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劫(1V3)》正五日記(第一人稱番外)
暖暖的夏日,陽光漾漾的灑進來,客廳的落地窗被反射的很好看。

 餐廳裡,有個坐在桌子旁的小人,還在成長期微圓的小臉,萌萌不已,眼睛很大,一口一口的咀嚼著盤子裡的西蘭花,嘴巴塞得鼓鼓囊囊,用力的咀嚼著。

 哦,那就是我,正五。

 沒錯,就叫正五,我是正月十五那天被爸爸們商討名字,最後實在不耐煩起下的名字,就是這麽隨便,準確來說,我有四個名字。

 “曹正五,快點吃完把盤子刷了。”

 看著最嚴肅的曹爸爸朝我走過來,急忙加快速度扒拉著盤子裡的東西。

 “我,我這就吃完。”

 又是同樣的時間,呂爸爸回來了,每天不變的帶著我最喜歡的小蛋糕。

 當然,這不是給我的。

 “呂正五,待會兒把衣服收拾一下,你自己的屋子要打掃。”

 我很不情願的哦了一聲,眼巴巴的看著他拿著小蛋糕上樓去了。

 正在我刷盤子的時候,樓上有人下來了,以為是媽媽的我欣喜若狂的轉過頭,沒想到是賀爸爸。

 “賀爸爸,我想上樓……”

 “不可以,她在睡覺,你敢上去就死定了賀正五。”

 大概只有我最懂他表裡不一的容貌,前一秒還會笑嘻嘻的跟我玩耍,後一秒就變了臉色,厲聲警告。

 我委屈的撅著嘴巴繼續用冰涼的水刷盤子,如果媽媽能看到我這樣,一定會狠狠的教訓他們。

 可我每天能跟媽媽接觸的時間不多,我也最喜歡她了,但是她總被三個爸爸包圍著,我一個身高才一米四的小家夥,根本打不過他們。

 有時候我也好奇,別的小朋友都是一個爸爸一個媽媽,為什麽我,是一個媽媽和三個爸爸?

 我總是會會偷偷去問媽媽這個問題,她卻一如不變的回答我,“因為他們三個都是變態。”

 小小的腦袋裡充滿了大大的疑惑,那時候我還並不懂這是什麽意思,隻覺得我比別人要多兩個爸爸,很開心。

 但是爸爸們的態度沒有別人的爸爸要好,他們總是對我並不關心,好像我是從垃圾桶裡撿來的一樣。

 賀爸爸說,當年媽媽生我後,身子抵抗力變得很脆弱,每年冬天都見不得風寒,夏天也見不得灼熱的太陽,春天和秋天更是流感的季節,他們不允許讓她生一點病,因為那會很難治好。

 所以有時候我覺得媽媽睡個童話故事裡的睡美人,因為她總是在睡覺,有時候甚至會睡上一天,很疲憊,很累的樣子。

 終於到了吃晚飯的時間,今天是曹爸爸下來做晚飯,我在一旁當助手,率先提出要先上去送晚飯,這樣就有理由見到媽媽了。

 我興奮的拿著盤子上樓,還沒走到臥室前,看到房門留著一絲縫隙,聽到裡面傳來奇怪的叫聲。

 “啊……別,別啊。”

 歪著頭,看到呂爸爸和賀爸爸趴在媽媽的身上,一個埋在胸前,另一個親吻著媽媽的唇,稍微移動一些視線,就能看到一隻大手在媽媽的腿間撫摸著。

 這種聲音有時候我也會經常聽到,只是我沒看到過,他們在做什麽,我不是很明白。

 於是我拿著晚飯推開了門,嘻嘻的呼叫一聲,“媽媽!”

 裡面的人瞬間大驚失色,蘇凡用盡全力推開了身上的兩個人,呂壹抓緊被子將她蓋好,轉頭凶狠瞪著我。

 “上來做什麽!”

 我很委屈,手中還端著很沉重的飯菜,扁著嘴快要哭了出來。

 “我給媽媽送晚飯……”

 蘇凡推了一下呂壹,“凶他做什麽,還不都是你們。”

 “蘇正五,過來。”

 得到媽媽的呼喚,我開心的揚起頭跑了進去,卻沒注意腳下凌亂的衣物,一個不小心將我的身子絆倒,手動的托盤也摔上前。

 賀顥原快速的準備接住,沒想到還是有一些撒在了地上。

 我擔心接下來一定會被罵,於是率先跪在地上仰頭大哭。

 果不其然,兩個男人的臉色很難看。

 可卻都被媽媽攔住了,她把我抱了起來放進懷裡,溫柔的懷抱,讓我緊緊抱住她的脖子,裝作可憐的抽噎起來。

 背上有一雙溫柔的手拍著我,“好了,沒事了,下次走路小心些,不要跑。”

 我蜷縮在她身上溫暖的羊毛衫中,閉著眼睛享受這一刻的溫柔,我真的好喜歡媽媽。

 可該來的還是會來,他們把我拽走,理所應當。

 “該吃飯了寶貝,吃完飯再說,讓這小子也先下去吃。”

 果然,我輕而易舉的被打發走了,臨走前也只能眼巴巴的回頭看著媽媽,她靠在床頭很脆弱的柔和,一張一合的唇咽下遞過來的粥。

 

 長發搭在肩膀上,五官精致的很好看,可卻因為長年不出門的原因,皮膚蒼白仿佛失去了血色。

 我知道爸爸們為什麽這麽愛媽媽了,因為我也愛,我要長大,保護媽媽,不讓她受到一點傷害。

 ——正五日記,《睡美人媽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