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飛升前師尊他懷了龍種》飛升前師尊他懷了龍種_分節閱讀_65
不光如此,澹台無離再往後看,又發現那些宮女他也一個都不認識。

澹台無離:……

那太監上前來,恭敬地對澹台無離行了禮,便微笑道:“帝後請用早膳。”

說著,他也沒等澹台無離回答,便對身後招了招手,那些宮女立刻動作利落地從那精致的雕漆食盒中取出了一盤盤清淡鮮美的菜肴,放在了澹台無離面前的琉璃長幾上。

澹台無離一眼便看出那些菜肴中靈氣充裕,皆是色香味俱全的佳品,饒是澹台無離這個從不貪圖口腹之欲的人,嗅著那清淡的鮮香和濃鬱的靈氣,也不由得覺得腹中有些饑餓。

可此時此刻,那菜肴越是精致,澹台無離的心情卻愈發複雜。

明明昨夜,楚蔚還給他看了身上的傷,那樣的去質問他,現在誤會還未解除,楚蔚卻又命下人對他這般溫柔體貼,恐怕是真的對柳若卿用情已深了……

這麽一想,澹台無離被勾起的胃口又蕩然無存了。

那太監先親自動手舀了一碗乳白色點綴著鮮紅枸杞的雞湯,便畢恭畢敬地垂首端到了澹台無離面前,細聲細氣地道:“帝後請先用湯。”

澹台無離瞥了一眼那雞湯,淡淡道:“放著吧。”

太監不動,仍是堅持道:“請帝後用湯。”

澹台無離神色微冷:“我若是不用,你要灌麽?”

太監眉頭微皺,端著那碗雞湯就退後一步跪下:“帝後言重了,但這是陛下吩咐過的,必須守著帝後用膳,否則拿奴才們是問。帝後還是不要為難奴才們了。”

太監這話綿裡藏針,這會澹台無離總算聽出來,這怕是楚蔚故意派人為難報復他的。

冷笑一聲,澹台無離忍著胸中怒氣問道:“楚蔚呢?讓楚蔚來見我。”

太監垂首,不卑不亢地道:“陛下正在早朝,下了早朝自然會來看帝後。帝後身子不適,還是不要動怒的好。”

說完,那太監還將手中的雞湯往澹台無離面前送了送,眼看就要觸碰到澹台無離的衣角了。

澹台無離:……

閉了閉眼,澹台無離簡直想一把掀翻了那幾案,只是他這會手腕被金鏈拴住,手腳麻軟,連梳頭的力氣都欠奉,更別說去掀那琉璃幾了。

若不是他之後還想同楚蔚解釋攤牌,不想壞了這師尊的身份,澹台無離恐怕真要不顧一切直接動怒——他活了這麽多年,還真未被一個太監這麽陰陽怪氣地逼迫過。

竭力忍耐了半晌,澹台無離面若冰霜地冷聲道:“把湯放下,我自己會喝。”

太監仍道:“那恐怕陛下會怪罪奴才服侍不周。”

聽到這話,澹台無離靜靜看了那太監片刻,眸中清冷的光卻漸漸淡了,到最後,他清麗絕美的面上淺淺浮起一絲平靜的微笑。

這次他沒有動怒,只是一字一句,嗓音如同珠玉一般的淡淡道:“那你就不怕我在陛下身邊吹枕頭風,讓陛下殺了你?”

太監驟然一怔,原本還算淡然的面色終於浮現出一絲扭曲來。

“把湯放下,別讓我說第二遍。”澹台無離的嗓音再次冷了下去。

太監終於妥協了。

他臉色微微發青地讓那些宮女把吃食都放好,便不言不語地對澹台無離行了個禮,轉身退到了一旁。

澹台無離冷冷看著那太監退開,便神色平靜地轉過頭,端起了面前放著的那碗雞湯,放到鼻前微微嗅了嗅,確認裡面沒有被動手腳,方才一點點飲了下去。

雞湯的味道倒是十分鮮美,只是送雞湯的人太倒胃口,以至於澹台無離並未細品,只是草草喝完了雞湯,便將碗晾在了一旁。

之後太監帶著宮女們上前收拾東西,卻是再沒有多對澹台無離說一句話。

只是澹台無離總隱約覺得那太監的眼神舉止中都對他有著一種淡淡的厭惡和嫉恨。

實在是有些奇怪……

一個太監而已,能同他有什麽瓜葛呢?

不過那雞湯確實靈氣充足,澹台無離飲完之後便覺得腹中溫暖,他被金鏈困在床榻上,沒法挪動,靜靜坐了一會,便又在這一陣熏然暖意中睡著了。

·

澹台無離再醒來的時候,一身帝王常服的楚蔚已經坐在了前面的琉璃幾前,面前擺著一疊奏折。

從澹台無離的視線看過去,楚蔚一頭烏發都高高束在白玉冠中,側臉利落俊美,修挺的鼻梁如同玉雕,一身玄色常服勾勒出他挺拔的脊背和優美的腰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