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我成了人人趨之如鶩的寶物[快穿]》我成了人人趨之如鶩的寶物[快穿]_分節閱讀_252
——誰叫程榭之雖然沒有任職,卻輕易撥動當局風雲,皇帝還是議長都是他掌心隨意擺弄的傀儡。

單手撐著額頭,程榭之覺得有些倦怠,思緒刹那飄回很多年之前。

那時候,仙門那些人看待沈寒琅,也和今日這些人敬畏他懼怕他又深深地在心底怨恨著他一樣嗎?

他覺得這些人虛偽的把戲無聊極了。

與旁人萬分揣測千般琢磨所想不同,程榭之對這些曾監控他,逼迫他,把他當作實驗體的人遠談不上怨恨,隻覺得索然無味,他甚至記不清這些人的名字和面容。他天性感情淡薄,少年時難得的激烈愛恨早被消磨,這個世界也再沒什麽值得他眷戀的。

猶如水上漂泊的無根浮萍,身處何處對程榭之沒有區別。

……還不如終年桃花盛開的棲碧山。

外面下著傾盆大雨,視野中遠處的高樓被氤氳成模糊的一片,程榭之撐傘轉身踏入深沉雨幕中,腳步未停。

系統在他腦海中一直保持著沉默,直到被程榭之的聲音驚醒回魂。

“他沒有理由在做了那麽多之後輕易放過我,‘時空跳躍’的關鍵因他而起,那麽他也一定早早給我準備了回到他身邊去的路。”

甚至程榭之覺得,沈寒琅還會把這條路變成他唯一的選擇。

他一定會回到他的身邊去。

無論主動或被動。

系統小心翼翼覦他臉色:“……在宿主您拿回記憶的時候,我的程序裡確實多了一點東西。只是我無法確定啟動這段程序會發生什麽。”

程榭之極快地笑了。應該說沈寒琅這一次好歹給他了一個明面上的選擇權嗎?

與自己妥協之後,其實他已經不再痛恨當年的“囚禁”生涯,甚至若是將他和沈寒琅易地而處,他恐怕會對沈寒琅做出比那更過分的事情。

他們本來就是一類人。

愛與掌控、獨佔的欲望交錯,流淌在滾燙的血管中,在殊死對峙中逼迫對方後退一步。

那時候,沈寒琅更愛他一分,而程榭之尚且懵懂,無知而無畏,所以他贏了。而如今程榭之想,一切有來有往,這一次他也願意主動認輸。

……

桃花風沿著舊日的長河溯流而上,將程榭之帶回故人身邊。

棲碧山風光依舊,桃花灼灼,鳳凰在雲層中纏繞盤旋,鳴聲清亮,察覺到程榭之氣息的那一刻,兩隻鳳凰從高空俯衝而下,乖巧依偎在程榭之的身側,揚起猶如火燒雲般燦爛的尾羽。

程榭之不由得莞爾,正要伸手去摸一摸蹭過來的鳳凰腦袋,下一刻風帶起枝頭桃花,他穩穩落入一個氣息溫暖的熟悉懷抱。

他伸手勾住沈寒琅的脖頸。

“你回來了。”沈寒琅嗓音微啞,低頭觸上程榭之的額頭。

“嗯。”程榭之輕聲回應他,耳側傳來沈寒琅劇烈的心跳聲,仰著頭讓對方的面容完整落入自己眼底,揚起促狹的笑容。

“你把選擇權交給我,如果我恢復記憶後不願意回到棲碧山,你會怎麽樣?”

兩人的呼吸親密糾纏在一起,沈寒琅斬釘截鐵地說:“那我去找你。”

——無論以何種方式,你終究會回到我身邊。

剩下半句話未出口,程榭之卻已經讀懂,他仰頭吻上沈寒琅的唇角。

那就這樣吧。

他們共享一個囚籠,彼此禁錮,永遠糾纏。

遠處的風吹散山間桃花,飄落水面,隨柔軟旖旎的春水窅然去。

又是一年春光。

【正文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