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飛升前師尊他懷了龍種》飛升前師尊他懷了龍種_分節閱讀_119
澹台無離此刻心中還有個疑問,可他看著楚蔚蒼白的臉色,終究還是沒有把那個疑問說出來——因為那個疑問,楚蔚也未必能解答。

那就是……楚蔚方才用的龍氣,究竟是源自哪裡?

澹台無離這些日子莫名感覺到身體衰弱,一直以為是自己體魄下降,可今日看到慕始青的模樣,他便意識到那是慕始青的修為下降,連帶著他身上殘存的一絲龍氣也失去了力量的緣故。

可楚蔚身上的龍氣也是源自於慕始青,為何他竟然能打傷慕始青?

澹台無離微有出神,一旁的百裡風簷卻終於忍不住沉聲道:“師尊為何要事事瞞著風簷?”

澹台無離:……

微微歎了口氣,澹台無離閉了閉眼,再睜開眼的時候卻並未避諱,隻道:“說來話長,進去說吧。”

百裡風簷咬了咬唇,一言不發地轉身走進了廳堂。

這次,他沒有扶楚蔚。

楚蔚目光動了動,看著百裡風簷的背影,忽然微微噙了一絲笑,蒼白著臉湊過來低聲道:“師尊,師兄生氣了。”

澹台無離冷淡道:“你閉嘴。”

楚蔚:……………………

半柱香之後,澹台無離給百裡風簷和楚蔚一人倒了一杯安神茶,抬頭看向百裡風簷道:“風簷,先前我剛回宮的時候,你是否同裴斂還有來往?”

百裡風簷本來還有點憋悶,但澹台無離這麽一問,他頓時露出幾分慚愧之色,低聲道:“是。”

澹台無離閉了閉眼:“看來昌平長公主的死也是他做的。”

百裡風簷汗顏道:“是風簷沒看出裴斂的狼子野心,讓他鑽了空子。”

澹台無離搖搖頭:“不怪你,我也沒看出來。”

一旁的楚蔚聽著兩人對話,就這麽托著腮,一雙狹長漆黑的眸子靜靜看著他們,也不發話。

澹台無離同百裡風簷又詢問了幾句,忽然想起一件事,便問楚蔚:“鎖靈鏈的冶煉師究竟什麽時候回來?”

楚蔚怔了一下,還沒發話,一旁的百裡風簷卻瞬間就驚詫道:“鎖靈鏈是真的?”

澹台無離:……

澹台無離霜白的面容微微紅了一點,接著他便斂了眸,冷淡道:“說來話長。”

楚蔚這會眸光動了動,忽然帶著一點點迷離的笑,啞聲道:“師尊我困了。”

澹台無離:?

等澹台無離皺眉看向楚蔚的時候,卻已經看到有鮮血從他唇角滲出。

澹台無離心頭一震,立刻傾身上前抓住了楚蔚的手。

這麽一把脈,澹台無離才發覺雖然楚蔚看上去只是面色蒼白了些,但五髒六腑和筋脈都隱約被震得錯亂了,這血便是方才被震出來的淤血……

難怪楚蔚回來的一路上神情和語調都有點恍惚。

澹台無離心口發苦,抬頭便向百裡風簷求助。

百裡風簷見到澹台無離這個眼神,心中十分不是滋味,但楚蔚的情況危急,他也顧不得那麽多,按住楚蔚的背心便將靈氣推了進去。

大約一盞茶的時間,楚蔚吐出了一灘淤血,整個人又昏睡了過去。

按照百裡風簷的說法,重創這麽多次,還能活著,也是個奇跡了。

澹台無離聽著百裡風簷的話,心頭隻覺得一陣發澀,他這時才發覺,當初他做的一切,時機都不對。

只能靜靜抓著楚蔚的手,勉力調動自己的內息輸送過去。

只不過鎖靈鏈困著他,一縷靈氣輸送過去便讓他十分難受,可澹台無離仍是強忍著,一聲不吭。

百裡風簷在一旁看著澹台無離神情,幾次欲言又止,但他最終還是什麽都沒說。

從澹台無離看楚蔚的眼神,他便意識到——師尊對楚蔚就是不一樣的。

微微吸了一口氣,百裡風簷留下了一瓶溫養經脈的丹藥,便不動聲色地從房間內退了出去,並且輕輕關上了門。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