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孽海癡魂》21.我陪著妳
沐浴後走出了浴室,只見蘇齊坐在客廳沙發上睡著了,電視還播著新聞節目,桌上放著已經吃完的泡麵,她嘆了口氣,把手搭在蘇齊的手上,輕輕的搖他:「蘇齊?」

蘇齊醒了來,睡眼惺忪看了看錶說:「哇,都7點半了,我該回去了,這邊沙發我坐久了都會好不舒服。」他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含糊地說著。

他常常覺得可嫥住的環境不太舒服,所以早在剛開始交往時就要她搬去他那住,但可嫥一直不肯。

「嗯,那你回家路上開慢一點喔!」可嫥很希望他能趕快回去。

蘇齊突然微笑,抓住她的小手,往自己身上拉,可嫥小聲的驚呼出來,落在了蘇齊的懷裡。他把她的手放在自己還沒膨脹起來的褲頭,求著可嫥:「它想要像上次一樣被妳吸出來!」

可嫥靜靜的垂目不語,他看她臉色好似很為難,興致也沒了。

他是真的很回味上一次她幫他口交,畢竟交往那麼久以來,她一直不肯讓他如願全壘打,就連偶爾口交一下也是敷衍而已,上次更是唯一一次口擼他到射進她嘴裡。

不過他最想的,當然還是能進入她那未經開發過的甜美禁地。

他無奈道:「唉,好吧,妳累了,休息吧!我回去了!」

可嫥點點頭,陪著蘇齊下樓,送他到門口。

上車前蘇齊又突然轉身摟住她的腰,親了親她的臉頰,在她耳邊說了些看似親密的情話。

這一切都看在了尤禮軾的眼裡——他還在原地,車子根本沒有離去。

本來告訴自己,該走了,卻又矛盾掙扎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留在車上等待——等蘇齊踏出公寓的大門。

那傢伙會留在可嫥的屋內多久?該不會就在裡面過夜了?

自從與可嫥相遇後,他的許多行徑根本都不像自己了,原本理性、冷靜、從容自在的他,全然變了一個人,他過去也不知道自己竟是佔有慾那麼深重的人——以前他總會取笑自己一些男、女友人,佔有慾那麼重,會把伴侶嚇跑的!結果現在自己遇到了,對待一份從未有過、真心實意的感情,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可怕,因為他的佔有欲可比別人嚴重多了......這讓他不禁也擔憂起自己來。

照現在看來,那傢伙待的時間雖然沒有很久,但對等待蘇齊何時出來而焦慮不安的他而言,彷若已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他看了看錶,知道實際的時間還不到一個小時,蘇齊到底有沒有碰她?還是他速戰速決?......他希望一切都只是自己多想而已,畢竟那麼久以來,可嫥都沒被碰過,也算蘇齊厲害了,居然那麼會忍。

他完全不知道,真正厲害的人是可嫥,是她堅持抵禦了交往過的每個男人,怎麼親吻愛撫都好,就是不能破了她的第一次。

一雙平常似鷹般炯炯有神的雙眸,目光冰冷銳利的盯著他們倆之間的互動。

直到蘇齊離開後,可嫥並沒有轉身進公寓,而是步往另一個方向,不知去哪呢?

他想了一會兒,決定跟著她,從容敏捷的下了車,刻意保持一些距離。

一個高大、英氣煥發的男人,就這樣情願,一步一趨的跟著眼前專注的那個嬌小身影,默默守護著她。不能過近的距離,惟恐嚇到她。

不知多久,她走入了一座小公園,又直走到了兩個鞦韆前,抓住其中一個鞦韆的繩子,便坐了下來,接著雙手抓著兩邊的繩索,稍微使力的蹬了一下腿,讓自己開始輕悠悠的盪著。

尤禮軾看著她熟悉的步入公園、熟悉的盪鞦韆動作,一切的熟悉......彷彿她常常一個人來這兒坐著,他的心不由得揪了起來。他在公園外盯著她,邊走到一處可看見她正面的地方,她的表情看起來像滿懷著心事,時而幽幽的嘆息。

在她的小腦袋瓜裡,現在正在為什麼而煩惱呢?她的心事裡可有他?

可嫥的確想著心中深深思念著的那個人,她想著尤禮軾今天在車上對她說的那些真情告白,心裡仍是難忘的甜蜜,可是最後為什麼又好似一切都沒有發生的,把她推給了蘇齊?還有,蘇齊該怎麼辦?她又該怎麼辦.......?

一個母親帶著一個約2歲半的孩子在旁邊的沙坑玩著,她看著看著,因被此景感染幸福而笑了,卻不久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肚子裡會不會也已經有了尤禮軾的寶寶了呢?......因為他今天......射了好多好多,當時感覺體內好多熱液不停的灑著喔,又熱又舒服的......

思及此,她臉又熱了,才剛剛自淫到高潮並洗完了澡,這會兒小穴又不安的濕了起來,小穴口一下揪著一下,因騷動而又酥癢著,真是好令人羞恥的色小穴啊......

一陣清涼的微風吹來,吹拂著她輕柔的瀏海,她仰起了臉感受這心曠神怡,也盼這風能吹走她的胡思亂想。

尤禮軾看到可嫥對著那個孩子邊笑邊揮手著,心情也放鬆了,眼神與揚起了的嘴角滿是溫柔與愛憐。

她看起來很喜歡小孩呢......他今天有意卻又無意的,讓她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女人,他的雞巴在她體內快射的時候完全捨不得拔出,並且任憑自己猛烈的抽插、爽爆的盡情噴灑,以前這對他而言是不可能的,通常他是戴套上陣的,許多女人都撒嬌求過他別戴套,或套子拿掉射在裡面,可他從來沒有一次順著她們的願,而是在自己最後關卡時,一點都不留情、不眷戀、不猶豫的拔出,靠自己擼幾下再射出,沒有一次例外。

上回和雅棻在知安山上,則是自己當天身上沒有帶保險套,他知道雅棻找他上山是想被他幹,但是他偏不叫她停在哪讓他買保險套,搞得好像他也想上她似的。想到這裡,他又開始後悔和雅棻搞了一夜情......

其實他過去雖然男歡女愛不斷,但關於性愛的安全與自制力很強,內心也常自豪與佩服自己。但對可嫥,他完全不怕把自己的精液射飽她的小嫩穴......甚至覺得愛液射得越多越好,其實他不僅是為了自己能得到暢快的爽感,更多是刻意的——他就要可嫥接受他毫不保留的愛,要播灑愛的種子在她小小的體內。如果她懷了孕,那最好不過,他就能趕快把她捉回家,一輩子拴在自己身邊,好好永遠疼愛她。

他微笑的看著可嫥白淨秀氣的臉孔,幻想著他們倆人的孩子一定是非常可愛的,男孩女孩都好,希望會像可嫥一樣有一雙乖巧善良的眼睛吧,眼睛像他可不好,畢竟有點兇,但是像他也行,比較不容易被人欺負......他會當一個好丈夫,好父親的。

想到可嫥帶著牙牙學語的孩子,一起玩遊戲、一起散步,那個畫面一定好美、好療癒,他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了。

彼此身心都屬意對方的這倆人,一個坐在鞦韆上,一個站在公園外,就這樣不約而同的想著同一件事。

「別感到孤單,我陪著妳,知道嗎?」他深情的望著她,在心裡溫柔的向她訴說。

過了會兒,她終於起身,卻還是不往回公寓的方向,而是不知又前往哪去?

「真是愛亂跑,都不知道一個女孩家晚上這樣遊蕩很危險嗎?常常這樣嗎?沒有我跟著保護要怎麼辦呢?」他皺了皺眉,又操心起來。

最後她走進了一家超商,尤禮軾靈機一動,想著這真是個大好時機,他決定來個巧遇。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