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和殘疾大佬協議結婚後》第102章 第102章心機貓貓
沈辭眨了眨眼。

 忘了什麽?

 忘了小動物都很怕秦抑, 看見他就會跑嗎?

 “可,貓不應該擅長抓鳥嗎?”沈辭認地說,“只能說你這隻貓不太靈活。”

 “不太靈活”秦貓貓抿住唇,一言不發地從沙發上下來, 又看了看頂水晶吊燈:“我去叫管家搬梯子。”

 管家很快找來了梯子, 但這種家用梯子高度有限, 挑空客廳足有六米多高,即便把梯子升到頂,也隻勉強能碰到吊燈。

 腿腳剛好秦抑顯然不適合乾這種登高爬梯事, 他果斷叫來了溫遙, 溫遙意味不明地看他一眼,好像想說“我隻個保鏢能不能不要什麽事都找我”。

 最終任勞任怨保鏢還爬了梯子抓鳥, 但高度實在差了點,他艱難地伸長了胳膊去夠, 才剛『摸』到吊燈一點邊,文鳥就發現了他, 幾個蹦躂,跳到了吊燈更高地方。

 溫遙抓鳥動, 還沒『摸』到鳥一片羽『毛』就宣告失敗, 這下無論如何也夠不到了,他想找點東捅一捅,嘗試把鳥趕下去,又怕動作太大會把吊燈弄壞,隻好從梯子上下來, 衝秦抑一攤手:“你們還想別辦法吧。”

 沈歌急得快要哭了,不斷呼喚著小鳥名字,然而文鳥到底不如鸚鵡聰明, 加上飼養太短,叫了半天也沒有反應。

 管家見狀,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我讓人送更高梯子來。”

 “等等,”秦抑忽然攔住他,視線落向還停在鳥籠邊上鸚鵡,上前一把將它抓在手裡,威脅道,“你惹禍,你自己解決。”

 一乾人紛紛看向他,表情全都稀奇古怪,溫遙更挑起眉梢,心說秦少這“墜入愛河男人都失去了智商”嗎,居然試圖跟一隻鸚鵡溝通。

 鸚鵡被他捉在手心,非常委屈地叫了一聲,隨後奮力從他手中掙脫,撲扇著翅膀蹦到他頂,又踩著他腦袋起飛,直接飛上了吊燈。

 “啊!”沈歌嚇得叫了起來,“它,它……”

 沈辭仰著,就看到玄鳳那一抹醒目黃『色』身影在吊燈上不斷穿梭,驅趕文鳥,文鳥被它追逐了一會兒,終於頂不住,從吊燈上飛了下來。

 小小一隻白鳥落在了沙發扶手上,沈歌小心翼翼地接近它,終於將它捉拿歸案,撫『摸』著小鳥羽『毛』,又高興又心疼:“都蹭髒了。”

 沈歌把小鳥關回鳥籠,又在茶幾底下找到了另外一隻逃跑文鳥,兩隻全部抓回之後,終於長舒一口氣:“嚇死我了。”

 然而緊接著,又發現事情有不對——鸚鵡還沒下來。

 這貨把文鳥趕下來後,自己待在上面不動了。

 雖然它放走文鳥罪魁禍首,但看到它“被困”,沈歌還很擔憂,問沈辭道:“哥哥,那它怎麽辦?”

 “壞壞下來。”沈辭命令,並衝它伸手,可鸚鵡毫不會,還轉了個身,用屁股對著他。

 “……還生氣了,”沈辭無奈,“算了,不用管它,等它鬧夠了,自己就會下來。”

 秦抑皺著眉,自覺對小動物腦回路解不能,明明它自己闖禍,訓它居然還要生氣。

 “它叫壞壞嗎?”沈歌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太壞了,明明隻一隻小鳥,怎麽會有那麽多壞心思?”

 小鳥才不覺得自己壞,相反,還覺得自己可愛著呢。

 鸚鵡一不肯下來,沈辭也不想管它了,妹妹來一趟不容易,他還多陪陪,沒會一隻搗『亂』小鸚鵡。

 秦抑在陪向女士聊天,沈辭兄妹兩個坐在一起,沈歌拿出了一個速寫:“哥哥,你看。”

 沈辭湊去,看到速寫上畫著各種姿態小鳥,全都活靈活現,栩栩如生,他不禁驚訝地睜大眼:“這全都你畫?”

 “嗯,”沈歌說,“實我買小鳥為了交老師布置作業。”

 “作業?”沈辭沒懂,“作業體驗飼養小動物嗎?”

 “不啦,規定了畫畫主題,這次主題‘可愛’,”沈歌把畫紙翻一頁,“我看他們好多人都畫了小貓小狗、小兔子、倉鼠,還有他,我不想跟他們一樣。”

 “所以你就畫了小鳥?”

 “嗯,一始在回家路上看到了落在路邊麻雀,覺得麻雀也挺可愛,但它們又不聽話,我一去它們就跑了,沒法畫,所以我就想自己買一隻小鳥,哥哥給我買小鳥白白胖胖,比麻雀更可愛。”

 沈辭看著畫冊,覺得紙上文鳥一樣,連神態都非常到位:“那最後作業交了嗎?”

 “交了呀,老師給了我a+,”沈歌頗有得意地說,“全班只有我畫了小鳥。”

 確實,相比小貓小狗,鳥類要更靈活多動一,把握起來更難,而且它們小,動態持續非常短,並不很容易捕捉,畫下來就更難了,能畫得像沈歌這麽好,自然應該給高分。

 “不,”沈歌雙手托住下巴,有憂愁地說,“速寫班同學都比我年紀大,基都上了初中才來學速寫,只有我一個還在上小學,每次他們一起上課,我都覺得好尷尬。”

 “那不更說明你比他們更有天賦嗎?”沈辭說,“別人還在學兒童畫,你已經在學素描速寫,別人始學素描,你已經在學『色』彩了,你始終要比他們快一步。”

 “嘿嘿,”沈歌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實老師也這麽誇我。”

 沈辭:“……”

 這孩子實隻想被誇吧?

 兩人正聊到這裡,坐在旁邊向女士忽然起了身:“秦少,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我們去書房吧。”

 沈辭看著他們離了客廳,心說秦抑到底跟阿姨說什麽了,阿姨這明顯有動搖,說不定會答應他。

 他正出神,就見面前有什麽東一晃而,緊接著沈歌驚叫:“住嘴!不要咬!”

 鸚鵡居然趁他們不注意,從吊燈上飛了下來,對著沈歌速寫就兩口。

 沈歌看著紙頁邊緣多出來兩個新鮮嗑痕,欲哭無淚:“你太壞了!”

 沈辭連忙把鸚鵡抓走,實屬有生氣,訓斥它道:“你今天怎麽回事,你分了。”

 鸚鵡一動不動,委屈地蜷在他手裡。

 ……又來了。

 這副犯了錯光速委屈認錯,下次又繼續再犯『毛』病,到底跟誰學。

 “好了好了,”沈歌到底不忍心看他訓斥一隻可愛小鸚鵡,製止他道,“算了,反正練習而已,嗑掉一點點紙,也不影響我畫畫。”

 鸚鵡搗完了『亂』,又老實了,它站在茶幾上,對著果盤裡葡萄蠢蠢欲動。

 沈辭揪了一顆葡萄下來,遞到它面前,試圖跟它好,鸚鵡啄了一口,把葡萄啄破,又不肯馬上吃,而繼續啄葡萄皮。

 “這你還要剝皮?”沈辭詫異地看著它,“事還挺多。”

 給谷物剝殼似乎鸚鵡天『性』,沒想到連葡萄也要剝,他嫌鸚鵡自己剝得太慢,索『性』替它把葡萄剝好,把葡萄籽也挑掉,留下一顆晶瑩剔透果肉。

 他專心致志地喂鸚鵡,並沒留意到沈歌已經把速寫翻新一頁,用筆記錄下了眼前一幕。

 鸚鵡連玩帶吃,一顆葡萄吃了好幾分鍾才吃掉一半,剩下半顆已經被啄碎成許多小塊,桌子上全葡萄留下汁水。

 “……你浪費。”沈辭對它這種吃一半扔一半習慣深感痛恨,又沒辦法以人類標準來要求一隻鳥,隻好把一片狼藉現場收拾乾淨,感覺鸚鵡把自己吃得嘴都黏糊糊,便抽了張濕巾,逮住它一頓擦。

 鸚鵡被他粗暴地迫害了一通,大叫著逃離他掌控,如果它會說話,那麽說一定“主人公報私仇”。

 它飛走候,沈歌速寫也已經基成型,再加入億點點細節,鸚鵡吃葡萄姿態躍然紙上。

 “太厲害了吧,”沈辭由衷地發出讚歎,“你這麽喜歡畫畫,以後打算走美術生路線嗎?”

 “應該吧,”沈歌說,“你學音樂,我學美術,不很好嗎?”

 確實挺好。

 雖然他們不一母所出,都喜歡藝術。

 “哦對了,”沈辭站起身,“我有東送給你,你等一下。”

 他回房捧了一堆東出來,在妹妹面前一個個拆:“你看看你喜歡哪個,要都喜歡,你就都拿走。”

 “這不上次你在鳥店抽盲盒嗎?”沈歌驚訝道,“要送給我?”

 沈辭:“之前就想送你來著,今天壞壞幹了這麽多壞事,更得跟你賠禮道歉了——這個隱藏款也送你吧,不只抽到一個,配不了對。”

 “不用不用,”沈歌連忙擺手,拿起中一個白文鳥擺件,“我要這個……嗯,這個也挺可愛,啊這個也好看……”

 一陷入了選擇困難症,沈辭忍不住笑起來:“說了喜歡就都拿走了,我留了一套,剩下都給你。”

 “那我抱走了哦?”沈歌捧著一堆小鳥,拿起來就不想放下,興衝衝地拿著白文鳥擺件走到鳥籠邊,對著籠子裡小鳥一比,“一模一樣啊。”

 沈辭用禮物討了妹妹歡心,算將功補,又留們吃了頓飯,晚上才讓司機送們離。

 沈歌雖然被鸚鵡差點把鳥放丟,可還喜歡這隻搗『亂』小鳥,末了跟他們道別:“小辭哥哥再見,秦抑哥哥再見,壞壞再見,下次再來找你們玩!”

 等他們走了,沈辭立刻按捺不住好奇心,問秦抑說:“你到底跟阿姨說什麽,讓答應你了?”

 “也沒說什麽,”秦抑面『色』坦然,“就說如果來工作,我可以給介紹更好美術老師,來指導沈歌而已。”

 “你這個彈鋼琴,還認識畫家?”

 “都藝術業,多多少少還有點人脈。”秦抑低調道。

 “可以啊哥哥,”沈辭一挑眉『毛』,“知道阿姨只會對跟女兒有關事動搖,直切要害,很有心機嘛。”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