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克系執法官》477.第477章 我的清算
  第477章 我的清算
  似乎,邁洛所表現出來的態度,他行為和言語上的不敬、褻瀆,他那偏門刁鑽的思維方式,都在紗布·尼古拉斯的預料之內。

  就連那句“說人話”也不例外。

  祂似乎熟知邁洛的一切,但又對他的一切充滿著興趣、好奇。

  …

  至此,邁洛基本可以肯定,眼前這一縷意識與真正的至高母神意志有著本質上的區別,甚至都不能算是其中的一縷意志,而應該是產生了程度極其嚴重的分化從而形成的“墮落”產物,即擁有了人性的諸多“糟粕”。

  正常情況下,直面神明的人會變的瘋瘋癲癲。

  然而在邁洛的視角內,從頭到尾都在說瘋言瘋語的,就是眼前這個紗布·尼古拉斯的意志化身,祂甚至根本算不上意志化身。

  …

  “你還是不願意讓我們孩子出生嗎?我實在無法忍受他的痛哭聲了,那是對我最殘忍的折磨……”

  “格拉索”仰頭,用希冀的目光注視著邁洛。

  而邁洛卻搖頭:

  “別亂說,他可不是我的孩子。”

  他用手背撫過那張屬於格拉索的臉龐,動作溫柔,語氣卻無比冰冷:“把真相告訴我,或者,看著他被活活燒死。你阻止不了我,這點你心裡有數。”

  “格拉索”臉上並未露出絲毫的訝異。

  似乎邁洛說出口的這些冰冷話語,祂已經聽過無數次了一樣。

  祂看向那被白色火焰燒得焦黑的巨大肉繭,眼中閃過一抹沉痛,隨後轉頭對邁洛道:

  “我說過,我已記不清我們的初見,但每一次的重逢,都需要有人將這一切機緣編織到一起……那個即將出生的,的確是屬於我們的子嗣,至少名義上是的,但你說得沒錯,他也是一個謀求重生的靈魂,他原本的身軀已經殘敗、腐朽,唯有在黑森林的陰影下才能求得新生的賜福,也許對他的名字不會感到陌生——圖提斯·克勞。”

  圖提斯·克勞?
  邁洛臉上閃過一抹驚異。

  而後迅速轉頭看向遠處山坡上按捺了許久的獵人蒙奎亞,他自己明確表示過,不知道渡鴉的本名,但是又說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殺死那守陵老人。

  隨即浮現在邁洛腦海中的,是自己離開教會之前黛西說的那番話——“渡鴉的本名,就是圖提斯·克勞。”

  現在至高母神的意志又表示,焚燒自我,謀求重生的那個守陵老人是圖提斯·克勞。

  ……

  所以到底是誰在撒謊?

  還是說,所有人都沒撒謊,他們說的都是實話?
  事實上邁洛更加偏向於渡鴉就是圖提斯·克勞這種說法,原因很簡單,上邊這些人裡頭毫無疑問最值得他信任的就是黛西,而且她還是思考之眼的載體。她的判斷是最具說服力的。

  除此之外,邁洛在深淵裡見到過的那個自稱圖提斯·克勞的男人,就長著渡鴉的臉。

  而那個自焚的、沒了舌頭的守陵老人,身上可沒有一丁點兒跟圖提斯·克勞能扯上關系的……

  …

  等等,真的沒有半點關系麽?

  邁洛忽然感覺有什麽被遺漏掉了的線索在自己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那是前不久伊妮德從城市檔案庫那些積灰的資料裡面翻出來的,一位登記在案的,名為“圖提斯·克勞”的男人的資料,但那個人已經在多年前就已經因為觸犯了法律而被執行了死刑,至少文件上是這麽寫的。

  而關於守陵老人,楠薇城中有這樣一種說法,說他的守陵生涯,其實是贖罪。

  現在看來,貌似也有線索暗指著他就是圖提斯·克勞,如果當年那個觸犯法律的死刑犯最終沒有被處死的話,大概率就是在墓地上苟延殘喘至今的守陵老人了。

  可如果真相是這樣的話,深淵裡的渡鴉又為何自稱圖提斯·克勞,黛西身為思考之眼難道也會看錯不成?
  ……

  到底有幾個渡鴉?
  幾個圖提斯·克勞?
  “原來即使是到了黯影序列,也會被你們這些外神擾亂心智,真有你的,一句話就給我整糊塗了。”

  邁洛搖了搖頭。

  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圖提斯·克勞,這個問題暫時估計是找不到答案的,自從在深淵裡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開始,疑惑就未曾得到過真正的解答。

  不過邁洛不是鑽牛角尖的。
    他很善於接受現有的這些暫時性的信息。

  邁洛輕撫著那張對他來說已經永遠失去了的、屬於格拉索的面龐,淡淡地詢問道:

  “所以憑什麽?憑什麽圖提斯·克勞,就有資格成為我們倆的子嗣,說起來,按他的歲數都能當我的爺爺輩了吧。”

  “因為,他幫助我在星空的萬千世界裡找到了你啊。”

  “格拉索”眼中洋溢著愛意:

  “所以這是他應得的回報,黯影序列以上的血脈與神祇靈魂的眷顧,沒有比這更加合適的恩賜了,難道不是嗎?”

  祂牽起邁洛的手放到自己的小腹上,輕聲道:
  “感受到了嗎?你我的意識正在交融,新的靈魂即將誕生,他可以是我們的孩子,如果你不喜歡圖提斯·克勞這個名字,那就改掉他,一個名字而已。”

  邁洛感受著從對方小腹上傳來那股新生靈魂才具備的溫度,若有所思道:“圖提斯·克勞,他幫你尋到我的存在,所以這是反饋給他的賜福,是這樣的一個因果?”

  “是的。”祂點頭:“你與我的力量融合一起,我們能賜予他新的生命,洗滌他靈魂深處的罪孽,這個新的靈魂不會沾染他前生的所有因果與記憶,是屬於我們的、完整的、純潔的孩子,血脈會讓他隻效忠、侍奉於你我……請相信我,圖提斯·克勞的命運有著其無法預見的特殊性,這對於你我的神格和未來,存在著無比重要的指引,這是屬於我們的機緣。”

  “你還是不肯說人話,哎,算了不過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邁洛歎了口氣,他的手一直輕撫著“格拉索”小腹,對她輕聲說道:“所以這裡頭是屬於一環套一環的,對嗎?格拉索的死,用來兌換我的清算,也就是你的信徒的死亡,從而召喚你的到來,最後還得由她的血肉,與你我的靈魂,賜予這個圖提斯·克勞一次新的生命,是這個意思?”

  “是這樣沒錯。”

  “格拉索”的眼中浮現出欣慰的柔和目光,祂很高興邁洛終於能夠聽進去自己的話語了,而且從他的反應態度來看,似乎也逐漸接受了這一切。

  祂看到了希望,仿佛也看到了在未來時間長河的下遊中那些美好願景一一實現的畫面……

  …

  “所以從一開始格拉索就是注定要死的對吧?你知道,圖提斯·克勞知道,芬克爾斯坦也知道,現在我也知道了。”

  邁洛依舊輕撫著對方的小腹,但他說出口的話語卻逐漸變得奇怪起來:
  “唯獨只有格拉索自己不知道。”

  祂似乎也從邁洛的話中嗅到了一些奇怪的味道,於是快速解釋道:“這一點我們不是已經討論過了嗎,她的死兌換了芬克爾斯坦的死,你已經完成了你的清算……”

  “不不不,清算不是這麽理解的。”

  邁洛嘴角一挑,風輕雲淡地解釋道:

  “並不是你虧了我也虧了這就算扯平,不是這樣的懂吧?在我看來,有人虧了,就一定有人賺,這才是符合我認知的邏輯,而且,我是絕對不會成為那個虧了的人的,所以……”

  “格拉索”臉上浮現出了一抹錯愕的神色。

  祂自然能夠明白邁洛說這句話的意思,只是在那一瞬間不太願意接受……

  但邁洛可不會給祂去消化的時間。

  而是簡簡地講道:
  “讓您這樣一位至高無上的母神給我這個卑劣的舊日黯影生兒子實在太過屈尊,我的感激實在是無以言表,除了感激再無其他了……可惜的是我還沒有到培育下一代的年紀,所以這個孩子暫時我還不想要。”

  邁洛的表情從最開始的淡定,到後半段話的時候徹底轉為漠然,最後變得戾氣肆虐。

  他一字一句地說著:

  “他殺了我的人,我還得賜予他重生,你這不是把我當狗耍麽?”

  ……

  話音落地。

  他貼在“格拉索”小腹上的那隻手上亮起了猙獰的龜裂紋路……

  …

  哢嚓!

  唰!!!!!
  下一秒呈現在眾人面前的畫面無比血腥可怖。

  邁洛徒手伸進了這位黑暗的至高母神身體內,拖拽出那被迫出生的新生兒,且帶著無數炙熱的鮮血……

  (本章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