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飛升前師尊他懷了龍種》飛升前師尊他懷了龍種_分節閱讀_29
天陰之體,太容易受到天陽之體的牽引了……

別問,問就是後悔……

這一次,也真是把澹台無離折騰壞了。

他第一次感受到什麽叫做身不由己。

潮濕的眼睫宛如纖薄的蝶翼,顫抖不已,狹長的眼尾帶了一抹誘人的潮紅,原本霜雪一般的肌膚此刻透出一股芙蓉玉一般的粉潤來……

令人愛不釋手……

先前楚蔚隻覺得若卿像玉一般,雖然潤澤柔軟,卻仍是帶了幾分冷硬,可現在他才發現原來那冰涼的青玉中浸潤了一汪清甜溫熱的水液,回味無窮……

而這一次,楚蔚也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氣又瘋狂充盈起來,隱隱約約像是要突破一個屏障。

澹台無離也是如此。

但他到後來已經是累得不行,完全沒有力氣去運轉靈氣控制為己用,只能靠在楚蔚懷中,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昏睡過去之前,澹台無離腦子裡只剩下一個念頭——等他能重新恢復易容了,一定要好好教訓楚蔚這個小混帳!

第8章

翌日醒來,充沛的靈氣翻湧在澹台無離的筋脈裡,他的境界又悄然躍了一級,頓時讓澹台無離忘記了昨夜楚蔚對他的冒犯。

只要修為能盡快恢復,一切都好說。

可令澹台無離心中奇異的是——楚蔚此刻體內的靈氣十分充裕綿長,早已不是金丹境界的水平,至少也元嬰中期了。可為什麽楚蔚卻遲遲沒有突破的跡象?

思索片刻,澹台無離覺得楚蔚體質特殊,或許不能用常人的修煉進度去揣測,便沒有多想。

而接下去幾日,楚蔚修為突飛猛進,嘗到了甜頭,漸漸就開始學會纏著澹台無離雙修了。

總還理直氣壯得很,又有無數個借口。

“若卿,今夜雙修嗎?”

“若卿,你要是懶得動,我就抱著你好不好?”

“若卿,今天我又厲害了一點點,那個封印我應該很快就能解開了。”

澹台無離:……

澹台無離本不是心軟的人,可偏生楚蔚每一個借口他都無法拒絕。

而且他自己也希望早日恢復修為,離開這鬼地方。

想想反正事後總要抹去楚蔚的記憶,於是,就懶得推拒地任由楚蔚這麽胡來下去了。

這日,雪好不容易停了,天色晴好,楚蔚跟澹台無離日漸熟悉,這會便嚷著要同澹台無離一起出去到附近他喜歡的一個霧凇林中散步。

澹台無離在洞穴中困了幾日,雖然他向來無欲無求,但也拗不過楚蔚一直央求他,便懶懶地擁著銀狐大氅,跟楚蔚一起出了門。

那片霧凇林位於寒潭的另外一側,浩浩茫茫一片,冰雕雪琢的冰柱長長從那樹上垂落下來,在日光的映照下,閃爍著晶瑩剔透的光澤。

被風一吹,冰棱相互撞擊,還能發出輕盈空靈的響聲,宛如來自天上的仙樂。

澹台無離自從坐上了大楚國師的位置,便沒有一日不是殫精竭慮維護大楚,他已經很多年,沒有認真欣賞過這般鬼斧神工的天賜美景了。

披著雪白的大氅,澹台無離靜靜站在一棵霧凇樹下,有些出神的凝視了片刻那反射著日光,呈現出七彩玲瓏色澤的長長冰柱,忍不住便探出手,輕輕撫上了那冰涼的樹枝。

楚蔚就立在他身後,靜靜看他。

霜白色的手指覆蓋在那晶瑩剔透的樹枝上,澹台無離一頭烏黑陳沉潤的長發靜靜被風吹起,頸畔雪白的絨毛也細細舞動著,一雙寒星一般的烏眸明亮清潤,長睫顫動,襯著他冰清雪冷的絕美容顏……

此情此景,美得仿佛不在人間……

有不知名的溫柔情緒在楚蔚心中緩緩流淌,滋長蔓延。

他忽然覺得,自己想永遠守護著眼前這一幕。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