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陸少的暖婚新妻》第3592章 互相陷害
在等著她們錄口供的時間,符媛兒被安排在另一間辦公室休息。

她膝蓋上的傷已經處理了,只是割破了幾個小口子,沒什麼大礙。

「小泉,你不要告訴程總,」符媛兒吩咐小泉,「你幫我把於律師找過來。」

小泉疑惑:「這件事跟於律師有關?「

「你把她找來,就說我有事跟她談。」符媛兒不肯多說。

小泉隻好先離開了。

沒多久,民警進來了,他先向符媛兒詢問了一下情況,然後說道:「這件事還要進一步的調查,但從幾個當事人的口供來看,應該屬於意外。符小姐你受傷是事實,要不你們坐下來,先談一談賠償的問題。」

「好啊,」符媛兒點頭,「但我想和那個藍衣姑娘單獨談,私下裡解決,可以嗎?」

「你同意協商就最好,我跟她們溝通一下。」

**

「是程子同想見我嗎?」這是於翎飛第三次問這個問題了。

「不是,是太太想跟您談談。」小泉耐著脾氣回答。

他不懂於翎飛的腦迴路,他明明一開始就說了是符媛兒想見她,她偏偏還猜測是程子同。

其實是小泉不懂於翎飛的想法。

自從昨天她和程子同鬧彆扭之後,程子同便不再在這家酒店裡辦公。

她問了一些人,誰也不知道程子同去了哪裡。

昨天,她問他打算怎麼辦?

一邊是他進行到一半的計劃,另一邊是符媛兒隨時可能的放棄,他會選哪一頭?

他非但沒回答,反而質問她,是不是做了某些她不應該做的事情。

她的確做了,雖然她在他面前打死沒承認。

但她的確有藉機將符媛兒踢得遠遠的想法,原因很簡單,她想要獨佔這個男人。

而現在,是她最接近這個夢想的時候。

可是,程子同忽然不再搭理她,難道他已經最終選擇了符媛兒,而放棄了自己的計劃?

他會不會有這麼的不理智?

所以,小泉雖說是符媛兒想找她談談,她卻想要知道程子同是不是跟符媛兒在一起。

他們倆是不是要對她宣布希麽決定……

「於律師,太太就在裡面等您。」小泉將於翎飛帶到酒店房間外。

說完小泉準備離開,被於翎飛叫住了。

「你為什麼稱符媛兒太太,」她問,「他們不是離婚了嗎?難道符媛兒這樣要求你?」

小泉淡然垂眸:「我習慣了,還沒改過來。」

於翎飛盯著他的身影,暗中不屑的輕哼,符媛兒和程子同才結婚多久,怎麼就習慣了還改不過來!

這不是存心埋汰她嗎!

於翎飛轉身敲門,門是虛掩著的,一敲就開。

她走進去一瞧,裡面沒有程子同的身影,而是站著一個身穿藍色衣服的姑娘。

姑娘轉身和於翎飛打個照面,兩人的眼裡都浮現一絲陌生。

「符媛兒呢?」於翎飛問。

姑娘惶然的搖頭,「我也在等她。」

於翎飛做律師的,一看姑娘的表情,大概能猜到姑娘做了什麼心虛事。

她狐疑的問:「你是什麼人?」

「我……」姑娘反問她:「你是符小姐的朋友嗎?」

於翎飛點頭,她直覺點頭才能問出個一二來。

姑娘立即面露哀求:「拜託你幫我跟符小姐解釋一下,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絆她,傷害她的孩子,我根本不知道她懷孕……」

於翎飛臉色微變,立即意識到事情不對勁,這裡不是安全之地。

她立即轉身要走,卻見符媛兒從門口走了進來,臉上帶著譏誚的冷笑。

「於律師你著急去哪裡?」符媛兒冷聲問:「是怕被我看出來她是你買通的幫手嗎?」

於翎飛憤怒的沉臉:「符媛兒你少血口噴人!」

她懊惱自己應該離開得更快一點,當那姑娘的話說出來,她馬上意識到,符媛兒會把這姑娘做的事跟她串連起來。

但想來符媛兒專門堵在門口,跟她快不快的沒什麼關係。

可這件事她不能沾染一點,她太明白程子同的底線,傷了符媛兒或許還能有得談,但對孩子下手……

她不敢想象後果!

「我是不是血口噴人,問問這個姑娘就知道了。」符媛兒在門口站定腳步,沖藍衣服的姑娘說道:「事到如今,你就說實話吧,是不是她指使你來故意絆倒我的?」

藍衣服姑娘將腦袋搖得像撥浪鼓,「我不認識她,今天的事情純屬意外,你相信我,符小姐!」

符媛兒輕哼:「果然是律師,教你說的話滴水不漏,能讓你們倆都置身事外!」

姑娘啞然,她焦急的看向於翎飛,希望於翎飛能說出點什麼來反駁她。

然而於翎飛也沒有出聲。

「沒話說了吧,」符媛兒冰冷的目光中帶著恨意,「你們既然歹毒到能對一個還沒成型的孩子下手,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等著接受懲罰吧。」

於翎飛忽然冷笑一聲,連說兩聲「妙極」!

「你什麼意思?」符媛兒挑眉。

「符媛兒,你這一招真是妙極,買通一個人來陷害我想傷你的孩子,徹底讓我從程子同身邊消失,」於翎飛嘖嘖出聲,「你也不怕事情失去控制,真傷了你的孩子。」

接著又說:「不過我佩服你,哪個做大事的女人不需要一點手段呢!」

「你……」符媛兒氣得渾身發抖,她死不承認也就算了,竟然還倒打一耙!

藍衣服姑娘有點懵,怎麼著,她從於翎飛的人瞬間變成符媛兒的人了?

「符媛兒,」於翎飛繼續冷嘲熱諷,「離婚的人我見得多了,但像你這樣,離婚後還對前夫糾纏不清的,也就你一個了。」

符媛兒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抓住問題的關鍵,那個藍衣服的姑娘。

「你不說實話,可以,」她沉著俏臉,「我會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到底的。」

藍衣服姑娘聞言大驚。

眼見符媛兒轉身要走,她趕緊追上前:「符小姐,你聽我說,你……」

情急之下她忍不住去拉符媛兒的胳膊,符媛兒立即甩開了她,也不知她們倆是誰用的力氣比較大,符媛兒又被甩了一個踉蹌……

「符小姐!」眼看著符媛兒要摔倒,她伸手去抓,但又怎麼抓得住……忽然,一個高大的身影快步走進來,將符媛兒結結實實的抱入了懷中。

藍衣服姑娘一愣,隨即大鬆了一口氣。

「怎麼樣?」熟悉的聲音落下,符媛兒也從驚魂中稍稍定神。

繼而,她感到一陣強烈的憤怒!

於翎飛還要裝和這姑娘沒關係?

今天這都第幾回了?

她推開程子同扶在她胳膊上的手臂,轉身怒瞪著於翎飛:「原來你這麼歹毒!一次不成還來第二次!於翎飛,我跟你沒完!」

聞言,程子同的臉色立即沉下來:「怎麼回事?」

他凌厲的目光掃過於翎飛的臉。

於翎飛倒吸一口涼氣,但她是經歷過大場面的,明白越緊急的時候越不能慌張。

「程子同,你來得正好,我告訴你事情是什麼樣的。」她鎮定的將目前的情況說了一遍。

「我用我的人品擔保,我不認識這個姑娘,也從來沒計劃過傷害符媛兒和她的孩子。」她很嚴肅很認真的聲明。

符媛兒沒出聲。

既然程子同來了,就交給他明辨是非了。

他若不能給孩子一個交代,還有誰可以?

於翎飛接著說道:「至於這個姑娘為什麼會做出那些事,又為什麼會站在這兒,我相信有人心裡比我更加清楚。」

符媛兒依舊沒說話,任由她這一拳打在棉花上。

於翎飛暗中握緊拳頭,強忍著心裡的悶氣。

程子同的目光落到了藍衣服姑娘的臉上,陰沉沉的打量著,令姑娘心裡發毛。

他的眼神不但具有壓迫感,還讓人不敢違抗。

「我給你一個機會,」他終於開口,「但你只有這一次說真話的機會。」

藍衣服姑娘心底的恐懼幾乎從眼底溢出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的,我不知道符小姐已經懷孕……」

雖然說話結巴,但她又著急將自己的意思全部表達出來,「符小姐受傷了,我願意賠錢,你們讓我回去吧。」

聽到「受傷」兩個字,程子同目光一凜,立即朝符媛兒看去。

「孩子沒事。」符媛兒淡聲回答。

他的目光卻在她塗抹了碘伏的膝蓋上停留了好幾秒。

再轉回頭來,他看向了於翎飛,問道:「她真不是你收買的?」

於翎飛不由渾身輕顫:「你什麼意思!」

程子同的眼底閃過一絲惋惜:「本來以為我們可以合作得更久……於翎飛,你明白我的底線吧。」

「我明白,但不是我……」她本有一長串的話爭辯,但在觸及到他的眼神時,那些話頓時全部消散。

他冷若寒潭的眼神,已經讓她明白,從一開始她就輸了。

「走吧。」他轉身攬住符媛兒的肩頭,「這裡交給小泉處理,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於翎飛怔看著兩人相攜的身影消失在門口,嘴角泛開一絲自嘲的譏笑。

她以為的一切,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

「於……於律師是嗎,」藍衣服姑娘戰戰兢兢的問道,「這是什麼意思啊,剛才那個男人堅持認為我們是合謀嗎?」

於翎飛的表情恢復冷色,「只要我們不是,你怕什麼!就算警察來了,我們也不是!」

藍衣服姑娘嘆氣:「我只是想快點結束,公司不會因為這個給我批假的,礦工次數太多,我的工作怎麼辦啊!」

於翎飛沒搭理她,任由她碎碎念。

話說間,小泉禮貌的敲響門框,走進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