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魅魔每天都想擺爛(nph)》番外一. 5(end)
04.

葉清再醒過來的時候,林墨坐在她身邊,正在幫她按摩酸軟的小腿。她撐起身子,打了個哈欠,林墨就把一杯水送到她手邊。葉清沾唇嘗了下,水還是溫的。
林墨等她喝完水,才笑著問:“我合格了嗎?”
葉清把水咽下去:“什麽?”
蛇垂眸看她,低眉順眼,很溫順的樣子:“男寵……清清,我可以留下來,做你的男寵嗎?”

葉清其實對養男寵興趣不大,但林墨實在是很會裝可憐,他微微側頭,柔軟的長發披在肩膀。睫毛一垂,遮住勢在必得的眼神,顯得要多可憐有多可憐。他沉默了一會兒,才低聲說:“清清,讓我留在你身邊吧。”
一字一句都滾燙又慎重,哪怕葉清知道這人多半很危險,卻仍然會被這樣的話語灼傷。

算了。
“留下吧留下吧,”葉清揉了揉太陽穴,十分頭疼,“那你以後要好好伺候我。”
林墨微笑:“嗯。”
“要掃地拖地,還要做飯。”
林墨:“好。”
“在床上也不能弄疼我。”

這個要求有點寬泛,葉清太敏感,她自己又沒去認真考慮過這個問題。在床上有時被弄得太舒服,也會說是疼,輕了重了,也會說疼。要真按她的標準來,以後都不用上床了。
林墨在心裡歎氣,說:“好。”
大不了以後慢慢的,一點一點教給她。

於是葉清伸手拽著他的領子,在他的側臉上咬了一口,留了個整齊的牙印。她滿意地說:“好,那你以後就是我的人了。”
……

過了幾天,沈城來找她的時候,就看到了站在她身邊的林墨。他冷笑一聲,倒是一點沒吃驚。他坐在椅子上,給自己倒了杯茶,陰陽怪氣道:“侍衛?”
林墨笑著說:“只是一個男寵罷了。”
沈城把扇子一開,在唇邊扇了扇,說:“我家清清就是這樣,阿貓阿狗都往家裡撿,當男寵倒是委屈你了。”
林墨笑眯眯:“是我自願。”

他們又說了幾句什麽。葉清沒管他們說什麽,自顧自地在找東西,找到之後一回頭,發現沈城已經走了。林墨站在原地,臉色也不好看。
葉清手裡拿著一方硯台,有點迷茫:“沈城這就走了?我還有東西沒給他呢。”

林墨看到她手裡的硯台,沉甸甸的,在光下泛著點紫色,一看就造價不菲。林墨盯著看了一會兒,突然伸手扯了扯葉清的袖子。
他刻意勾引,眼睛在陽光下像是流淌的琥珀。
“清清,親我一下,好嗎?”
他握著她的手,把她抱到桌上坐著,然後才低下頭吻上她的嘴唇。他太急切了,卻仍然收著牙不敢弄疼她,他伸出舌頭,小心翼翼地舔了舔她的舌頭。

下一秒,一瞬寒光閃過,林墨驟然急退,仍是被凌冽的劍光劃傷了臉頰,一滴鮮血在他的臉頰上劃下蜿蜒的痕跡。
他咬牙,低聲說:“柳容時。”
葉清坐在桌前,就看柳容時一身煞氣,提著一柄長劍,和林墨猛地纏鬥在一起。柳容時已經是昆侖劍聖,修為不可小覷,但林墨手臂上不知道何時覆蓋了一層銀白色的鱗片,堅硬如玄鐵。和柳容時的長劍碰在一起,竟然能不落下風。
這兩人不知道有什麽仇,都跟要置對方於死地一樣下了狠手。柳容時的劍還專門往林墨臉上招呼,洶湧的劍氣四溢,把四周擺放的桌椅都切成了一塊一塊的。
葉清坐在他們刻意隔出來的安全區,十分茫然。

身後的窗戶被人推開,葉清回頭,看見了沈樓主笑眯眯的臉。
葉清連忙去拽他的袖子:“你可算來了!柳容時和林墨打起來了。”
沈城把扇子一開,眉眼彎彎,笑得像狐狸:“我拿他們有什麽辦法?他們一看就有仇,想打就讓他們打吧。”

葉清一想,確實,也沒別的更好的辦法了。她突然想起什麽,把身邊的硯台遞給沈城,說:“這是送給你的 ……”
她的話還沒說完,嘴裡就被塞了一個蜜餞,甜味剛漫延開,沈城的嘴唇就貼了上來。

很短暫的一個吻,沈城的舌頭在她的嘴裡晃了一圈就結束了。他若無其事地接過硯台,舔了舔唇:“謝謝你的禮物。”他笑著說,“很美味。”

*
開春的時候,葉清被他們帶著去看了一個江湖郎中。

郎中是柳容時去藥王谷裡找的,說是很難得的,專門看半妖的郎中。
葉清說我身體一點問題都沒有,你們可別多此一舉了。但這三個人平時互相看不順眼,在這件事情上倒是一個比一個執著。葉清逃跑未果,還是被抓著去看了郎中。

郎中是個很有脾氣的老人,安安靜靜地給葉清把了快兩炷香的脈。然後大怒,把桌上的東西全推到了地上。
“你們是在耍老夫嗎?”郎中大怒,“這半妖分明身體康健得不得了,唯一的問題就是有點陰虛,你們晚上節製點不就好了嗎?這也要請老夫出山?”

葉清:……

終於把生氣的郎中哄好送走之後。葉清乾咳一聲,雙手叉腰,清算道:“對吧,我都說我很健康了。你們一個個都不信我!”
“對呀,”沈城順了順她的發尾,笑著說,“清清很健康。”

她站在面前,清瘦而挺拔,像一根向陽而生的竹子。
健康、快樂。這一次,她會有很長,很好的一生。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