她抱到開放式的衣櫃裡。

隔層的高度正好,她坐在上面剛好能用兩腿圈著他的腰。

林妤從發現這處地方就經常在這裡弄她,不管是親吻還是操乾,像一個小隔間似的,喘息都似有回聲。

和音小小一隻窩在裡面,他壓在她身上時就更顯逼仄,可這狹小的空間卻讓他有一種隱秘的安全感,除了彼此再無其他。

滿足了他內心深處的獨佔欲。



嘖嘖的親吻水聲纏綿不休。

和音喘不過氣,眼睛含水,霧一樣迷離,小手推開他偏頭喘氣。

林妤貼過去,待她喘兩口就又吻住,這次將她的舌頭叼進自己嘴裡,一遍遍細致吮吸舔咬。

她嗚嗚叫著,似哭非哭,嬌軟的身子貼著他。

迷蒙香氣將他籠罩。

“妞妞……”

“嗯……”



梁牧進來時就見兄妹倆吻的難舍難分,情色曖昧到了極點。

他臉色有些一言難盡,推了一把林妤,問:“大哥昨晚把你趕出來了?”

林妤把和音往懷裡摟了摟,見到梁牧臉色也不好看,覺得他十分礙事且沒眼色。

“沒有啊。”

“那你怎麽還這麽饑渴?”

梁牧伸手去抱她,林妤還不想放,梁牧眼神一厲,“夠了啊!讓你們兄弟倆搞了兩天了,我老婆!”

林妤冷哼一聲,倒是不再阻攔。

被吻的軟塌塌酥媚媚的小姑娘到了梁牧懷裡,臉頰生暈,杏眼含水,唇瓣紅腫濕亮,一看就是被親了許久。

梁牧一手抱著她,一手去擦她的唇。

和音嘶一聲,秀氣的眉頭輕蹙,委委屈屈,嬌聲嬌氣的,“疼呢,梁二哥哥……”

梁牧冷笑一聲:“喲,還記得你梁二哥哥呢?”

和音摟上去,親親他的臉,情話像不要錢似的,“我想你呢,想你呀梁二哥哥……”

“哼,小騷玩意兒!”

“別罵我呀……”

梁牧親她一口,眼裡帶了笑,卻說:“就罵你!”

梁牧抱她往外走,林妤一路跟著,“都這時候了,你要帶她去哪?”

梁牧不太耐煩,但想了想說:“你也來,開車!”

和音被塞進車後座,梁牧跟著坐進來,又將她攬在自己腿上,咬吻她細膩的脖頸,“怕不怕?你梁二哥哥要把你給關進小黑屋裡!”

和音被他咬得又笑又喘,兩隻小手推著男人的臉,聲音軟得化成水,“嗯~你舍不得……”

梁牧氣得哼一聲,捏了捏她的腰,又在她臉上咬一口,不忿自己被她拿捏住,氣勢洶洶地放狠話,“你看我舍不舍得!”

林妤臭著一張臉坐在駕駛座,“去哪?”

梁牧抽空掃他一眼,“地址輸進導航了。”

林妤看一眼地址,驚詫道:“這不是以前的租界?那套宅子你拿下了?”











黑絲和尾巴都寫了,還剩一個製服沒寫,其實也不算是製服,嚴格意義上來說是角色扮演,嘻嘻。

梁牧的番外寫完還有一個孟裴的番外,然後這本就真的完結啦!

下一章更新時這章收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