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萬人嫌陰鬱受重生了》146、林重檀番外(4)
困於逼仄濕漉的牢房, 林重檀望著狹小到幾乎看不清天色的窗,耳邊反覆響起一段話。

 “林春笛愛過你,他到死前還愛你, 他被淹死前還想抓住你送的印章,可你殺了他。即使你不給幫他寫詩文,即使你佔了他的林家二少爺身份,他也會愛上你。你說,世上怎麽會有這麽蠢的人?不過還好,世上再無林春笛。”

 那時, 他趴在地上,以仰視的姿態望著立於自己面前的少年。他的小笛眼裡有恨, 恨意讓那雙眼燒得似火灼。

 看著太子擁著林春笛踏出牢房,翻湧似乎不僅僅是吐不完的血,還有心緒。

 他瘋了一般不顧手上劇疼想掙脫鐐銬,他想跟林春笛說他身邊的人不是好人, 離太子遠些;他想說他知道他錯了, 錯得離譜;他想問他已經在改了,能不能給他一次改正的機會。

 但這些話就像那些解釋一樣,沒能說出口。

 幾個獄卒勒緊鎖鏈, 連嘴也被布堵上。

 他只能看著那人越行越遠, 從黑暗中踏出去。

 榮府私宴那一夜,對方也是這般身著華服, 被人抓著手臂拖出去。今日終究是不一樣了,華服更勝, 奴仆開隊,身側是一國太子。

 -

 “林大人得罪了,我們……也是聽上面的意思。”說話的人是獄卒裡為數不多對林重檀還算禮貌的人。

 這個獄卒跟林重檀並沒有交集, 只是他自己不認識幾個字,素來就對讀書厲害的人平添幾分尊重。

 雖然外面都對林重檀議論紛紛,但他總覺得林重檀看起來不像會做出那等事的人,而且他這輩子見過最端雅、最從容不迫的人就是林重檀了,對方連接餿飯的時候都會道謝。

 但他覺得又如何,他只是個小小獄卒,該給林重檀上的刑一點都不能馬虎。

 不過今日還未上刑,太子先到了。

 呼啦啦跪了一地,唯剩林重檀沒跪,他身著被自己血染得七七八八的衣服,雖人都是靠牆上鐐銬才能站著,但他極力挺直背。

 “你們先退下。”太子屏退眾人,緩步走到林重檀身前。他饒有興味地將昔日的狀元郎打量了個遍,“當階下囚的滋味如何?”

 話落,卻無回應。

 太子見狀,呵地笑了一聲,“孤曾給過你攀雲梯,是你自己自不量力,反咬孤一口,如今種種皆是你自尋死路。”說到這裡,他唇角笑意更深,“下賤東西,始終上不了台面。說實話還挺有趣的,殺林春笛的刀是你遞的,如今孤準備收拾你,是他遞的刀。”

 這句話終於讓林重檀抬了眼,目光一觸,兩人都從對方眼裡看出了殺意。

 林重檀想殺太子,其中緣由不用再說,而太子想殺他,他也心知肚明。不單單是因為林春笛,更是因為他查到太子真實身世。

 榮府一門六皇后何其榮耀,然則事實上如今的皇后並非榮府嫡女。真正的榮府嫡女在原定進宮日子的前一年病死了,府中又沒有其他女兒,於是他們從外尋了一個與榮府嫡女相貌相似的女子,狸貓換太子。

 本就容貌相似,再配上妝容,便混了過去。

 單憑這件事,榮府已經是犯了掉腦袋的罪,但榮府為求自己更加地位鞏固,竟還敢膽大包天讓這名女子跟現在的榮府當家,也就是國舅結合誕下一子。

 他們想讓這個皇朝的掌權人體內一直流著他們榮氏的血,只有他們榮氏的兒子當上皇上,他們榮府才能百年不倒。

 這個榮氏的兒子便是太子。

 這個把柄本來是林重檀絆倒太子一黨的最佳武器,可如今成了他的催命符。

 林重檀原先在太子面前雖會端著文人的清高架子,但因對方是太子,他多少會將自己的姿態放得更低一些。現如今他們於困室相見,林重檀便也懶得再裝。

 他從未認為太子會是一代明君,起初結識太子,目的十分明確,他想借助對方上青雲。若對方便聽從他的意見,他可輔佐對方,改新製創盛世,若不聽從,待他根基站穩,自然會另擇新主輔佐之。

 林重檀不覺得自己過分,君對不堪用的臣子可拋棄,那為什麽臣子不能舍下不明智的君王呢?

 反正他的目的是打造一個太平盛世,至於君王是誰,他並不在乎。

 後得知太子是殺林春笛的凶手,他隻恨不得剝其皮嗜其血。

 現下便是真正的仇人見面。

 太子看清林重檀眼神時,臉上的笑漸漸收了起來。幾息的沉默後,他親自拿下牆上的鐵爪,扣在林重檀的肩膀上。

 一時間只聽見鐵鉤刺破皮肉的聲響,林重檀腳步不免虛浮,連帶著身體也是直晃悠。

 “跟孤鬥,下輩子吧。”太子扯了下唇,他丟開已經完全扣進林重檀肩膀的鐵鉤,“聽說太醫院院首醫術了得,把你的右手都隻治得七七八八了,孤有點想知道院首還能不能再治好一次。來人,再砸他的右手。”

 一次已是錐心之痛,第二次砸手恐怕是大羅神仙來了,都救不了。

 當太醫院院首來到天牢,將被血染透的布掀開時,不由地吸了一口氣。林重檀受了兩道極刑,此時只能臉上毫無血色,渾身虛汗地躺在地上。

 他沒有看自己的右手,因為他比誰都清楚,他的這隻手再也不能好如當初了。

 這十九年,他的人生幾乎可以用順遂二字來形容,無論是在姑蘇,還是京城,他終究是被眾人捧著的,那些天潢貴胄都要給他三分薄面。

 原來富貴名聲皆可被一夜之間奪走,奪走不單單是這些,還有他的尊嚴。

 太子走前跟他說了一句話。

 “你這人還真可笑,原先涼薄如今變成大情聖,可若你真愛林春笛,當初怎麽不隨他一起去了呢?”

 林重檀已經在天牢裡待了月余,離手第一次被砸也過去許久,林春笛沒有再來。他希望對方來,又不希望。

 自己這樣子,讓人瞧了只會引人笑話。

 但後來,林春笛還是來了,只是對方還帶著段心亭。

 林重檀看出段心亭在裝瘋,可他不能說。說了,難保林春笛不會從段心亭口裡套出誰才是真正殺林春笛的凶手。

 他擔下所有罪,只有這樣,什麽都不知曉的林春笛才不會去找太子報仇,太子也不會先下手為強,再殺林春笛一回。

 林春笛問他,給個甜棗再給一棒他學得好不好。

 學得好。

 他明知道榮府私宴是鴻門宴,卻冷眼旁觀林春笛喜不自禁挑衣服、挑禮物,找出各種理由來說服自己那涼薄的心。

 是太子逼他放棄林春笛的。

 若他不考取功名,就是在辜負老師,辜負林家。

 若他當不上首輔,如何打造一個太平盛世,如何守護天下萬民。

 他怎麽能為一個渺不足道的林春笛舍下一切。

 如今林春笛不惜以自己為餌,誘他入圈套,讓他身敗名裂,鋃鐺入獄。

 這一切是報應,是他林重檀應得的報應。他搶了林春笛十幾年的身份、父母疼愛、師恩芸芸,還欠林春笛一條命,現下也該還給對方了。

 “殺了我……”

 他這個樣子,已經沒辦法再幫林春笛報仇了,所以他把命還給他。

 可林春笛不要他的命。

 旨意下來,判流放。

 這個結局比林重檀想象得要好很多,他以為他會死,後來他才知道是誰的命給他換來活的機會。

 他這一生對不起很多人,尤其是他的老師道清先生。他無法面對老師失望的眼神,所以當道清先生喊他的名字時,他頭都不敢回。

 但正因為他不敢回頭,連老師的最後一面都沒能見著。

 他被摁進汙髒的雪水裡,無論怎麽努力,都無法站起來,他看不到老師的情況。

 林重檀環視周圍,他想尋一個人,那個人雖恨他,但本性心軟,若那人在,肯定會願意救他老師的。

 可他怎麽找,都找不到那個人。圍觀的百姓們皆或嫌棄、或冷漠、或憎惡地看著他。

 舉目無親,千夫所指,原是這種滋味。

 可報應就報應他一個人身上,為何還要奪去他老師的命?

 林重檀低低笑了起來,隨後大笑出聲。

 活該啊,是他活該啊。

 他這一生在乎的人離他而去,所在乎的事成一場空。

 如果當初他跟林春笛身份沒有互換,林春笛不會死,他老師也不會。

 他幾歲就跟著道清先生學習,十年春夏秋冬,只有一日憊懶,就是那日他逃課爬樹,被林春笛撞見的那次。

 爬樹的事被道清先生發現後,向來嚴厲的道清先生什麽重話都沒說,相反把師娘做的桂花糕讓給他吃。

 道清先生喜甜食,他亦然,大概是從小就要喝藥的緣故。

 林重檀沒拿,“老師,學生行事有錯,請老師責罰。”

 道清先生在一旁喂魚,語氣淡淡,“小孩子家家逃一次課,不妨事,吃吧,冷了桂花糕可沒那麽好吃了。”

 那日的桂花糕格外甜,後來師娘問他好不好吃。

 他說特別好吃,羨慕老師時常能吃到師娘做的桂花糕。

 作者有話要說:  wb有抽獎。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