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孽海癡魂》23.扯到屋裡的風水
終於進入了老舊小公寓,可嫥想到了蘇齊說過,尤禮軾家非常有錢,心想他一個富家公子來到這裡陪她吃泡麵,頓時感到很自卑,也對尤禮軾很抱歉。於是邊上樓邊回頭對他說:「不好意思,這邊環境沒有很好,因為租金便宜……」

尤禮軾非常直白的說:「環境的確不太好,這個等一下我再告訴妳!」

他邊看著年代久遠的斑駁牆壁、窄小難走的階梯,非常心疼她住在這樣的環境,她這麼的美好,應該被嬌養在尊貴的環境才對啊!一定要讓她趕快離開這兒…..

想著想著,突然注意到可嫥上階梯的背影,她那圓圓肉肉的屁股,因上樓動作而在他面前搖呀搖的,他又心猿意馬了起來……

他只是想知道她住在公寓裡的哪一間,如果這時雞巴又不聽話,被她發現褲頭突出一大包,她一定會誤會他是個不正常的大變態,滿腦色情思想。一想到有這個可能,他立刻視線避開了眼前可愛的美景。

「到了!」可嫥回眸一笑,直接開了門。

「等等,妳剛出來時沒鎖門嗎?」

「嗯,忘了……」她剛只是送蘇齊下門,蘇齊離開後,她臨時想去公園走走,也沒想那麼多。

「這怎麼行?妳不知道這世上變態很多嗎?萬一遇到壞人開門進去怎麼辦?」尤禮軾一邊唸著一邊跟她進了門。

可嫥又回頭,傻笑著:「我運氣沒那麼糟吧?」

尤禮軾一聽,突然肅起一張俊臉,彎腰靠近她耳邊,故意神秘兮兮的說:「可是妳今天在餐廳醉倒的時候,不是就剛好遇到壞人了嗎?」

他是如此靠近她的臉龐,強大、性感、迷人的氣息還微微噴拂著她,可嫥忍不住眨了眨眼,跟著微縮了一下脖子,接著一張小臉紅透到整個耳朵。

他好壞喔,故意逗著她……害她不知道要回他什麼,又瞬間想起今天在他車裡,兩人如此激情的春意盎然,整顆心更加迅速怦怦跳了。

尤禮軾靠近她時又嗅到了令他回味不已的甜甜香氣,加上看她這樣害羞到不知所措,真想直接把她緊緊抱在懷裡。

克制了這股衝動,他若無其實地把腰挺直,認真交代道:「所以,以後不管住哪裡都一定要記得鎖門,不要呆呆的,知道嗎?」其實他也是真的擔心。

「嗯。」她知道他是真的擔心她。

他接著看了一下她的小屋——唉,真的不行,一定要盡快讓她住在好的環境。

在沙發前的桌子上看到了一碗吃完的泡麵,心裡大概猜了幾分——肯定是蘇齊那傢伙。強迫自己忽視掉心中的醋意,只因不想破壞了與她在一起的珍貴時光。

可嫥倒沒想太多,把蘇齊剩下湯的紙碗與筷子收去廚房,回來時對他展開如孩童般純真的笑靨,坐在桌下壓著的一塊地毯上:「我們坐這邊吃!」她拍拍地毯,示意要他坐下。

尤禮軾也笑笑的坐了下來,但他人太大隻了,陪她坐在地毯上對著一張小桌,實在有點好笑。他一見她笑,心又融化了。

可嫥忙著開自己和他的泡麵盒、擠調味粉與料理包,心裡愉快的像唱著歌的小鳥兒,他凝視著她洋溢幸福的笑容,眼神充滿著對她無盡的憐惜與喜愛。

「要加蛋嗎?」她抬起臉興奮的說:「我冰箱裡還有雞蛋!」

尤禮軾深情的看著她,溫柔的說:「好啊!」

等她打好了蛋在彼此的泡麵裡,他笑笑的要她坐好:「我去沖熱水,我怕妳等一下燙到。」

「不會啊,我是泡麵王,我泡麵很厲害的,從來沒有燙到過自己欸!」可嫥只想服侍好他,讓他輕鬆吃泡麵,根本不想靜下來。

「請妳不要再當泡麵王了。」他寵溺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尖說:「不營養。當缺乏營養的泡麵王妳還敢得意。」執意拿起他們的泡麵:「熱水在哪裡呢?」

「在廚房,我跟你去。」她雀躍又快樂的跟著他,他好喜歡被她黏著的感覺。

她從來沒有那麼喜歡自己住的地方,他則從來沒有到過一個地方那麼開心。

等泡好後回客廳,兩人終於高高興興的開動,望著可嫥天真無邪的笑容,尤禮軾又忍不住一直盯著她吃麵,可嫥對到他這迷人的眼神,又想到了馬中原與袁小憐,可是袁小憐卻因馬中原而傷心不已......正當想到出神時,尤禮軾的筷子伸到她的紙碗裡,直接撈起一些麵到自己碗裡,調皮的說:「給我吃吃看妳的!」

其實他想吃的不是她的泡麵,而是……她。

可嫥被他活潑的舉動拉回了現實,可是臉卻藏不住一些淡淡的憂傷,她還是勉強擠出一些笑容。

他認識她的時間還不長,卻屢見多次她這樣憂傷的表情,每一次看到她這樣傷感的笑容,都令他的心緊緊揪著,甚至對她感到莫名的虧欠——她的不快樂,都是他害的……。可嫥生來應該就是要一直掛著無憂無慮的笑容的!又是莫名的,他知道自己有這個重責大任。

「妳怎麼了?」他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只是想起,最近老做的一些夢……」好想告訴他,她夢裏的一切秘密,可是他一定會覺得她很怪異。

「喔?是哪些夢?願意分享給我聽嗎?」突然想起一件事,他裝作沒事的問到:「對了,我想問妳…..誰是馬中原?」

她震驚的望著他,急急的問:「馬、馬中原…..你怎麼知道馬中原?」莫非他自己也浮現過前世的夢境?

他一見她這麼著急,更覺得這個馬中原不單純了:「今天在妳昏睡在車上時,我聽見妳唸著他的名字……而且……而且……」他欲言又止。

「而且什麼?」可嫥睜著大眼,緊張了起來。

「而且……妳還唸著,什麼……好粗、好大!」一想到就有氣,眼神沉了下來問她:「什麼東西好粗、好大?到底誰是馬中原?」

可嫥瞬間臉燙到都快冒煙了,禁不住他略帶寒意的眼神,她結結巴巴的說:「馬、馬中原就是,一隻,一隻叫中原的馬……」

一眼就看穿她在瞎掰,臉還那麼紅!他邊點頭邊瞇眼的看她:「嗯哼,原來如此,那什麼東西好粗好大?」

吼……為什麼要一直問啦?

可嫥看著碗裡的泡麵,心虛的亂攪著麵條,突然靈機一動:「腿……就是那匹馬,牠的腿很粗,屁股很大!」

尤禮軾當然不信,但也知道,不管怎麼逼供,她是不可能實話實說的。

他裝作恍然大悟的點點頭,繼續吃著泡麵,可嫥看了看他的反應,也就放下心繼續吃泡麵了。

氣氛突然變安靜了,她只好努力想話題。

「那妳有夢到我嗎?」冷不防,他又提出一個令她的心更小鹿亂撞的問題,並很快下達了命令:「欸,不能說謊!」

他一臉認真的等著她的答案,成熟迷人的男人眼神裡竟流露著孩童般的純真光采,彷彿期待著她的答案。心想:「傻瓜,馬中原就是你啊……」

她心裡甜蜜蜜的,羞赧的笑了,終於點了點頭。

尤禮軾內心一陣快樂與騷動,故意盯著她笑道:「喔,妳那麼喜歡我啊?」

可嫥覺得他壞透了,他怎那麼喜歡逗她?每次都讓她招架不住,前世時馬中原對袁小憐也是這樣,哼,她就偏不告訴他,不可以像袁小憐一樣讓馬中原太過得意了……

她想著想著,害羞的表情裡多了些調皮的玩興。尤禮軾非常享受她這可愛的笑容,雖然他腹下的兄弟,時不時會被她的害羞可愛,或被忍不住看個一下的胸部,刺激得又癢又硬的,真的好想直接撲倒她,讓她好好領教一下這被她激出來的強大慾望……

今天在車上與她的一場激愛,真是令他終身難忘,他跟那麼多女人做過,在車上也不是沒有,但可嫥真是天生來「吸」他的吧,他深愛著她,她又剛好有著白嫩的皮膚、豐彈誘人的大奶、還有愛出水、愛吸絞的好色小穴…..還有她嬌吟、高潮時哭喊的聲音……可惡,又硬了……而且好硬!他不安的又挪了挪身體,怕被她發現,進屋坐下來後都不知道挪了幾次了!

吃過泡麵後,他幫她收拾了碗筷,邊說道:「謝謝妳的招待。」

可嫥急急的要接過來收拾,心裡開始失望:「他是不是要離開了?……也對,他一定很忙,而且他玩在一起的朋友一定很多,在我這裡只是無聊而已…..」

尤禮軾不讓她把碗筷接過去,沒留意到她漸漸失落的表情,步向廚房邊溫柔的說:「我幫妳把這些垃圾處理好,筷子也洗好,回客廳我們再聊一聊吧!」

聽到他還要多留一會兒跟她聊天,她總算又開心了些。站在他身後看著他認真的清理,她好想從背後抱住他,緊緊的抱著,跟他好好撒嬌一下,可是她又……不敢。

尤禮軾知道她就在背後等著他,嘴角揚起一抹微笑,如鷹般的眼眸盛滿了柔和的笑意,一邊洗著筷子,一邊感受著甜蜜:她這麼黏他要怎麼辦喔?

回到客廳後,他們一起坐在沙發上,喝著剛剛買的飲料,尤禮軾看了看小屋環境,突然問道:「可嫥,妳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可嫥看他打量環境後,提出了這個問題,心裡有一股不安的恐懼,小臉上盡是擔憂,小心翼翼的問:「相信啊!怎麼了嗎……?」拜託!不要告訴我,我這裡有鬼!

這個宇宙裡都被證明有外星人了,還有更玄妙的前世今生了,怎麼可能沒有鬼?

「喔,也沒什麼。」尤禮軾一副博學又好心的說:「我呢,會看一點點風水,我剛一進門就覺得這邊的磁場不太好,是風水的問題,這裡偏陰,住久了容易生病,運勢也會不好喔!妳有沒有考慮換個地方住呢?」

「那鬼呢?」她神色非常不安,只在意這裡有沒有鬼:「那個,你不是問我相不相信有鬼?這裡……」她緊張兮兮,怕有風吹草動的悄悄靠近他,又左右張望,吞了口口水,小聲的問:「你有看到嗎?」

再次聞到了她清甜的香氣,尤禮軾太滿足她的反應了,他看了她一眼,也靠近她的臉龐,故作神秘的嘆了口氣說:「這個,現在我是沒看到啦,但這裡終究是偏陰之地,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後沒有……說不定,明天或後天就有了,隨時都有可能唷!」

「真的嗎?」可嫥已陷入了恐慌。她住這裡快一年了,雖然一直都沒事,可是現在聽尤禮軾一這麼說,開始也疑心了起來。

尤禮軾心裡太佩服自己了,看來是見縫穿針的時機了:「我跟妳說,我有一間空了很久的房間,是風水寶地,很乾淨,剛想說要租人,妳如果不介意,可以搬到那裡去。」

可嫥單純的眨了眨眼,隨即自卑又無望的低下頭說:「哦……可是我沒什麼錢,我可能租不起……你還是租給負擔得起的人。」

「我還沒問妳,妳是做什麼工作的呢?」尤禮軾根本沒想要收取她什麼租金,只心疼她對生活的擔憂,他一定要照顧她。

「我……我在一間畫室裡當助教,就是協助美術老師一起教各年齡層的學生創作……我還有打工,時薪那種......幫補習班發傳單。但……我薪水跟酬勞都不太高。」

「嗯嗯......」尤禮軾聽到她這麼辛苦,心裡另有計劃,他反應淡定自然地說:「我不缺那租金的錢啊!妳知道嗎?那塊風水寶地要趕快租人出去,才會有人氣,不然一直沒人住、沒人氣的,再好的風水久了也是不好啊!妳搬去住,我才要謝謝妳呢!妳把它住好住滿,讓它吸飽人氣,我以後要賣掉也好賣啊,是不是?所以我不收妳一塊錢,朋友嘛!整個圈子裡誰不知我尤禮軾最有義氣?」

「雖然我愛上了好友蘇齊的女人,但沒辦法……我控制不住。」他心裡低低的對自己補充說道。

可嫥喜出望外,感動的說:「那真的太謝謝你了……很不好意思。」她心裡覺得很溫暖,尤禮軾人真的太好了,居然不收她租金。

「妳請我吃泡麵跟可樂啊,還請我進來這裡吃,我也是很不好意思,要謝謝妳啊!」尤禮軾輕鬆又自然的回道,可他的心裡真的太高興了,他讓她願意搬離這裡了,那他就可以好好照顧她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