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驚悚旅遊團[無限流]》278、mua
想和我約會嗎?請補訂章節作為禮物送給我吧!  又一個倒計時出現, 就在是/否正下方。五分鍾內衛洵必須做出選擇,代替丙九或者拒絕。

 “你是誰?”

 衛洵並不急著去選,他對這男聲還有點好奇:“悚悚呢?你也是我的專屬小客服嗎?”

 【可以這樣理解】

 男聲似在輕笑, 看起來很好說話的樣子。這讓衛洵繼續試探:“如果拒絕會怎樣?”

 “旅程出現錯誤, 是你們旅社的問題吧。”

 【是的,如果你選擇拒絕的話, 驚悚全球旅社為此表達歉意, 並將直接送您抵達終點。】

 衛洵來了興致:“讓我直接通過這次旅程?”

 【初級旅客不可能通過危險級旅程, 您在這次旅程的終點是死亡,旅社將補償您無痛速死服務。】

 衛洵笑了起來:“說不定我能呢。”

 對方卻是輕笑一聲,沒有應答,顯然, 如果衛洵拒絕,只會有這一個解決方案。

 衛洵識趣沒有再在這裡糾纏,畢竟時間寶貴。

 “我是新人,你們讓我代替丙九,總該讓我提升點實力。”

 衛洵狀若無奈道:“這可是危險級旅程,我一點帶團經驗都沒有啊。要是到最後都是死,我還不如直接選無痛速死。”

 想了想,他又加上一句:“到時候我死了不要緊,旅客們沒導遊指引,出事了可怎麽辦啊。”

 衛洵記得【旅社不允許導遊丙九的缺席】這句話, 導遊丙九在這場旅程中是必不可少的。

 那如果行程中沒有導遊, 又會怎樣?

 衛洵在試探旅社的規則。

 【每一名旅客都是旅社重要的財富, 想要在危險級旅程中保護好旅客,導遊確實需要強大的力量。】

 【你將獲得臨時稱號“丙九”,僅在此次旅程中生效】

 【請, 一定要保護好旅客】

 這句話似乎饒有深意,衛洵仍想再問,卻發現自己再開不了口,眼前只有是與否的選項。

 事已至此,自己做出的決定,衛洵會好好走下去。

 代替一個瘋子導遊?

 這可真是——

 太刺激了。

 就是有點遺憾,沒能知道這個‘小客服’的名字是什麽。

 倒計時歸零前,衛洵選擇了“是”

 * *

 大巴車內,除了林曦痛哭流涕的聲音外,只有沙沙的雨聲。氣氛緊張到幾乎凝固,旅客們像群縮著脖子的雞,不出半點聲,實際上全都豎起耳朵聽前方的動靜。

 “嗚嗚嗚,饒了我,請您繞了我,嗚嗚嗚……”

 林曦哭的快背過氣去,翻來覆去只會重複這句話,衛洵的沉默令他眼中絕望越來越深。

 驀然間林曦咬緊牙關,眼神決絕,他不知從哪裡抽出把瑞士軍刀,銳利刀鋒卻並沒有刺向衛洵,而是反手砍向自己,曾持刀對衛洵的右手!

 林曦動作又快又狠,不是做戲,竟是真的甘願廢掉一隻手來,只求得到原諒!看他這樣做,在場只有胖子猶豫‘哎’了聲,其他人或是冷漠,或是也在顫抖,沒有一人動作。

 但就在刀鋒即將割傷皮膚時,有人踩住了他的手腕。

 那是輕便的黑色軟底鞋,輕飄飄踩在他手腕上,沒有什麽力度。但林曦卻像被硬底軍靴踩住般,手一軟松了刀,整個人矮了幾寸,更深匍匐在地,眼中迸發出絕處逢生的狂喜!

 坐在最前方的神秘年輕人終於站到了最前面,形如惡鬼的青銅面具代替了口罩與墨鏡,遮蓋了他上半張臉,只露出小半個蒼白瘦削的下巴,和淡到近乎無色的嘴唇,胸前鑲有五顆水鑽的銀色蝶翼胸針神秘華貴。

 整個大巴車內寂靜無聲,所有旅客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噤若寒蟬。

 “旅客們好,我是此次行程的導遊,丙九。”

 萬眾矚目中,男人唇角微勾,似是在輕笑:

 “接下來將由我來陪伴大家,度過這場六日五晚的旅行。”

 在他開口後,車燈忽然明亮起來,照的大巴車內亮堂堂的,外面雨聲漸弱,從濃黑夜色恢復成正常陰天的光線,車窗玻璃上的血手痕跡全部消失,車頂異物再無聲響。

 那種沉重的,籠罩在大巴車內內的驚悚氛圍消散了。暖黃燈光映照下,雖老舊卻乾淨的大巴車竟有幾分溫馨。

 衛洵將所有旅客的臉色盡收眼底。他們的目光仍舊或畏懼或忌憚,但大部分旅客身體卻在向前傾,像是想和衛洵靠的更近。

 旅客們懼怕導遊,卻又無比依賴導遊,哪怕丙九是個會屠隊的‘瘋子’。

 導遊在旅程中起到的作用比他想象中更大。

 衛洵瞟了眼自己的左手腕,他的項鏈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烙印在蒼白手腕上的,小半個藍紫色蝴蝶紋身。

 他記得瀕死之際看到的那抹藍紫色光芒,瑪瑞亞蝴蝶碎片,他親人留下的遺物,為什麽會和驚悚全球旅社扯上關系?

 難道說他家人的失蹤,與旅社有關?

 大巴車開動了起來,駕駛位上沒有司機,唯有方向盤在轉動,駛向這次旅程的第一個景點。

 只有完成旅程,真正進入旅社,才能有得知真相的機會。

 “現在開始點名。”

 衛洵手裡拿著一張銀光閃亮的紙。這是成為導遊後自動出現的旅客名單。除此之外,衛洵腦海中還出現了一本薄薄的《臨時導遊規則》。

 “1號家庭,趙弘圖,候飛虎。”

 坐在中間排的兩名旅客立刻答‘到’,不敢有半點拖延。他們雖然認識,但並非真的家人,只是旅程中被分到一組。

 衛洵眼一掃就能記下旅客的信息。同時他還在心分兩用,在腦中飛速瀏覽臨時導遊規則。

 完成任務的10點積分被衛洵兌換了時間,現在他的死亡倒計時是【24:01:35】

 24小時,不夠撐過整場旅程。他要得到更多積分才行。

 衛洵在尋找導遊得到積分的辦法。

 “二號家庭,石濤,苗芳菲”

 “到!”

 【臨時導遊規則】

 【1、導遊接受旅社的委托,帶領旅客們遊覽行程安排上的所有景點,為旅客們提供向導,講解及相關旅遊服務。在旅程結束後,旅社將根據旅程等級付給導遊相應工資。】

 【2、導遊不得主動殺死旅客,導遊主動殺死旅客將被扣除10000積分!】

 【3、因旅客自身行為導致意外身死,旅社及導遊皆不負責】

 導遊規則竟只有這三條。

 【更多細則,將在您正式成為旅社導遊後得知】

 衛洵心裡一哂,就算沒有其他細則,他也能挖出更多信息。

 “三號家庭,林曦。”

 “到!”

 林曦明明剛才還跪在地上滿臉鼻涕眼淚,但現在卻把臉擦的乾乾淨淨重新坐回位置上,望向衛洵的雙眼亮晶晶的,答到又快又好,像條拚命衝他搖尾巴的大狗。

 衛洵看了眼林曦,林曦立刻坐的更直了,像小學生時刻期待老師點名似的,眼睛都在發光。

 【姓名:林曦】

 【階位:中階三星】

 【成就稱號:

 【發現美的眼睛(綠色稱號):身為被俊男美女包圍的偶像,你有一雙挑剔的眼睛,能在第一眼就看到他人的顏值分數!】

 這個稱號讓衛洵猜到林曦一上車就對他產生敵意的原因。

 恐怕是衛洵的顏值分數更高,讓林曦產生了危機感吧。

 沒辦法,他就是這麽帥。

 這輛大巴上每名旅客都有稱號,而且大多不止一個稱號,顯然他們都是老手旅客。從稱號上,衛洵能獲得許多有用信息。

 “四號家庭,王澎湃。”

 “到!”

 胖子熱情洋溢,大圓臉笑成一朵花,諂媚的像條舔狗,他有兩個稱號。

 【姓名:王澎湃】

 【階位:中階四星】

 【成就稱號:

 【小司機(綠色稱號):小司機,滴滴滴,初生牛犢不怕虎,即使在最陡峭的山路上開車你也不會感到害怕——當然,在成長為老司機前,你出車禍的概率和你的膽子同樣大】

 【湘西,回頭客(藍色稱號):這是您第二次參與本旅社的湘西行程,出於對這裡的了解,您將在旅程開始時獲得一張殘缺的旅行地圖】

 雖然眼下林曦與王澎湃看似都一顆忠心向導遊,衛洵仍將他們列為重點提防目標。

 無痛者這個稱號估計十分稀有罕見,否則他們不會將衛洵錯認成丙九。而這兩人知道丙九是無痛者,更是對導遊丙九有很深的了解。

 甚至曾經很可能經歷過導遊丙九帶團的旅程。

 衛洵需要瘋子丙九這個虎皮,但即使自稱丙九,衛洵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表現和丙九完全相同。

 不過這次旅程中,他不必擔心暴露的問題。

 【丙九(臨時稱號):當您佩戴這個稱號時,您將獲得導遊丙九的階位與部分稱號,並且在任何人眼中,您都是丙九本人】

 現在衛洵的個人信息是這樣的:

 【導遊信息】

 【代號:丙九(僅在這場旅程中)】

 【階位:白銀五星(丙九的階位)】

 【死亡倒計時:23:55:23】

 【積分:0】

 【旅程工資(危險級):1500積分(臨時導遊工資減半,旅程結束時到帳)】

 【成就稱號(屬於丙九的稱號,僅在此次旅程生效):

 【丙九(臨時稱號):當您佩戴這個稱號時,您將獲得導遊丙九的階位與部分稱號,並且在任何人眼中,您都將是丙九本人】

 【冷血者(紫色稱號):您是真正的冷血者,不會感到疼痛,不會受任何負面情緒影響。但您的血實在太冷了,以至於您總覺得周圍不夠溫暖!】

 【搞黃色(藍色稱號):您似乎很喜歡搞黃色,但搞黃色是不被允許的!當您的黃色值高於10點時,您的直播鏡頭將被暫時屏蔽!】

 【目前黃色值:0】

 衛洵的目光微妙落在最後那個稱號上。

 黃色值?直播鏡頭?

 似是觸發關鍵詞,衛洵腦海中憑空多了一段信息。

 【直播是對導遊的監督,旅程中導遊若是出現違規行為,將會受到旅社的懲罰】

 【直播也是對導遊的獎勵,直播間觀眾每增加一百人將轉化1積分,觀眾打賞的積分也將全部由導遊獲得】

 【旅程將會在到達地點時開啟直播。唯有到達黃金階的導遊才能選擇關掉直播(部分稱號與道具造成的影響除外)】

 工資和直播,是衛洵目前找到的,導遊能得到積分的辦法。

 只是工資要等旅程結束才能拿到,而且光是這一項就將許多導遊的職責包括其中。比如衛洵認真點完名後沒得到任何獎勵,因為這是導遊應該做的,是算到最後‘工資’裡的。

 同理可知,衛洵帶旅客們去逛‘景點’之類的,估計也不會有額外積分拿。

 通過直播獲得積分?

 衛洵覺得也不靠譜。那些‘觀眾’們也是旅客或導遊,先不說會不會有人用保命的積分給他打賞,按照規則,衛洵直播間裡每有100觀眾,才能獲得1積分。

 10積分兌換一天時間是新手福利,現在需要100積分才能兌換一天。

 六天旅程,他必須至少再得到500積分才行。也就是說,衛洵直播間巔峰人數得到五萬。

 五萬可不是個小數目,整個驚悚全球旅社裡究竟有多少人?一千?一萬?十萬?或是更多?

 衛洵現在積分還是零,他必須得早做打算。

 還有什麽能盡快搞積分的辦法?

 驀然間,大巴車停了下來。

 “烏螺山站,到了”

 吭當兩聲,前後車門全部打開,一股陰冷潮濕的水汽從外界襲來,給大巴車內嘶啞刺耳的提示聲增加了幾分冷意。

 【行程公布】

 【請導遊丙九在下午六點前,帶領旅客們抵達位於烏螺山南麓半山腰的小龍義莊,切記不要遲到】

 【本次旅程為危險級旅程,請旅客們跟緊導遊,避免不必要的危險。】

 一次性雨衣出現在每個旅客的手邊,這是旅程提供的‘福利’。衛洵也有,只不過他的注意力被一條新出現的訊息吸引。

 【對於危險級旅程補充條例,導遊丙九請查收】

 【危險級及以上的行程內,每意外死亡一名旅客,導遊將獲得300積分。】

 【備注:天啊,竟然有旅客意外死亡了!看來這次行程的困難超乎想象,仁慈的旅社主事人發下補貼,請導遊快用積分提升自己,更好保護剩余旅客的安全吧!】

 衛洵望向車內,旅客們都穿上了花花綠綠的一次性雨衣,有人警惕打量窗外,有人小心翼翼打量衛洵,目光中透出濃濃的擔憂與恐懼。

 導遊主動殺死旅客,扣除10000積分。

 旅客‘意外’死亡,導遊獲得300積分。

 衛洵覺得有趣。

 補充條例,真的是對旅客的保護嗎?

 “呼——他奶奶的,嚇我一跳。”

 最後上車的旅客是個胖子,同樣被車窗上的血手印唬了一跳,驚魂未定罵了句。但他心態不錯,掏出煙盒給衛洵遞煙時,胖臉上還有幾分笑。

 “哥們勞駕,讓個位置。”

 車內其他位置坐滿了,只剩下衛洵身邊。

 衛洵沒有接煙,他提起自己的東西走了出去,把胖子讓進裡坐——旅客到齊後衛洵就能自由行動了。趁著站起來的功夫,他的目光掃過車內。

 眼下大巴車裡的氣氛壓抑至極,旅客們沒人敢靠近窗邊,也沒人交談,像是一群炸了毛的刺蝟。不乏有警惕審視的目光掠過衛洵,但衛洵穿的是他日常“曬太陽”時的裝扮。

 帽子,墨鏡,口罩,薄大衣的領子豎起,扣子系到了最上面,完全遮住了喉嚨。甚至就連手上都戴了副黑色半露指手套,幾乎沒有半點皮膚裸露在外。

 沒有人知道他的底細,這是衛洵唯一的先機。

 必須一次成功。

 在處於相對劣勢,敵我未明的情況下,主動出頭,暴露自己最是愚蠢。

 衛洵要讓別人主動出頭,為此他精心選中了目標——想要讓人情緒崩潰,最好的目標自然是情緒本就極不穩定的人。

 坐在衛洵身後的男人,他面色蒼白,瘦到不正常,壓抑的眼神藏不住其中的癲狂與恐懼,身體一直在神經質的搖晃。

 而且不知為何,他一上車就對衛洵表現出了濃濃的惡意,直白厭惡的目光至少在衛洵臉上停留了三秒。

 就是你了。

 於是在對方上車經過時,衛洵扯開一角口罩,衝他輕蔑勾了勾嘴角。

 果然,男人被挑動了,他雖然沒立刻動手,卻主動坐到了衛洵身後,到現在衛洵也能感到那仿佛能刺穿自己後腦杓的,惡意瘋狂的目光。

 保佑我。

 衛洵將項鏈墜子握於掌心,低頭輕吻,透明水晶裡是指甲蓋大小的藍紫色蝶翼碎片。這是家人失蹤後留下的唯一物品,被衛洵隨身攜帶,到這裡也未消失。

 衛洵沒有信仰,祈禱只是習慣。

 然後衛洵按下自己座椅下的調整鍵,椅背突然向後傾斜,背後男人立時被刺激到,盯著衛洵後背的目光像是淬了毒,蠢蠢欲動。

 只要再受半點刺激,對方就會動手。

 “小兄弟看起來面生啊,難道是新人?”

 坐在衛洵旁邊的胖子忽然開口搭訕,他笑眯眯的,一張圓臉看起來分外和善:

 “嘿,要我說,這次旅程的導遊丙九最喜歡照顧新人了。”

 幾乎是在胖子說出‘導遊丙九’時,衛洵身後男人的呼吸驟然加重,簡直就像頭野獸。顯然,“導遊丙九”這個詞更能刺激到他。

 衛洵更詫異胖子為何會在此時開口。

 是覺察到了他的意圖?

 還是隻想看好戲?

 無論如何,這對衛洵的計劃有幫助。

 衛洵轉過頭望向胖子,擺出一副感興趣的架勢。胖子果然更高興起來,胖臉上露出個是男人都知道的笑容,小聲道:

 “丙九嘛,最喜歡照顧年輕人,但是他隻挑最好看的。至於其他人嘛,嘿嘿。”

 “所以說啊,像咱哥倆這種不靠臉吃飯的人,還是得憑真本事。”

 胖子不認識他。

 衛洵確認,胖子不知道他遮住臉的原因,他主動出聲也沒懷什麽好意,這是在鼓動別人去試探衛洵的底細。

 果然,有人立刻咬鉤了。

 “新人?嘿嘿嘿,哈哈哈,傻瓜,白癡,危險級的旅程中怎麽可能會出現什麽新人!”

 嘶啞笑聲從衛洵身後傳來,尖銳瘋癲,那個男人其實算得上英俊,面容卻因扭曲顯得可怖。

 此刻他癲狂大笑,肆意發泄心底的壓抑與恐懼:“哪裡會有什麽新人,我們都是去送死的,是被旅社扔出去的臭蟲,明白嗎!”

 男人的聲音在大巴車內引起軒然大波,霎時間熱浪似的怒罵與髒話吵嚷著迅速充斥整輛車內。

 “媽的傻逼住口!”

 “林曦你瘋了!”

 沸騰聲中林曦站了起來,衛洵感到他神經質的,惡意的注視居高臨下,毫不掩飾落在他身上,聲音刺耳尖銳:

 “沒人能從醉美湘西系列裡活下來,沒有人。上一次遇到這個旅程的人都死了,全都死了!”

 “丙九他會屠隊,哈哈哈哈,他會把所有人都殺了,你們全都得死!”

 當丙九這個名字被林曦大聲喊出時,大巴車裡突然陷入詭異的寂靜,旅客們像是一群被突然掐住脖子的鵝。

 凝重的氣氛縈繞在車內,就連胖子也耷拉下眉眼,一副唉聲歎氣,憂心忡忡的模樣。

 所有人都對導遊丙九充滿了深深的忌憚。

 “新人,嗯?新人?”

 利刃劃破衛洵的口罩,露出一抹蒼白到半透明的皮膚,林曦拿著匕首的手在發顫,當他看到衛洵蒼白無暇的皮膚時眼中惡意更盛。面容近乎扭曲。

 “九哥喜歡小白臉。”

 林曦驟然壓低了聲音:

 “可是我討厭。”

 林曦手哆嗦著,匕首晃晃悠悠在衛洵臉前比劃,語氣又恨又怕,還有一絲嫉妒:

 “危險級的旅程,就算是九哥也只能護住一個人,他會選我,他一定會選我,只要你毀了容……我要活下來,我要——”

 下一瞬,他的刀無法動了。

 因為衛洵握住了刀鋒。

 匕首割破手套,血順著蒼白指尖滴落,如綻放的玫瑰,觸目驚心。衛洵卻異常平靜,沒有半點的情緒波動。這種平靜並不是忍痛偽裝出來,而是真的無動於衷。

 看著這樣的衛洵,林曦忽然打了個寒噤,他死死盯著衛洵的手指,傻了般無法動彈,連被衛洵輕而易舉奪過匕首都沒有反應,輕松到衛洵都驚訝。

 他真的是老手嗎?

 不過這確實是把好匕首,軍方貨,開了血槽,鋒刃凶悍又冰冷。匕首在指間熟練一轉,衛洵反手將利刃輕貼向林曦脖頸側動脈處。他擁有豐富追求刺激的經驗,熟知人體各個部位。

 想給人帶來最大的壓迫感,這裡才是要害。

 死亡的威脅,最容易令人崩潰。

 匕首下壓,衛洵盯著林曦的雙眼,沒有出聲。

 任何語言都不如冷酷的沉默更具壓迫性。即使沒打算真殺了他,衛洵也要恐嚇他,威懾他——

 但出乎意料的是,雖然林曦渾身抖成了篩糠,兩眼發直,但他的注意力卻沒在匕首,連脖子被匕首劃出血痕都不在乎。

 林曦驚恐畏懼的目光黏在衛洵流血的手上,他抖得越來越厲害,像是拚了命想要逃離又不敢逃離。

 他怕血?

 不,不對。

 不僅是林曦,距離最近的胖子目光也變了,衛洵感受到胖子驚愕忌憚的目光,同樣黏在他受了不小的傷,卻仍舊極穩的手上。

 他們忌憚畏懼的,是衛洵表現出的,沒有痛覺這點。

 【任務倒計時 00:05:15】

 雖然不知原因,但——

 衛洵拇指前移,搭在了銳利的鋒刃上。拇指下壓,推匕首向前,更近貼在林曦的脖子。同時衛洵拇指被匕首割了進去,猩紅流淌而下,沾染到林曦蒼白泛青的皮膚上,觸目驚心。

 衛洵不會疼痛,他沒有任何感覺,甚至還笑了笑。被匕首劃開半截的口罩,露出他略微上挑的嘴角。

 這讓林曦終於被恐懼擊垮。

 “求求您,求求您別生氣,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林曦噗通跪倒在地,哭的滿臉鼻涕眼淚,如一隻受傷的狗般嚎啕大哭,拚命向衛洵磕頭,情緒徹底崩潰。

 “求求您原諒我,求求您,求求您——”

 【滴,新手導遊任務完成】

 【任務獎勵發放——】

 【您得到10點積分】

 【您已激活x類特殊旅客特有身份:導遊預備役】

 【恭喜您,獲得隱藏級特殊物品:導遊的假面(青銅)】

 【導遊的假面(青銅):導遊是隱藏在黑暗中的,優雅又神秘的紳士,每一位導遊都應該有一副屬於自己的面具。只可惜,導遊的假面,只會被強者擁有。】

 【戴上假面,您將可以隱藏自己的樣貌與身份信息,不會被比超您階位兩階以下的人探查】

 手中一涼,冰冷又頗具分量的物品落在掌心,金屬寒意從指尖涼到心底,任務完成了。衛洵松了口氣,邊用積分延續死亡時間,邊好奇望向哭到滿臉鼻涕眼淚的林曦。

 林曦最後恐懼到情緒崩潰並不是因為他,胖子的驚愕忌憚也不是。

 他們將衛洵錯認成了另一人,那人也沒有痛覺,而且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陰影。

 他是誰,會不會是那個屠隊的瘋子導遊丙九?

 衛洵倒是真挺好奇,這導遊丙九究竟有多瘋——嗯?

 衛洵忽然皺起眉,他情緒變化讓地上跪著的林曦又是一顫,嗚嗚咽咽不敢哭大聲,衛洵卻沒再理他。

 【滴,旅社受到攻擊已解除,新手小客服悚悚為您服務】

 【為了表示歉意,將補償給您大禮包包包包——】

 旅社受到攻擊了?

 衛洵訝異,能肆意掌控生命,神秘強大的旅社,還會遭到攻擊?

 對方會是誰?這真是,真是……

 真是太刺激了!

 衛洵也有些心癢難耐,可惜他現在還是個新手,得靠新手任務獲得的積分苟命。

 【包,包包,包包包——】

 悚悚怎麽卡頓起來了?

 衛洵擔心起來,不會旅社又被攻擊了吧,先給他兌換好時間啊?

 嗡!

 驟然間衛洵頭腦一暈,近乎昏迷,一連串的猩紅信息撲面而來,讓衛洵被束縛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能看到眼前不斷蹦出的系統消息。

 【警報!警報!初級旅客衛洵錯誤出現在危險級旅程,旅程已啟動,錯誤將被消除,倒計時5、4、3——】

 【滴——檢索到最新信息,初級旅客衛洵身份變更:導遊預備役,警報解除】

 【警報!警報!旅程已確定導遊為丙九,此次旅程無法共存兩名導遊!導遊預備役衛洵即將被消除,倒計時5、4、3——】

 【警報!警報!檢索到本次旅程導遊丙九意外缺失,重新檢索……24%……47%……】

 猩紅光芒映在衛洵的眼中,那種猝死的感覺再度降臨,衛洵心跳越來越快,近乎無法呼吸。死亡倒計時飛速減少,但衛洵卻無法阻止,連將剛得到的積分兌換時間都做不到。

 他要死了嗎?難道剛才一切努力,都是無用功嗎?

 不,他不要死,他不想死!

 即便身體無法動彈,衛洵的意識仍在拚命掙扎,直到最後仍不肯放棄。

 瀕臨死亡的黑暗中,尖銳刺耳警報聲在他耳中模糊成無意義的狂亂噪音,精神凝結到極限,近乎昏厥的衛洵隱約看到一抹藍紫色的光芒。

 那是……

 蝴蝶殘缺的鱗翅……

 【滴,檢測到瑪瑞亞蝴蝶殘片(1/4),* * *為您服務】

 跳動的信息忽然變成綠色,衛洵像是從噩夢中驟然驚醒,他大口喘息著,再次從死亡邊緣回歸,他竟然有點習慣了這種感覺。

 衛洵條件反射先看了眼死亡倒計時。

 【死亡倒計時00:02:01】

 呼,還好沒有歸零。

 但緊接著響起的聲音令他一愣。

 【導遊預備役衛洵,x類特殊旅客,擁有綠色稱號“無痛者”,擁有特殊道具:導遊的假面(青銅)】

 並不是悚悚孩童般的機械聲,而是更低沉優雅,絲滑神秘的男聲。如果說悚悚的聲音像智能ai,現在響起的男聲,更像個真實的存在。

 強大,神秘,危險,語氣中透出股自然而然漫不經心,如同天生的掌控者。

 【經對比,衛洵與導遊丙九相似度百分之五十一】

 【旅程已開始,無法停止,為保證旅程順利進行,將執行特殊方案】

 優雅含笑的男聲,如惡魔的邀請,響在衛洵心底。

 【導遊丙九,排名丙字號第九的導遊,擁有紫色稱號“冷血者”,擁有特殊道具:導遊的假面(黑鐵)】

 【鐵黑色的面具下,沒人知道丙九真正的樣子,沒人知道丙九真正的名字,作為帶給旅客死亡恐懼的導遊,人人對他憎恨又畏懼,無數旅客想要暗殺丙九——而現在,丙九消失了】

 【旅程已經開始,旅社不允許導遊丙九的缺席】

 【導遊預備役衛洵,驚悚全球旅社向你發出特殊聘請,你是否願意成為此次旅行的臨時導遊?】

 【你將成為丙九,享受作為導遊丙九的威嚴,也承擔他身上的一切危險】

 【是/否】

 “不要掉隊。”

 披上雨衣,衛洵率先下車,進入了導遊的角色。

 對能迅速獲得積分的補充條例,他無動於衷。

 雖然導遊不能主動殺人,但在一場危機四伏的旅程中,讓旅客‘意外’死亡的辦法很多。衛洵記得林曦崩潰時說‘丙九會屠隊’。

 旅客死亡對導遊肯定有好處,補充條例針對的是所有導遊。

 但越輕易得到的東西,越可能是飽含惡意的毒餌。衛洵記得那個聲音很好聽的* * *客服說的話:

 【請一定要保護好旅客】

 說實話衛洵更疑惑,憑啥啊,導遊保護旅客,誰來保護導遊啊?

 旅客有好幾個人,導遊可就他一個。要是旅客把他殺了怎麽辦,這破旅社就沒有導遊保護法嗎?

 導遊可太慘了!

 七男一女站在細密雨幕中時,目送大巴車離開。

 他們正在一座濃綠蒼翠的大山腳下,細密雨絲籠成片白茫茫的霧氣。羊腸小道蜿蜒而上,一眼望去看不見盡頭,鉛灰色的蒼穹濃雲密布,壓抑的令人喘不過氣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