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末世大佬一手抓枪一手抓奶(末世1V1高H)》平行时空番外 — 校园篇(5)
   说完这话,萧燃毫无疑问地又迎来大小姐的一记白眼,宋渃婳面色微缓,颇有些气定神闲的意思。这一周下来他几乎每天都会说类似这样语言挑逗与暗示的话,有时候甚至还会上手,但始终都没有再进一步,她亦从一开始的茫然无措变成现在的淡然,似是认为萧燃不过就是嘴上说说,并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

  宋渃婳甚至已然能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说。“本小姐很贵,你连碰都碰不起。”

  她伸出手掌抵在萧燃胸膛处用力将他往上推,可男人却纹丝不动,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萧燃轻呵,也来了兴致,身躯压得更低,压迫感十足。“那大小姐的意思是,只要钱给够,就能碰了么?”他恣意的眼眸微眯,隐隐露出丝丝危险的意味,他直勾勾地望着她,目光逐渐灼热,宋渃婳瞧见了那缕稍纵即逝的暗色。

  她微微一怔,察觉到了一丝从萧燃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

  宋渃婳慌乱躲开了他炽热的视线,手掌撑着沙发坐垫便要借力起来。可瞄准了猎物的狼又怎会将到嘴边的小白兔给飞了,萧燃眼疾手快地一把攥着她的手腕,宋渃婳本就用着力气站起身,被他这么一抓,她受惯性影响一时重心不稳往前倾去,萧燃却豁然转身坐在了原本她的位置上,而宋渃婳因被他给拽住手腕,自然地径直摔倒了他怀中,还不慎坐到他的腿上。

  萧燃眸中溢出点点笑意,“我还没给钱,大小姐就这么主动啊?”

  “松手!”宋渃婳狠狠瞪了他一眼,使力想将手给抽出来,可男人的力气却大得她无法撼动半分。“你让我起来!”

  宋渃婳不断坐在他腿上胡乱蹭着,喉结不自觉轻滑了滑,眸色渐沉,脑海中不禁又想起那抹宛若陶瓷的白皙,下腹瞬紧。纤细修长的指尖微微张开搭在宋渃婳的腰侧,将她桎梏在自己身上。“如果,我说不呢。”

  饶是骄纵的大小姐再怎么迟钝,此刻也察觉到萧燃是认真的,他墨色的眸中微眯,深邃的眼中是丝毫不加掩饰的炙热欲念。她彻底慌了,挣扎得愈发激烈,嘴上虽努力不把心中的怯意给暴露出来,可她嗓音中微微的颤音仍旧出卖了她。“我让你放手,萧燃!”

  他依旧不为所动,“还记得我留在你那的条件么?”抵在她腰侧的手掌蓦然收紧,骨节分明的手背上隐隐露出点青筋,“宋渃婳,我要的条件是你,也只能是你。”

  “做梦!”宋渃婳却怎么也推搡不开,她整个人似死死地被焊在他身上般。“你凭什么要我!又怎么要得起我!”

  “那怎么办呢,我就是要你。”

  “那就中断交易!我要什么老师没有,不是非要你!”她似误入了狼窝的小白兔,此刻更是求救无门。这儿是萧燃带她来的,他比她更熟悉地形,只要萧燃不乐意,走出这扇门还不知有什么蛰伏的危险。

  看着她着急的模样,萧燃反而神情更加慵懒,仿佛一切都被他掌控在手中。“考虑清楚了?”不等她回答,他便如那上位者在阐述事实般的姿态继续道:“距离下次考试还有三个星期,以你现在的进步程度别说摆脱最后一名,到班上前二十名也不难,现在中途放弃就等于一切都将打回原形,而你也会被你爸送出国。”

  “确实,大小姐要什么老师没有?可他们教得了你么。”他自信斐然,眉眼间皆是自傲。

  打蛇打七寸,萧燃这番话无疑是往她的软肋上狠狠捅了一刀。宋渃婳成绩差也不是这一天两天的事了,她自小便不爱念书,宋鸿宇也不是没有尝试过给她找名校毕业的老师来给她补习,可结果不是老师放弃她,就是她放弃老师,无一例外。

  宋鸿宇也是被她逼得没有办法,才铁了心地要送她出国。

  出国这件事一直都是宋渃婳心中的致命弱点。她犹记得,小时候老爸宋鸿宇经常不在家,隔三差五地便要到M国视察那边的校舍。夫妻俩聚少离多便容易生出疑心来,妈妈耐不住性子,便带着尚小的她飞到M国找老爸。

  而也就是那一天,一场车祸,一双手将她推开,妈妈死在了国外的那场雨夜中,再没有回来。

  老爸非常愧疚,觉得责任在他,更愧对宋渃婳,所以便申请了调令常驻在此,陪着她长大,对她更是溺爱无度,希望可以填补她内心的那道伤痕。

  可宋鸿宇不知道的是,伤痕只是被时间所掩埋起来,那血淋淋的伤疤并没有消失不见。她没有责怪任何人,只是自此便对雨夜,国外产生了应激反应。

  宋渃婳沉吟半晌,红唇微微张合又闭上,欲言又止,她根本无法在这两件事上做出选择。

  “大小姐要赌一把么?”萧燃凑近她耳畔,轻语:“用你出国作为代价。”

  大掌缓缓蜿蜒向下,指尖摩挲着一直占据着他大脑的大腿。顺着雪白的肌肤往下抚摸,动作却刻意放缓,时而轻抚,时而揉捏。

  宋渃婳猛颤,心中顿然警铃大作,再想推开萧燃,已然为时已晚。摸过顶级润玉的手又还怎么会轻易离开,只是摸了摸她的大腿,萧燃便感觉气血上涌,那股强烈至极的欲念再也抑制不住,尽数喷涌占据了他所有的理智。

  此刻,他不管她愿不愿意,他就是想肏她!

  “放开,给我放开!”宋渃婳挣扎一番,双腿胡乱踢着,可萧燃好似不知道疼痛般,竟是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反将她胡乱动着的双腿给抵开。

  她羞耻至极,想将双腿并拢,阻止他的恶行,他的脚却早已横在她双腿之间,连一点退路都不曾留给她。

  大掌抵在宋渃婳的后脑勺上,猛然将她压了下来,“我还是喜欢大小姐用这张嘴浪叫。”滚烫的唇与她的唇几乎没有距离,暧昧的氛围瞬间在他的鼻息指尖萦绕开来。鼻息间全是萧燃冷冽的烟草味,相互的呼吸缠绵在一块,似有一股热浪在他们之间游荡开来。

  萧燃的嘴唇先是擦过她的脸颊,似冰冷的蛇信子扫过,又似星火燎原,欲将她给燃烧殆尽。

  宋渃婳不甘被他压制,双手死死地抵在他胸前,想要与他退开距离,可却都是徒然“你、你放开我!”她羞愤不已,只得威胁他,“你再不放开,我就告诉我爸!”

  原以为这样就能震慑到他,可萧燃却依旧丝毫不惧,弯了弯唇,可那双眼中却没有半分笑意。“大小姐是还没断奶么?这么爱找你爸。”他修长的指尖钻入因挣扎而凌乱的裙摆,肆意往上爬动着,他轻嗤,“等我肏完你,记得去找你爸告状。”

  萧燃话音刚落下,宋渃婳便瞬间感觉胸前一凉,慌乱中垂眸一看,竟是萧燃那个混蛋用力扯开了她的校服,里面的风景一览无余尽数被他看在眼里。

  他喉头干哑,那团白软的雪肉被纯白色的内衣罩住,萧燃鬼使神差地将那胸罩往上一推,两团细腻白皙的乳肉瞬间弹了出来,那两点微翘的乳尖,像极了等人采撷的樱桃,似在无声诱人品尝。

  萧燃只觉一阵口干舌燥,舔舔唇畔,又觉不满。他上手在她白嫩的乳肉上狠狠一捏,宋渃婳便瞬间如遭雷击,浑身一颤。

  “停、不、不行.....不许乱摸!”力气悬殊,宋渃婳只能眼睁睁看着,硬生生受着,他的手又热又烫,那从未被别人碰过的地方被如此粗暴对待,竟颤颤巍巍地带起点点电流,被他触过的地方竟诡异地泛起阵阵酥麻。

  萧燃喘息更沉,双目炽烈,胸膛处躁动难安,似有一股无形的火燃烧着他的理智。

  不够,还不够......

  他想要的更多。

  指腹微微拨弄着那挺立的樱桃,好软。他似被蛊惑般,伸出红润湿滑的舌舔舐、吸吮,尽情品尝,恨不得将之拆之入腹。

  若说,一开始萧燃只是存了想逗弄她的心思,但这一刻,他脑中的理智尽数崩断,只想占有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