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協議標記[穿書]》第68章 CH.68那現在,甜嗎?
這就沈矜最擔心的坦白局, 快的他完全沒準備。

 該,怎麽辦?

 分明醉酒的模,乾坤的眼神卻過格外專注, 扣人心弦的繾綣, 就好像滿眼只能裝眼前的人。

 窗外的路燈不斷從他們的發間劃到肩膀,路過商業街時,樹上掛著星星燈,成了夜幕靚麗『色』彩, 點綴著兩個少年若即若離的心悸聲。

 “我好喜歡你…”

 再次強調,讓人難以將之當做一句玩。

 尤嘉的潑酒給了乾坤另一種思路。

 沈矜如果拒絕, 就以醉酒為理由,重新退回假男友的界限上。

 只要不完全拒絕,代表沈矜已動搖了, 那麽就可以進行最後一步了。

 現在的狀態,進可攻, 退可守。

 乾坤要的就,告白後沈矜無法提分手的局面。

 沈矜沒有逃避,直視著乾坤, 在那雙像要溺斃人的目光中險些敗陣來, 慌得背脊滲出一片汗, 說:“你確現在想我的答案嗎, 以這種狀態?”

 沈矜仔細觀察過乾坤的情況, 不太像作假。

 假設裝醉,為了告白, 搞那麽的陣仗,該有不想分手。

 沒有直接拒絕。

 這就今天乾坤設想的最好的結果,他的一線生機。

 一直攥著的拳頭, 稍稍松。

 乾坤比平時更安靜深沉一些,alpha的氣勢在狹的空間內格外迫人,問:“不醉了,你不就能回答了?”

 這麽點時間,沈矜哪裡能想好答案。

 這不上一次互用擋箭牌的訂婚,而乾坤實打實要的他的感情。

 過前九年來自各方不斷地打壓與貶低,沈矜雖然走出來了,但對情感的需求並不,甚至隱隱排斥。

 但乾坤以獨特的方式,潤雨細無聲地打破了防線,沈矜知自己快抵擋不住了。

 沈矜胡『亂』地點著頭,內心『亂』成一團。

 乾坤注意到那條在黑夜中閃著幽暗光芒的項鏈,抬手『摸』著貓咪掛墜。

 手指觸過肌膚,引得沈矜一陣顫栗。

 “你還戴著它…”

 alpha遮掩不住的喜悅,沈矜偏了頭。

 “不你說為了我的安全著想嗎?”

 乾坤眼尾一揚,像隻得了『奶』酪的狐狸。

 他將自己的鋒芒盡數收斂,裝作醉意上湧慢慢倒去。

 啪嗒,輕輕一聲落在沈矜的肩上,他短短的黑發刺到沈矜的脖,沈矜不自在地動了動。

 乾坤閉上了眼,夢中囈語般。

 “喜歡你…”

 “最喜歡…”

 他的聲音很輕,像一根琴弦不間斷地撩撥著沈矜的心。

 乾坤把內心累積的情愫,點點滴滴地釋放出來,想要完整地傳達。

 那聲音絲絲縷縷地鑽入耳膜,像一串電流刷過。

 沈矜低著眼簾,精致的眉眼溢出一絲無措。

 “知了。”

 沈矜捂了滾燙的耳廓。

 你別再說了,我知了。

 車內隔音太好,將馬路上的聲音完全隔,空調的送風毫無聲息。

 司機像沒到動靜般,恨不得紅燈再少點,路上的車再少點,把後面兩位祖宗送回家。

 為什麽看別人告白,他一個漢都得面紅耳赤的,想回去和老婆溫存一。

 司機個退伍老兵,剛接觸時就覺得像乾坤這矜貴的少爺,無論容貌、氣質、能力都出類拔萃,更別說這的他家世都頂尖的。

 這世上有誰值得讓他主動,他只會讓人趨之若鶩的存在。

 事實上和他猜測的一,每次有什麽聚會,都能看到一群千金少爺追在他身後。

 他什麽都不用做,就被所有人圍繞的存在。

 直到某一天,他接到一個奇怪的指示,將某輛越野車漆成少調配出的粉『色』。

 越野車幹嘛用的,那用在崎嶇地形,沙漠地形裡的野獸,弄成這幅,太考驗alpha的心臟了。

 本來以為自己已鍛煉得足夠心止如水了,現在卻覺得,這種少年之間曖昧情動才最考驗人的。

 有點刺激,又有點想看他們捅破最後一層紙。

 一路上,沈矜覺得自己仿佛被一張細密編織的網徹底罩住了,躲不,逃不掉。

 車駛入乾家的宅邸,沈矜將人交給司機。

 司機剛敲門,門就打了,裡面傳來柔和的詢問聲。

 從內走出一個穿著居家服,一頭黑『色』直發的美麗女。

 劉曼凝看到在路燈,站在遠處清冷淡漠的少年,微微一。

 沈矜的心微跳,總覺得很眼熟,他平時不追星,能讓他覺得眼熟應該很知名的。

 回去的路上,他看到一棟的廈上巨的顯示屏,放著一段香水廣告,女紅唇烈焰,一襲黑『色』魚尾群落在花瓣中,美得讓人忘了呼吸。

 沈矜終於知乾坤優越的長相,還有那雙攝人心魄的丹鳳眼遺傳自誰了。

 沈矜想到一始討厭兔標記他的時候,聲音與平時不同。

 記得劉曼凝的配音非常厲害,乾坤就有這方面接觸的途徑,能變聲線有了合理的解釋。

 劉曼凝扶著兒進屋,關上門後,才著看他。

 “臭,還和我裝,誰在之前的飯局上說,成年之前絕不喝酒的?”以這個為理由拒絕了少搭訕,劉曼凝直接拆穿了乾坤的影帝級演技。

 劉曼凝不滿地說:“我讓你以前陪我練台詞,可不為了讓你騙心上人。”

 乾坤很快就神『色』清明地站了起來,捋了頭髮,有點無奈地著說:“瞞不過你。”

 “布這麽個局,不會為了告白吧?”

 乾坤表情一頓。

 “成功了嗎?”

 “……暫時沒,我準備再找個機會式說。”

 劉曼凝促狹地說:“哦,這啊。”

 看兒眼中微微的緊張,還有身上不穩的信息素,劉曼凝知這兒在強忍情緒波動。

 乾坤的精神力很高,能夠自由收放信息素,他扮成beta幾乎毫無違和感。

 能讓他情緒波動這麽,除了臨近成年的爆發期外,就遇到他無法解決的棘手事了。

 自己這兒從對所有事都不上心,任何事都輕易能完成,造成了他這種萬事不留意的『性』格。最近劉曼凝看到他一次次的挫敗,初期還挺爽的,現在就有點憐惜了。

 乾坤看了她一眼:“能娛樂到你,兒的榮幸。”

 他渾身都酒味,黏答答的難受,走上了樓梯。

 “你過幾天不生日嗎,帶他過來吧。”

 “你不會戲癮上來,想扮演什麽惡婆婆吧。”

 “我有這麽無聊嗎?”

 “……”

 這什麽眼神。

 不親生的?

 沈矜,你還繼續拒絕吧,婆婆支持你。

 *

 期中考結束後,接連著的就秋假。

 沈矜松了一口氣,至少這幾天不用面對室友。

 兩人回到之前還沒說的狀態,唯一不同的,他們暫時沒了交流,彼此都心知肚明關系即將發生改變。

 沈矜得了點空閑,可以縮進自己的殼裡一段時間,如願攤成一塊煎餅一整天。

 天就始布置自己的房間,終於把一堆蕾絲給換了來,滿意地看著自己改裝的結果,就接到了一通電話,聲音來自沈謝安的同學。

 那頭聲音很焦急,說沈時突然昏倒了,現在已上了救護車。

 沈謝安這幾天在一座城的山上寫生,他自知以自己的成績要常考取南湖高中難度不一般的。

 沈謝安腦一轉,就想了個法。

 乾脆就另辟蹊徑,當個特長生,於他就報名了個課外畫室,前幾天就已出發去深山了。

 沈矜記得弟弟提過,這幾天父母在處理公司的轉型,積攢了不少工作,已飛到洋彼岸了,現在要趕回來沒那麽快。

 沈矜剛成年,還沒來得及考取駕照,看了看最快的班車要午才能出發,於拜托謝凌派車送自己去那座城市。

 他到醫院的時候,這些熱心的同學迎了上來,喊著:“沈哥好!”

 的確有幾個認識的,他們不少跟在沈謝安身邊被忽悠去學藝術的,沈矜有時候會順帶給他們一起輔導。

 感謝完這些同學,沈矜就被帶去了病房。

 沈謝安已躺在病床上,看上去臉『色』紅潤,沈矜『摸』了『摸』弟弟柔軟的發絲。

 他找到了醫生,醫生還以為家長,沒想到家長沒法過來,略帶同情地看了眼沈矜這個兄長,這看起來又當哥哥又當爹媽的。

 “你弟弟的情況還好發現的及時,若再晚一點可能會出岔,暫時『性』休克不不可能的。”

 “他什麽病!?”沈矜緊張了起來。

 “青少年的特異分化,從他的信息素檢測結果來看,他已分化成alpha了,情況已穩了,再觀察一天,沒問題你就可以帶他回家了。”

 看沈矜睜了眼:“但他之前並沒有特別的症狀。”至少和他要分化前完全不同。

 醫生:“會比平時情緒暴躁嗎,或容易發怒?”

 沈矜仔細回想了,說:“他這幾天有和我說,晚上睡覺的時候骨頭有些痛,然後的確容易動肝火。”

 沈矜以前長高時,會腿骨發痛,所以隻以為沈謝安要發育了。

 醫生又把檢查單給他看:“你們家可能有分化的基因,父母或隔代往上,有人分化過,基因就傳給你們了。”

 沈矜記得他母親謝嫣就分化過的。

 “他就用了一天分化嗎?”

 “有這種案例,說明他的體質很適合分化成alpha。”

 “那花了好幾個月分化,常?”沈矜不由得想到自己的這幾個月。

 “一些等級特別高或體質特殊的人分化,可能會有很並發症,比如分化時間非常漫長。”

 “你弟弟很幸運,他只花了一天。”

 前後就一天,他就要接受一個alpha弟弟了?

 沈矜認為分化對於部分人來說,都很難接受的事,特別從原本柔弱的omega分化成alpha。

 這事,他怕會刺激到沈謝安。

 該怎麽和沈謝安口?

 沈謝安的病房有三張床位,另一張上一位alpha老爺,他這個哥哥一會看鹽水,一回用棉簽給弟弟潤唇,一會兒去找醫生『藥』,忙得自己都沒吃過飯,這都晚上了。

 爺和他說讓他先樓吃飯,他們會幫忙看著他弟弟的。

 沈矜謝後,樓去買了飯,又買了一碗清粥和一包孩愛吃的果糖。

 期間沈謝安醒來過一次,還挺有精神的,有些鬱悶地說:“哥,又讓你擔心了,我看那山上有座希望學,裡面的孩不會打球,就教了他們,沒想到會暈倒。”

 “還有力氣吃飯嗎?”

 “有啊,這就意外啦,很快我就能出院了!”

 沈謝安覺得全身痛得很,還很困,隻想好好睡一覺。

 他沒注意到哥一臉凝重的神情,吃了『藥』以後困意湧上來,再次睡了。

 看著弟弟清俊的輪廓,沈矜擔憂地歎氣。

 沈矜看著最後一包鹽水掛完,隻了個夜燈,就著看護椅打著瞌睡。

 不知過了久,突然,肩上被輕輕拍了一,沈矜打了激靈。

 他睜了眼,先看了眼弟弟,居然打著酣,看起來睡眠質量很好。

 沈矜這才回頭,對上一雙溫潤擔憂的眼。

 沈矜:“淮哥?”

 柯明淮點點頭,:“安怎麽?”

 兩人來到走廊,沈矜簡單地敘述了一遍,又問:“你從哪裡知他出事的?”

 “他同學一直有我的電話,除了打電話給你,打給我了。”

 沈矜點點頭,沈謝安以前一直把柯明淮當哥夫看,當自己人的。

 說完沈謝安的事,兩人間就陷入沉默,自從在運動會場外沈矜說了那些話後,柯明淮就再沒打擾過他。

 “辛苦你跑一趟,安沒事,很快就能出院。”

 “我陪你吧,你看起來很累。”柯明淮一手搭在沈矜肩上,聲音溫柔而醇厚,“安我弟弟,於情於理我都不能在這時候離。”

 沈矜退後一步,錯了那隻手。

 “真不用,既然退婚了,我們還不要再走近比較好,對你的聲譽有影響。”沈矜客氣地拒絕,“你自己車來的?”

 柯明淮蹙緊眉,感到心臟,隱隱發痛。

 像有一塊巨石,壓在胸口,悶得喘不上來。

 他沒有心臟問題。

 他知,這因為眼前人的疏離。

 “嗯。”

 “我送你去吧。”

 *

 乾坤本來打算借口邀請生日會,打破他與沈矜之間的僵局。

 發現電話那頭關機,一始還以為沒電了,就想著再等等。

 幾個時過去,依然關機。

 於乾坤直接去了謝家,萬幸沒碰到忙碌的舅哥,他從管家那兒得知沈矜去了另一座城市,弟弟出了事,他臨時趕過去的,他們不清楚哪家醫院。

 乾坤看到天氣預報上說快速路上將有暴雨,這條高速連通著好幾個城市,沈謝安去的最遠的一座,車程非常遠。

 那裡沿邊的山路前段時間出現過山體滑坡,工程還在修繕中。

 他快急瘋了,邊不停地打著電話,邊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那座城市。

 才剛到,外面就起了雨,電閃雷鳴,劈斷了好幾條線路,馬路上停電了好幾片區域,通訊受到了阻礙。

 乾坤把能聯系到的都詢問了一遍,沒有沈家兄弟的名字。

 他找到剩五家暫時聯系不上的,準備過去一家家詢問。

 車時,保鏢撐傘,他嫌浪費時間,疾步走入雨中。

 *

 另一邊,沈矜準備送柯明淮上車。

 一路無言。

 樓後,沈矜才發現外面不知何時起了雨,將周遭都卷入冷空氣的旋渦中。

 沈矜到一樓賣部買了把傘給柯明淮,剛遞過去,就被柯明淮抓住了手腕。

 “再試試看好嗎,你不喜歡的地方,我都會改,不要結束,行嗎?”柯明淮幾乎沒用過這麽低聲氣的語氣說過話,這已他的極限了。

 那次回去後,他回憶了很。

 這麽年的點點滴滴,他越來越發現自己疏忽的問題。

 對沈矜來說,訂婚並不喜悅的事,他被所有人推著走,一直『逼』迫自己去適應和包容他以及他身後的家族。

 沈矜看著被抓住的手,柯明淮緩緩放。

 沈矜神『色』冷靜極了:“你隻不允許別人拒絕你,覺得不甘心而已。但淮哥,我們沒有始過,哪來的結束?”

 “矜,別那麽狠心。”

 “從一始,就互為擋箭牌的交易,現在隻回到原點。”

 柯明淮猛地將他帶入懷裡。

 他們訂婚期間,柯明淮從沒有好好擁抱過他,這次當沈矜重新入懷他才發現自己心中的滿足感,幾乎到能讓他落淚的程度。

 沈矜發現柯明淮看起來清瘦,實則alpha的強爆發力他一點不缺,一時間居然掙脫不。

 沈矜忽然看到不遠處的暴雨中,停著一輛粉紅『色』越野車。

 “!”

 他的眼皮狠狠一跳,靠近柯明淮的耳邊。

 輕輕說了一句話:“你一始願意與我訂婚,為了監視我吧。”

 柯明淮震住了,臉『色』發白。

 這他最不願意讓沈矜知的事。

 過的刺激,讓他松了手。

 “你、什麽時候知的?”

 “訂婚的三天后,有工作人員上門找你,說我的信息素等級太高,很危險什麽的,你以為我在樓上睡覺,其實醒著。”

 “每一句,都到了?”柯明淮還試圖尋找安慰的地方,他記得自己最後說的幾句話很不近人情。

 “啊。”沈矜點點頭。

 一直,都知嗎?

 這些年,你到底怎麽過來的。

 沈矜順利擺脫他,顧不得柯明淮,衝向雨幕中。

 在車裡看到這一幕的乾坤立刻了車,撐著一把傘迎面過去,將人罩在自己的傘。

 乾坤面無表情地看著沈矜頭髮上晶瑩的水珠,:“雨,你跑什麽?”

 沈矜看著面前這個全身濕透了的狼狽男孩,一股酸澀湧上心頭。

 他微微了起來。

 “你呢,怎麽會過來。”

 因為在找到家醫院詢問的時候,乾坤終於從急迫中清醒,想起來沈矜身上還掛著自己送的項鏈,後台只要啟就能知方位。

 乾坤垂著眼,平時得散漫的眼,此刻沉默的不像話。

 他牽住沈矜的手腕,按到自己的胸口上。

 “有點痛。”

 這三個字,不輕不重地撞擊了一。

 沈矜哪裡不知什麽原因,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顆糖,剛才想哄沈謝安卻沒用到的,他剝糖紙,塞了一顆到乾坤的唇上。

 “那現在,甜嗎?”

 乾坤幾乎意識地,卷入了糖,舌尖『舔』了那根細白的手指。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