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盛世安 完結+番外》盛世安 完結+番外_分節閱讀_21
沈是沒想到他談起這個,久違的大腦空白,這沈兄老師是誰,他還真沒考究過,但、說一個人肯定沒錯。

他眼裡蘊藏狡黠的笑意,輕聲道:“曾受已逝沈太傅教誨。”

無懈可擊。

常尚書看他的眼神馬上就變了,沈太傅是誰?那可是死前最後一刻都在彈劾新政的錚錚鐵骨啊!自己人,自己人,常尚書語氣熟稔的說:“好啊,年少有為,子卿若還活著,會為你驕傲的。”

“……”

沈是無言以對,似乎目前朝堂裡除了宋閣老,還沒人可以叫他子卿吧。

而且,他並不想卷入新舊任何一黨。

新政有利有弊,木已成舟,抓著那一方不放都沒有意思。早日肅清朝野,將貪汙腐化和壓榨百姓的官員繩之於法,比什麽都有用。

顯然常尚書是沒懂,沈是岔開了話題問:“尚書方才行事匆匆,有下官能幫忙的嗎?”

常尚書面色突變,壓著肚子跑了起來:“沈狀元改日再聊,酒喝多了我先行方便。”

沈是望著他背影笑出聲,這常尚書倒是一點沒變,禮部交給這樣簡單耿直,愛裝點門面的人操持,恰當的緊。

聖上用人,獨具慧眼啊。

他不禁想起柳長澤,又生幾分操心,明明是一個老師,一起長大,怎麽性格完全不一樣。

若是柳長澤有一半聖上的豁達,他也不至於如此放不下。

難道是他的教育方式有問題,對柳長澤太凶了點。但不嚴厲不成材啊,自己也有很溫情的時候吧,柳長澤就是沒見識過他父親,那打起人來叫個狠。

沈是打了個寒戰。

回到酒席時,文通半醒半醉,拿著酒杯和李雲賦對碰,口齒不清的念著:“會須......一飲三百杯!”

李雲賦站也站不穩,迷迷糊糊還應著:“杯行到手莫留殘,嗝——”

文通腦袋一團漿糊,拿漢白玉的酒杯猛敲腦袋:“殘……殘……”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