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惡狼誘妻》第四十一章 春日打獵,冬天讀書
裘敏靜才發呆一下子,就發現自己的頭髮變成小龍女......,雖然沒成年的她,被梳成總角的頭髮是很正常,但是她真的覺得這髮型很像陳妍希演的小龍女……。

尤其她的髮上被簪上粉色的長髮帶,再配上粉色的齊胸襦裙,更顯得她氣質輕靈和稚氣,她實在不懂進宮為何要這樣打扮,不會曹操想把她送給獻帝?

喔不,可以不要送男人給她嗎?

當她一走出房間,就看到來接她的郭嘉一愣,她看到他就笑著打招呼:「郭大人。」

郭嘉對於打扮過後的裘敏靜大為驚艷,然後就不禁擔憂地對婢女問道:「姑娘是要進宮面聖,如此打扮是否太過了?」

為首的婢女恭敬的回答:「回郭大人話,這是司空的指示。」

司空的指示……,這讓郭嘉臉色更加凝重。

裘敏靜聞言就一笑的對郭嘉說道:「既是曹大人安排那就這樣吧,我們就快入宮吧。」

曹操應該不可能把她送入宮中,因為根據她對曹操的了解,這男人只有把女兒推給人,沒有把妹子送人的紀錄。

都說能者好色,尤其像曹操這種男人,哪可能亂送妹子?

郭嘉收回心神,就恢復以往淡定表情地說:「那走吧。」

這個ㄚ頭根本不懂男人在想什麼,尤其在這種時刻,她的美麗會成為男人利用的工具。

若是她知道司空已經找了一個跟她一模一樣的女人來頂替她當步練師,只怕她此時此刻就不會這麼安心。

不過,司空究竟在想些什麼?

當馬車一進入宮中,裘敏靜發現根本沒有人敢搜司空府的馬車,所以她的馬車就通行無阻。

她一下馬車,就發現許昌這的皇宮其實也不差,因為該有的氣勢磅礡還是依舊,就連三步一哨、五步一崗都有,根本感覺不出來,這裡有亂世的痕跡。

看來從古到今都這是富人恆富、貧者恆貧。

郭嘉帶著美麗的裘敏靜來到御花園的筵席,裘敏靜就注意到坐在皇帝旁邊的女人,她見到那嚇到的女人就淺淺一笑,然後她就裝不認識的跟著郭嘉向帝后行禮:「參見陛下、王后。」

年輕的獻帝笑容可掬看著郭嘉和裘敏靜說道:「免禮,賜座。」

「謝陛下。」郭嘉和裘敏靜馬上入座。

曹操一雙銳利的眼睛緊盯著表情緊張和坐立不安的皇后一眼,而郭嘉則是注意到皇后躁動不安的樣子。

于盼兮對於曹操的安排暗暗咬牙切齒,原來這就是曹操的目的,她還想說曹操怎麼會這麼好死不准陛下讓董貴妃入席,沒想到曹操是有這安排。

裘敏靜對於于盼兮貴為皇后卻特地來殺她,還真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尤其這個女人還膽大包天進入司空府,難道這女人不知道曹操很多疑嗎?

啊~她怎麼忘了于盼兮這個女人沒料又膚淺,又怎麼可能去讀歷史?

這倒讓她想起了織田信長。

織田信長雖然是尾張的大傻瓜,但是人家可不是真正大傻瓜,只是太過特立獨行,讓人家搞不清楚織田信長器量,可是織田信長還算博學多聞,卻偏偏配上于盼兮這個沒料的女人……。

怪不得織田信長埋怨睡王美!

她不想管陛下怎麼跟曹操虛與委蛇的聊天和閒話家常,反正她們這些陪席就是陪笑團。

突然,獻帝像是想到什麼般,就關心起曹操的問:「朕聽聞司空府上來了刺客,不知道可抓到人了?」

這小子還會關心他啊?曹操表情似笑非笑的回答:「尚未逮到人,但是已經知道那人在何處。」

郭嘉沒有說話也一直看著王后。

裘敏靜則是用著看好戲的表情一直看著焦躁不安到臉上出細汗的于盼兮,原來這個女人會怕曹操啊,她可是記得這女人天不怕、地不怕。

雖然孫權給人的壓力不及曹操,但是孫權也不是好惹的好嗎?偏偏于盼兮就是不怕孫權,竟然會怕曹操。

于盼兮作為王后伏壽,對於曹操那雙有意無意的眼睛感到壓力,但是當她看到裘敏靜的表情時,就莫名的火大起來,因為她真的很討厭裘敏靜這麼有男人緣。

獻帝狀況外,搞不清楚自己身旁的女人就是刺客,還一個勁的表示:「這種人抓到就該就地正法,怎麼可以如此目無法紀擅闖司空府。」

「若是此人為陛下後宮,不知道陛下該當如何?」曹操突然試探性的問。

這件事情真的跟陛下沒有關係嗎?王后都出手了,陛下真的不知情?

獻帝表情一僵,就面色凝重地說:「不知司空所指為何人?」

曹操看了臉上都出汗的王后伏壽問:「王后以為呢?」

伏壽一時緊張就不小心把筷子給弄掉了,然後她神情緊張地說:「這、這……。」

獻帝這時才注意到伏壽滿臉是汗,於是就懷疑的看著她,這女人到底在想什麼?

曹操勾起唇一笑,就不想糾結的說:「說了這老半天,還是吃飯吧。」他一說完,就開始動筷子。

郭嘉笑了起來,也跟著動筷子。

裘敏靜噙著冷笑看著緊張到都露馬腳的于盼兮一眼,果然網紅就是網紅,一被抓包就很容易現形,她緩緩動筷子就試吃一口菜,發現這些菜根本沒有味道。

媽呀,這是養生?還是鹽巴漲價?不然怎麼一點味道都沒有?

……

離開宮殿後,曹操和裘敏靜搭同一台馬車,起初還沒有什麼,當馬車開始行駛時,曹操趁著馬車的晃動就握住裘敏靜的手對著她說:「宮中的菜色不香?看妳吃的很痛苦。」

這ㄚ頭過些時日,一定會更加的美麗動人,如今的她才十三歲,這打扮起來已經是光彩奪目,天知道他有多後悔讓人替她打扮得如此美麗。

裘敏靜想要把手抽走,但是被曹操握得很緊,她知道這男人不想放開她,於是,她就讓他握著的看著他說:「根本沒有味道要怎麼吃呀?」

「聽起來,妳是很喜歡司空府的菜色了。」曹操笑了起來的拍了她的手背後,就伸出手把她後肩壓住髮帶給拉出來放到她肩前的又說:「靜兒今日光彩照人,所以我倒不覺得宮中菜色味如嚼蠟。」

咦!?以前她在江東就能拐孫權抖內她開客棧,不知道在許昌可不可開一家客棧,於是,她故意靠近曹操的說:「如果宮中是這樣的菜色,那我真有自信開一家客棧了,不知道曹司空有沒有興趣?」

她空閒的一隻手,友善又有禮的放在他膝蓋上望著他。

「靜兒想要的,我都可以給,那我想要的,靜兒可願意給?」曹操當然懂裘敏靜的意思,而他不僅沒有拒絕的意思,反而反問她。

這ㄚ頭還真是一個奇怪的女人,一般的女人要首飾、要承諾,但是她卻要客棧。

這笨ㄚ頭怎麼會要這種勞累的東西?她難道不知道外頭的人都吃不飽了嗎?

罷了,她虧錢,他可高興了,因為他更可以控制她了!

這男人不愧是成熟男人,呵呵,但是她也沒忘記自己現在才十三歲,所以可以堂堂正正耍賴,於是,她一臉無辜的望著他回答:「曹大人已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敏靜能給曹大人什麼?」

「那得看靜兒想要什麼生活了?」曹操知道跟一個十三的女娃要身體,恐怕會嚇跑她,所以他只好用引誘的。

生活......嗎?裘敏靜記得以前曹操假扮一個釣魚老叟時,曾經說過他想要的生活,於是,她為了拐客棧,就決定說出他心底願望的說:「等到我有了錢,我想要去山林中居住,過著悠閒快樂的日子,我想讀書就讀書、想種花就種花。」

曹操聞言一雙眼睛有著嚮往的光芒,就把她擁入懷中的說:「好,等亂世結束,我們過著春天打獵、冬日讀書的日子。」

這ㄚ頭……,竟然會跟他想法一致!

他府中妻妾成群,卻沒有一個有如是想法,結果她一個十三歲ㄚ頭,卻只想過著寧靜致遠的日子,這還真是諷刺呢。

他就說他府中的女人,每一個都巴不得脫光摸上他的床,就只有她,傻呼呼怕自己失身。

當靠著曹操胸懷的瞬間,裘敏靜赫然想起了她在許昌孫郎廟附近養病的日子,那段日子真的多虧有曹操,但是那時她也怕曹操,因為她懷了孫權的孩子,真的怕成了孫權的拖油瓶……。

現在的孫權根本不記得她吧?恐怕還在逼迫元配謝氏讓出正室之位給徐依吧?唉,為什麼她心情這麼複雜啦?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