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飛升前師尊他懷了龍種》飛升前師尊他懷了龍種_分節閱讀_82
他一直都把澹台無離的話當真了——你父皇疼你,師尊也疼你,師兄弟還姑姑都對你好。即便傻,又怎麽樣呢?

可現在事實已經撕下了一個角,再聯想到他自己這些日子查出來的那些亂臣朋黨,許多也都是曾經對他笑眯眯的叔叔伯伯,包括昌平長公主的死……

楚蔚原本滾燙的一顆心漸漸冷沉了下來。

可當楚蔚再看向靜靜倚靠在門框上,雙頰酡紅,有些昏昏欲睡的澹台無離的時候,眸中神情卻愈發複雜難言,更多了一份炙熱。

這麽多年,他一直活在一種虛假的太平之中,師尊在他身邊,到底是一個人咽了多少苦,才能讓他一直產生這樣的錯覺。

從前楚蔚還總怪師尊對他太嚴厲,即便登基前一日也滿腦子想的是情情愛愛。

可這一刻他終於意識到,若是沒有師尊苦心孤詣為他謀劃這麽多年,他此刻恐怕早就是一捧黃土了。

而他方才……還為了一己私欲,偷偷在酒中放了真言散。

為的就是想聽到自己想知道的那個答案。

他這麽做,跟逼師尊又有什麽區別?

閉了閉眼,楚蔚深吸一口氣,慢慢俯身,將已經陷入昏睡的澹台無離輕輕抱在了懷中。

雪白輕薄的衣衫下,那身子很輕,腰肢很細,就如同剛從雪地裡捧出來的一捧新雪一般,呵一口氣,便化了……

所以楚蔚的動作分外小心翼翼。

“師尊。”楚蔚抱起澹台無離後,輕輕便將自己的額頭抵在澹台無離的額頭上。

“以後,蔚兒會保護你,就像你以前保護蔚兒一樣。”

“你不想做的事,蔚兒再不會逼你了。”

鴉羽一般烏黑的睫毛輕輕顫動,下面似有水光浮現。

但那水光很快便隱沒在了那深邃沉潤的眸子中,消失不見。

最終,化為一片深不見底的黑。

糯米糕沒吃成,人便離開了。

頭頂一輪潔白皓月,靜靜照在那兩個錯落在一處的影子上,清寒的微風拂過,玄色和素色的衣袂翩飛交織在一處,莫名多了幾分纏綿……

回到永華宮,楚蔚先是召人取來了熱水,用潔白的毛巾浸過,便細細給澹台無離擦了那暈紅的面頰和素白纖細的手指。

濕潤溫熱的雪白毛巾落在澹台無離那微微泛著粉色的玲瓏鎖骨上時,楚蔚喉頭靜靜蠕動了一下,有些尷尬地別開了眼。

最終,楚蔚還是什麽都沒做。

一切收拾好之後,楚蔚又出了一頭細汗,只是看著被窩中安靜躺著的澹台無離他一點都不覺得累,反而內心深處有一種細微而隱蔽的喜悅。

放下帳幔,給澹台無離寬了外裳,楚蔚便從後面一點點擁住了澹台無離清瘦的腰肢,緩慢釋放出了身上的龍氣……

乾燥醇厚的香氣在帳中緩緩蔓延,澹台無離臉上那因為酒力引起的不正常的燥紅慢慢褪去,他帶著一絲絲依賴,自然地靠在楚蔚懷中,再次睡了個好覺。

·

次日清晨,窗外的一縷曦光靜靜透過帳幔灑進來,如同一條金線,恰好落在澹台無離霜白的長睫上,光暈生輝。

澹台無離眼睫緩緩顫了顫,掙扎了好一會才慢慢抬起沉重的眼皮,支撐著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此刻太陽穴還隱約有些脹痛,這會他皺眉想了想,便想起昨夜他同楚蔚一起喝酒的事。

只是奇怪……

他的酒力難道真的這麽差麽?

然而仔細一想,澹台無離又覺得思緒仿佛被什麽東西黏滯住了一般,膠在那,動彈不得。

最終,澹台無離緩緩搖了搖頭,不再去想。

橫豎不過是喝了幾杯酒,能出什麽大事?

多不過在楚蔚面前出點醜罷了。

再一看身側,澹台無離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楚蔚不知道何時已經不在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