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飛升前師尊他懷了龍種》飛升前師尊他懷了龍種_分節閱讀_22
楚蔚:……?

楚蔚人傻了,俊美的面容又紅了。

他這幾天臉紅的次數太多,已經能讓澹台無離視而不見了。

澹台無離也再懶得多加解釋,伸手就慢慢按在了楚蔚捂在衣領的手上,捏著他的手,低聲道:“修,還是不修?”

微涼細膩的指尖輕輕摩挲著楚蔚的手,楚蔚渾身酥麻,卻臉紅得快要哭出來了:“我我我……”

澹台無離很淡很淡地歎了口氣,手下卻忽然用力——

劈裡啪啦幾聲清亮的脆響,楚蔚領口的扣子都被扯爛了,反彈在了山洞的石壁上,還咕嚕嚕在地上打轉個不止。

楚蔚驟然慌亂起來,他頂著一張通紅的俊臉,撐著身子想要後退,柔軟微涼的觸感卻就這麽撲了上來……

澹台無離袍袖撒開,柔軟的輕紗當頭罩下,他就這麽摟住了楚蔚,低頭,慢慢親了上去。

清冷甜美的香氣在唇齒間緩緩蔓延開來……

楚蔚掙扎了不過半盞茶的時間,徹底繳械投降。

·

兩個時辰之後

螢石的光愈發柔和溫軟,山洞內的空氣中也彌漫著一股清冷幽淡的甜香。澹台無離隻著一襲素色裡衣,靜靜倚在火晶石陣法前。

此時他側著頭,雪白的面容上隻余一點淺淺的紅暈,眸色早已恢復了平時的清冷澄澈,正不緊不慢地用他纖長的手指將衣袍的系帶一點點系上。

而‘受害者’楚蔚卻用披風把自己縮在山洞的一角,臉憋得通紅,似乎在賭氣,又似乎在思索一件令他特別苦惱的事情。

澹台無離系好衣帶,又攏了肩上流瀉而下的長發,正欲休息,楚蔚終於憋不住,開口了。

可一開口就是:“你你你……”

澹台無離:“嗯?”

“下次不許這樣……”楚蔚像個鵪鶉,把腦袋一大半埋在了披風裡,只露出一雙眼睛,悄悄咪咪盯著澹台無離這邊。

澹台無離看都懶得看他:“雙修而已,各取所需,你不必擔心我會愛上你。我這人,很有自知之明。”

話外之意,是讓楚蔚也不要多想。

但澹台無離知道楚蔚有顆玻璃心,倒也沒有直接戳他。

聽到這話的楚蔚:………………

隨即楚蔚就有點氣惱地從披風裡鑽了出來,大聲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麽意思?”澹台無離眼睛也沒有睜,語氣平靜地淡淡道。

對面的楚蔚又怔住了。

是啊……他到底是什麽意思?

靜靜看了一眼對面微微仰起頭,雙手環袖,靜靜靠在了山壁上,眼睫垂下,似乎隨時都要睡去的澹台無離,楚蔚心裡有點著急,可又結結巴巴也說不出來個所以然。

但他想了很久,還是硬邦邦擠出一句道:“這樣不好……”

沉默。

楚蔚想了想,又認真小聲補充道:“對你不好……你……你以後找道侶……怎、怎麽辦?”

過了許久,就在楚蔚都以為澹台無離是睡著了的時候,澹台無離終於回答了。

“我這輩子都不會有道侶。”澹台無離溫潤的嗓音從洞穴一角有些模糊地飄來,但那語氣卻清冷平靜得讓人心頭一沉。

氣氛也驟然沉寂了下去。

楚蔚也確實心頭一沉,感覺胸口處仿佛被什麽東西拉扯著慢慢墜下去了一般。

他本來隻以為澹台無離是走投無路,破罐子破摔了。

可聽著澹台無離方才那平靜到近乎一潭死水的清冷話語,楚蔚又感覺到,事情應該不是他猜的那個樣子……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