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黯星流連》25 跟想像的不同 h
  計都放心不客氣的在敳靳懷中睡了。若摔死了應該只是瞬間的事吧?!

  果然,世間沒有這樣便宜的事,大約是路程太無趣,敳靳把揉乳當成解乏的方式了。他不睡也不讓她睡是吧?!誰說睏了就在他懷中睡的?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只一隻手御馬竟也能駕得這樣穩……計都伸出雙臂摟住敳靳脖子,他太高,她只能用鼻子去磨他喉結……吹一吹、偷偷舔一下……倏地馬向一偏,往林子深處馳去……這樣,應該能讓柔榛她們追上?或是她單純找死……等等會累死在他懷中……不會再被吵醒……

  敳靳一面奔馳,一手探進她裙中,「才這樣?」就敢惹他?找死?「我……我只是怕掉下去……」都伸舌頭了,這藉口也太爛!

  敳靳掐著她的下巴逼她抬頭「妳知道了?」知道什麼?計都想躲卻躲不了,在他手中,她緊張得闔上眼,努力想撇過頭「知道什麼?我應該什麼都不知道……就是…就是…」死了,果真是太緊張露餡了。

  「妳放心,我不會讓她越過妳去的……」
  現在假裝難過會不會太假?她眨眨眼。這樣的表情讓敳靳以為計都自己以為自己得逞了……

  「妳放心,我不上她,我只肏妳……」一個翻身把她壓在樹幹上,抬起她的腳很輕易的把她抬高到能配合他的高度。

  「這次可是妳先惹我的,自己受著點……」然後就著才潮潮的小穴就捅了進去。
  「啊!…靳……嗯…啊!啊啊!」
  「雖是妳活該,但我很喜歡……」他親了他的小嘴,一面親一面入,每撞一下粗莖就在她穴中再脹一圈。
  「啊啊!!啊!啊!啊!啊!靳!啊!」
  「小點聲,他們該是會找來的……」敳靳低笑卻不像是擔心的樣子,反而撞得更加用力。
  「嗚…啊…啊!…嗚……嗯啊…啊!」計都氣的槌了他一下,她都已經咬住下唇了,他卻使壞撚了她乳尖。下身速度完全不停,他已經摸熟她的身體,輕易把她肏出泊泊水來,計都眼神迷離咬著自己的手抑制聲音,雙頰陀紅、乳尖嫩紅翹挺。敳靳一把把她扛起大腿在他肩上,吮吸她早已溼透的小穴花蒂。

  想到敳靳等等會有的力氣和速度,計都嚇壞扭著腰要下來,但已經來不及了,不吃她的穴她就不是他的對手了,現下更是被拿捏得死死的。他的舌頭帶著侵略的粗糙在她花蒂上迅捷的撚掃,讓她從胸腔哭出聲音來「哼嗚……嗯~~~~~嗚嗯~~~~~」

  已經習慣被肏弄的小穴,淫蕩得大量湧出蜜液,計都下身不由得貼向敳靳,上身靠在樹幹上,抱胸想安撫空虛的乳房。

  敳靳吃了她上下兩個小口,巨杵粗暴得要掙脫束縛。他扯下腰間皮鞭將她的雙手禁錮在樹枝上讓她另一隻腳掛在馬鞍上,他就能騰出手逮住歡脫的雪乳,送入嘴中品嘗、下身忙不迭送入蜜源深處。

  早已充溢蜜水的膣腔被巨形外物塞入,便把滑液擠了出來,很快脹出青筋的紫色熱柱像要把膣腔皺褶熨平般擠壓輾入、每一下都帶出更多歡淫也產生更多愉悅。

  敳靳知道他這時太大,非常[對他來說]緩慢的進出,讓計都的慾望不用他支撐就能主動勾在他身上,直到計都吟哦出綿長入人骨髓的淫唱,他才開始加快速度,計都被肏到噴了兩次,將她捆住的皮鞭反被她用來抓柱支撐自己的身體,以免被欲望淹沒。

  已經顧不得羞,敳靳速度太快,肉柱太粗壯,她的膣腔被撐得極脹,但越是這樣越是讓她的身體敏感得一點刺激都要把蜜源顫得緊絞,「……啊…靳…求你…不行了…小淫穴不行了…嗚……已經…已經兩次了…啊…啊……」計都露在衣外的肌膚起了薄汗,胸乳泛上紅潮、嫩尖挺著又不停被男人粗糙的舌頭給舔舐磨撚頂壓挑逗……引的下身又是一陣抽搐……

  「…嗚…靳…靳…求你…啊!啊!」「難道妳忘了,這次可是妳先惹的我……」「我…我…改用後面…嗚…吃不下了…」「我沒那麼喜歡後面……妳自己挑起的,自己受著……」「啊~~~~~~~~~」「嗯…不錯,就是這樣。」甚至又加了速度與力道。

  「嗚…嗚嗚…我錯了…饒了我……」計都被如機械般的速度推上一層又一層的高峰,峰峰相疊,計都幾乎要守不住意識,被皮鞭纏住的手腕因力道扯出血痕,「妳沒做錯……」敳靳在那對嫩雪凝脂上又捏又舔又揉「我很喜歡……」「唔……」終於,他在她體內釋放,她不敢太明顯的鬆了一口氣,沒想到敳靳毫無疲軟之勢,將她翻了一個身,讓她塌著腰繼續抽送,「嗚…啊~~~~~~哈啊~~~~~~」她能感到膣腔內被壯碩插得把肉都要翻出來,這個姿勢被刺激到的部位完全不同,她的身體彷彿是淫慾的源頭,每被敳靳用巨柱衝撞一下就會產出更多淫蜜、淫唱,身體也不能控制的撅著臀迎合敳靳的進攻。

  計都享受著也絕望著,時間彷彿停止,她被無窮盡肏入、淫穴越來越喜歡,甚至肉杵搗入時她不能自己的吞噬、抽出時就迫不及待要再次迎入……真的太久,她只能撐著最後一點點微薄的意識、手被完全的吊著,她不能前功盡棄,不知道銀光能不能挽回錯誤的結果。

  終於,敳靳在她體內結束。徒手扯斷長鞭,將她裹入披風,再次策馬回到隊伍當中。

  計都在馬上迎來晨曦,仔細檢查了身體的狀況,才在內心吐出一口氣。沒多久她被帶到一間類似她剛到靖城時經過的驛站,看來等等要乘坐籐籃下去了。在她以為可以飲食之時,她被敳靳壓著用玉勢取蜜,「靳!昨…昨天才…」敳靳並不裡會她的掙扎,他對她從沒有什麼耐心,也不會用上勸說或說服,遇到抵抗就是以武力鎮壓制服。

  直接用手抽了兩下裸臀後繼續壓著腰讓計都趴在榻上撅臀被插。「能不能緩緩…嗚…晚一點就好…啊!…嗯…嗚……」「乖一點,我動快一點。」不!不是這樣運作的!「啊…哈啊……」霸道的符咒自然無視計都尚未恢復的小穴,強制逼迫生疼的穴肉產出性慾與淫蜜。她感到身體被強迫產生喜歡受虐的性欲,疼、脹、慾同時摧殘她的意志。

  方結束出房間,敳靳隨侍遞給她一皮囊的水,她也顧不得形象,大口大口的吞嚥,又立即被帶入藤藍下崖。「我沒想到這樣趕時間……」看來東方的混亂不是簡單的妖靈作孽。

  低沉的啪的一聲!藤藍的繩索斷裂她與敳靳瘋狂下墜但她被一隻黑色大鵬鳥抓走,喔不!是頎!他穿著附了黑羽的披風,在崖壁上借力使力又即時丟出帶鈎的繩索把他們兩人拉向遠處。

  這樣的猝不及防,敳靳竟沒隨著藤藍墜落,一手用匕首把自己穩在崖壁上隨即擲出他的短劍,正拋出鈎繩的頎避無可避。只聽得遠方敳靳怒到極致的嘶吼「追著血!追!」

  事情一樁接著一樁都沒有按照計都天真的小腦袋的預想。在他們落地時,歲頎踉蹌了一下,計都伸手扶了,「用我的血止傷吧?」「好。」計都用歲頎的刀沿著之前手臂的傷口割開,伸到他嘴邊,等他附唇上去時說「我拔了……」不等自己的話說完,就已經動手,但短劍傷人太深,計都才被折騰得亂七八糟,手上力道小得不可思議。

  一次沒拔出,只好使勁再一次,「抱歉……」雖然看過紀錄片、書上理論,實際從人體上拔劍、傷口中噴血的狀況,一切都與以為的不一樣……

  她丟下劍,用力按柱出血的傷口,加壓止血她還是知道的,希望自己的血真的有那樣厲害……

  真的有!歲頎也不客氣的咬在她傷口上,吸吮血液。傷口即刻止了血,壓在傷口上的手可以感到傷口肌肉的增長,回復到沒有傷口的樣子,僅餘一片血汙。

  她深呼吸一口氣,看著他,腦中亂亂的,好多想問,反而不知怎麼開口。

  歲頎看了一臉沒經驗的計都傻愣的樣子,「不用清了,短劍也留著。我們往璀河分岔處走。」

  「對了,」歲頎從懷中撈出一個小小的包袱「伏沫……柔榛給妳的。」竟然還是?!計都開心的笑了,沒有白白浪費她準備的東西!

  「柔榛叫伏沫嗎?她還好嗎?」一面從中撈出兩個瓷瓶給歲頎。再用銀釵玉梳簡單迅速的挽好一個不易鬆開的髻。「紅蓋的是我的血,用冰鎮著了,可保五天吧。另一瓶是…嗯…我猜你知道……」說不出口,趕緊把小布包袱在懷中收好,手足無措的整理衣服及剛剛才弄好的頭髮。

  「我知道了……」歲頎看著她的無措,想到她昨夜如何讓敳靳那處變得猙獰又是如何讓他有那樣的速度、想到她在晨光中堅定的表情、想到她在敳靳手中的嬌羞、想到她在水中的自在安詳。眨眨眼,逼迫自己專心,把東西收回懷中。

  「先趕路,在路上與我的人會合。」「好。」

  他沒有她想像的會拉著她或甚至抱著她,但是在眼神的關照下,她抓著裙子努力趕上他的速度。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