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帶欲修佛(H)》番外四:醫師 病人 h
“別.....唔....”

妙信拒絕的話語還沒來得及說完,便被法無堵住了嘴。

唇舌相交的當下,法無也不忘解開妙信的裡衣往她胸前探去。

經過法無幾年來孜孜不倦的努力下,如今妙信的雙乳已經可以媲美已孕的婦女,兩團雪白嫩滑的碩圓鼓囊囊地挺在胸前。若不是平日裡有寬松的僧袍擋著,怕是讓其他男人都要生了邪念。不過法無佔有欲強的很,自然是不允許這絕美的身姿被別人看了去。

“唔....”

胸前的紅梅被法無揉了又捏,捏了又壓,好不可憐。偏偏法無還堵著妙信的嘴,不讓她說出話來,只能嗚呼著發出幾聲悶音。

輕薄的裡褲不知何時也被法無脫了去,一隻男人的手正在其間作惡。寬大的手掌緊貼在陰穴處,如果忽略那缺少了兩指的手,便猶如貼身的裡褲般,剛好罩在那隱秘之處。

那缺少的兩指正在濕濡的穴間探索呢,曲弓扣挖,似是要將這神秘之地探個乾淨才行。

“你這是生病了呢,得讓我用嘴才能治好。”

妙信好不容易從他的虎口逃脫,便聽到他這無賴之言。正要坐起身指責他一番呢,便刹那間又失了渾身的力氣。

“嗯....啊....別吸....啊....”

法無趁她還在急喘著氣,便立馬往下趴去,含住那“生病”的花蕊。

滑溜的舌頭對著花蕊快速地上下擺動著,時而用牙齒輕咬,時而深嘬一口,正猶如一個資深專業的醫師呢!

要說這醫師還真是偉大,既然連那病人流出的液體也一並喝了下去,嘴尖怎吧著,仿佛在細細檢驗這液體的情況。

“哼......啊.....法無!....別....我受不了了....啊...”

病人痛苦的呻吟似乎更加激發了醫師想要治好病的決心,探病的舌頭也開始往穴間伸去,大有打破砂鍋查到底的勢頭。

“哈.....啊....”

病人似乎病情太嚴重了,居然連小腹都開始一抽一抽,莫不是病情加重了?

“看來我用嘴是治不好你的病了,還得用我家傳的法子才行!”

法無抬起頭一邊正經的勸說道,一邊起身褪下自己的衣褲,扶著硬挺粗長的“治病工具”對著妙信。

“我這家傳的治病法子可珍貴的很,這還是第一次對著外人使用,你可得好好珍惜才行。”

話音剛落,那工具便一個深頂,進入到了妙信的“病處。”

“嗯.....啊.....你這....恩....無賴....啊....”

醫師正勤勤懇懇地給病人治著病呢,那粗長的工具在花穴間一進一出,次次都使了大勁往深處頂去,恨不得探到底了才行。

偏偏病人還不領情,竟然責怪這勤勞的醫師。

“噢?我無賴?你莫不是想逃這治病的銀錢吧?那我可得好好懲罰一下你這小騙子。”

言罷,那醫師的勁腰便挺得更加快速了,也不理會這病人的承受能力,只是一味地往深處頂去,一副物盡其用,不能浪費的樣子。

“哼....別....求你了.....啊....要...頂穿啦....啊....”

病人纖細瘦弱的腰肢正在被一雙大手掌控著,怕是肌膚上連手印都要留下了。

她一定很疼,不然她的手為什麽要緊抓著兩旁的床單?而且她的小腹顫抖不停,必定是受不了這治病的痛楚。

身下的衝擊還在繼續,瞧那粗長硬挺的“治病工具”,生的這樣可怕,哪裡有嬌弱的小姑娘能受得下?

怪不得病人的身下湧出一股又一股的水液,將床單都幾乎浸濕了,必定是受了極重的傷!

可憐了妙信身體康健,還要被這無賴以治病的緣由整整“治”了一夜,第二日清晨醒來時,還說她的身子若是腰酸腿疼便是治好了。

嚇得往後妙信再也不敢追究兩人“治病”的事情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