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如何投喂一隻深淵!》第292章
激戰的最後,魔王和挑戰者都奄奄一息。
 時淵用盡最後力氣,用利劍撐起身子,抬頭看向魔王。他說:“我知道,我們來自同一個地方。”
 魔王的眼睛依舊猩紅。
 時淵:“我們已經鬥爭了十幾年。我找到了朋友,這裡是我的家,或許你也能找到你的。”他又說,“我希望你可以。”
 魔王目不轉睛地看著他。時淵的手漸漸脫力,利劍跌落,他倒在血泊中,和夥伴們同樣閉上了雙眸。
 魔王血流如注,它可以把這些人通通吃掉,再前往下一座城市,毀滅所有。它不屬於這裡,這裡是異界,它不該為這些生物感到絲毫愧疚。
 但它沒有。
 它深深看了眼血泊裡的時淵,明明與它同族,這個少年卻選擇了不一樣的路。它知道,他已有許多故事。
 黑霧翻滾。
 在這個深夜,魔王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
 或許它擁有了一段全新旅程。
 次日太陽升起,金光燦爛。驚恐的人們小心靠近戰場,發現魔王不見了。
 世界重歸平靜,那一隊勇敢的戰士犧牲了,躺在黎明中。
 人們為他們舉辦盛大的葬禮,他們的名字傳遍大陸。此後歲月流轉,又有陰影和威脅,又有奮勇抗爭的人們,史書翻了一頁又一頁,代代的故事傳承,生生不息,這是奔湧的長河。
 沒有任何一人的名字被遺忘。
 是為永遠的英雄。
 舞台劇結束,演員上台謝幕。所有觀眾站了起來,掌聲雷動,久久不歇。
 有人給演員獻花,時淵抱著一大捧花上了陸聽寒的車。他的臉因為演出和興奮微微泛紅,給陸聽寒看懷裡的花。
 “你覺得我演得怎麽樣!”他問陸聽寒。
 “很好。”陸聽寒笑說,“你是我見過最棒的演員。”
 時淵更加開心了,一路和陸聽寒叭叭叭講話。
 他說:“可惜了,天台那幾朵最漂亮的雪見還沒有開,我原本想帶來劇院的。”
 陸聽寒:“說不定明天就開了。”
 “也是啊。”時淵放心下來,“它們總會開的。”他想了想,“不過我還是希望它們今晚能開。”
 車輛駛過街頭,駛過了長尾巴花店,他們看到遠處巡邏的戰士,徹夜不熄滅的瞭望塔,研究中心燈火通明;在相反方向,居民區的晚燈柔和,窗簾的背後,愛人擁吻,孩童歡鬧。
 而跨過無垠的土地、廣闊的海洋,在另一片大陸上有聯盟的城市。它們殘破不堪,它們隻余廢墟,可它們依舊在。
 它們依舊在等故人歸來。
 終有一日拾穗城劇院重新開張,風陽城的旋轉木馬亮起彩燈,人們聚在鐵城的高塔看日落,又在主城的街道上,等一場爛漫的流星雨。
 時淵和陸聽寒回家。
 兩人並肩走過院子,時淵突然講:“之前,我不知道‘時間’的概念。”
 他擁有掌控時間的能力,卻不解其意。他從來是怪物的神明,又不懂這力量該用在何方。
 時淵:“我和你講過,但我還想再說一遍。我有太多的時間,睡一覺都能過去幾百年,所以……時間對我是空白的。”他頓了一下,“你來到了我的身邊,從那時候開始,我的時間才有了意義。”
 陸聽寒笑了,等他繼續說。
 時淵看著陸聽寒,眼睛亮亮的:“後來,所有東西都有了意義。”他的尾巴尖歡快地搖曳,“有那麽多人,只有你能聽見我的聲音。”
 只有陸聽寒踏著雪見花,找到一隻孤單的深淵。
 只有陸聽寒能在時間長河裡,聽到時淵的聲音,逆流而上,直到握住那一枚黑色水晶。
 陸聽寒說:“我也永遠能找到你。”
 他低頭,吻了時淵的頭髮。
 時間已晚,魚在水缸裡吐泡泡,時淵養的一貓一狗一鳥全都睡了。兩人洗了愜意的熱水澡,在床上相擁而眠。
 陸聽寒醒來的時候,時淵不在身邊。
 窗外漆黑一片,大半夜的,時淵不知道去哪裡了。他起身在屋裡找了一圈,沒見到人影。
 但,正如陸聽寒所說一般,他永遠都能找到時淵。
 他推門出去,從後院上了天台。天台上種了蔬菜、鮮花和果樹,果不其然,在零散的花盆間、天台的拐角處,有少年的身影。
 陸聽寒的神情不自覺柔和了,低聲說:“……時淵,怎麽跑這裡來了?”
 時淵緊盯著前頭,朝他招了招手,同樣壓低嗓音:“快過來快過來!”
 陸聽寒走到他身邊。
 時淵拉住他的手,回頭,笑意從烏黑的眼眸中湧出來了。天氣太冷,他張嘴便是柔和的白霧,悄悄分享隻為兩人所知的秘密。
 “你快看啊!”他說,“花開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