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萬能鑰匙(NP)》番4.婚禮
熱帶的陽光熾熱耀眼,拉開陽台的門就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泛著閃亮的波光,湛藍清透,連心情都變得舒闊。

伸個懶腰,簡檸心裡都要感慨一句:不用帶娃的日子真好。

“檸檸,吃飯吧!”

早飯已經送到房間了,到餐桌旁坐下,接過曲忱遞給她的粥碗:“今天安排了什麽活動?”

“出海,釣魚,潛水,隨你選。”

吃過飯,曲忱終於拿出套正常的泳衣給簡檸穿,趁換衣服的空檔,把她摘下的那枚鑽戒偷偷拿走了。出海這種活動,簡檸肯定不會戴,丟了就很難找回來,她一向很愛惜。

梁辭送的,商然戴的,再準備新的也多余了,索性就還是這一枚。

一人一輛摩托艇出發,飛馳在海面上,海水濺了滿身,這種沒有阻礙,隨便開的方式是真挺爽的。

一艘雙體動力遊艇已經在海上等他們了,這種遊艇體積不算大,通體白色,兩扇帆也是白色的,在藍色的背景下格外亮眼。

在船上吹了會兒風,曲忱摘了墨鏡:“這塊地方珊瑚特別好看,再往前還有處斷崖,魚也很多,去看嗎?”

簡檸歪頭看他:“廢話,當然去呀!”

進船艙休息室換潛水服,潛水教練拎著三套裝備在檢查了,曲忱幫簡檸背上氧氣瓶,綁好配重,依次後仰入水,兩人才手拉著手在水裡並行。

快到斷崖的時候,有一處還算平整的空地,曲忱突然松開了拉著簡檸的手,打了個停下的手勢,慢慢挪到她面前,單膝半跪下去,手裡拿著隻透明的盒子,裡面放著的是她再熟悉不過的戒指。

水下的動作很不標準,也不能說話,簡檸卻絕對看得懂這意思。

隔著兩幅面鏡對望,簡檸伸出手,曲忱很小心的拿出戒指幫她戴上,剛戴好,簡檸就把他拉起來,拿下咬嘴,去親他的唇,只是蜻蜓點水的一吻,很快又把咬嘴塞回口中。

不需要語言點明的默契,就像眼淚和海水都是鹹的。

斷崖很漂亮,各式珊瑚浦沿開來,五彩斑斕的海魚四處遊動,海草的觸須隨波漂浮,簡檸卻已無心看風景,隻任由曲忱十指相扣地牽著她,沉溺在無邊無際的海底。

抬頭能看見陽光折射出的光影,隨著海水的蕩漾不斷晃動,海面近在咫尺,出水的一刻,空氣襲來,太陽的暖照著,可以自由呼吸,聲音也變得清晰。

卸去裝備,回到船上,感動之余,簡檸還有疑問:“為什麽這時候還要求婚呢?”

“我們辦場婚禮吧!那時候你懷孕離開,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雖然已經過了這麽久,可我還是覺得,這是欠了你的儀式,即使你自己不在意,我也想給你補上。你答應了我的求婚,是不能反悔的,所有的事都準備好了,你只要做美麗的新娘。如果你想公開,我也沒問題,那樣我們可以再辦一場更大的婚禮。”

“不用!這樣私下辦就好。”要是和曲忱公開辦婚禮,怕就不是甜蜜而要變成負擔了。

與其說是想給簡檸補上婚禮,不如說是成全曲忱自己的私心,明知道簡檸不會想要公開,卻還是提了出來,至少這樣她就一定會同意辦這次隻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婚禮。

等遊艇開回小島的時候,島上已經多了一位來客。

“雲樺!你怎麽來了?”

“要不是元晨懷孕,她家那兩位死活都不放人,這送嫁的任務啊還落不到我身上呢。快跟我來看婚紗,我和元晨一起設計的。”不由分說拉著簡檸就走。

房間裡立著件一字肩抹胸的白色緞面禮服,腰間和大幅的裙擺用珍珠和刺繡做了點綴,既優雅也溫婉。

如果僅僅只是婚禮兩個讓簡檸毫無概念的字,那這件婚紗絕對可以讓她發自內心地開始憧憬。

“好看吧!”
“好看。”
“還有更驚喜的。”雲樺打開箱子,一隻鑽石皇冠正熠熠閃耀。

對簡檸來說,鑽石的光芒已經不再冰冷,它就是一種很漂亮很漂亮的石頭,代表著最簡單的奢華和夢幻。曾經高不可攀甚至不敢想象的東西,現在已經唾手可得,就像幸福一樣。

其實曲忱早已把鑽石送到她的手中,只是那時她還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是值得的。
鑽石依然是鑽石,可簡檸的心境卻變了。

“也很漂亮。”
“東西再漂亮,也不如你漂亮,明天我一定把你打扮成最美的新娘子。”

沙灘布置了一塊小而精致的場地,主持婚禮的是一位神父,而雲樺就是僅有的證婚人,她幫簡檸換裝盤發,給她戴上皇冠和頭紗,把她送到了那段紅地毯的開始。

簡檸是自己走向曲忱的,短短一段路走得卻很漫長,回顧過往,看著紅毯末端朝她伸出的手,簡檸也把自己的手送過去,緊接著就被曲忱牢牢地握住了。

人生本就要靠自己去走,幸福也要自己去抓住。

“簡檸,你是否願意這個男子成為你的丈夫與他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無論貧窮還是富有,都愛他,照顧他,尊重他,接納他,直至生命盡頭?”
“我願意。”
“曲忱,你是否願意這個女人成為你的妻子與她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無論貧窮還是富有,都愛她,照顧她,尊重她,接納她,直至生命盡頭?”
“我願意。”
“你是否願意為他們的結婚誓言做證?”
“願意。”
“現在請交換戒指。”

兩人鄭重戴好戒指,曲忱才一本正經地看向簡檸:“最初的相遇,只是一次意外的碰撞,可惜那時我卻意識不到,從碰到你的那一刻開始,我的人生就只能是你了,你打開的不僅僅是我的禁錮,更是我的心鎖。其實我也不知道愛是什麽,連我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可就是無法離開你。我一直在等契合的身體,可你的靈魂也同樣美好,讓我從忽視到一點點無法忽視,你讓我學會了珍視一個人,這個人也只是你,謝謝你補全了我的人生。”

沒有賓客,但這些一點都不重要,因為幸福已經在手中了。錦上添花的婚禮,只是補上了這場缺失的浪漫。

浪漫之所以是浪漫,讓人感動的不是因為這些或許已經可以算是老套的方式,而是這精心準備背後承載的拳拳心意。

婚禮結束,雲樺就要離開:“要不是家裡有事,我還真想多待幾天,等過陣子閑了,這好地方可得借我度個假。”

“現在我說了可不算,問檸檸借吧,這島算嫁妝,已經是她的了。”

“那不用問了,指定沒問題,你們好好玩吧,回見。”

曲忱安排直升機送人,全然無視簡檸詫異的表情。

“我以為你說著玩呢。”

“誰跟你玩了,一個島而已,我的都是你的。”

簡檸看著手上的婚戒,素戒取代了鑽戒,更樸素更日常:“以後不用老是摘下來了。”

“你猜,這是什麽材質的?”

“銠?”

“沒什麽懸念,不過你應該想不到,這是你的那根手鏈改的,一共做了七枚。因為在能做首飾的貴金屬裡,這個大約算是最貴最穩定的了。
聿珩說,你已經不需要那根手鏈,他也不需要了,自由和尊重才是你需要的,也是他想給你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