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燈花笑》第157章 他的木塔
  第157章 他的木塔
  裴雲暎最終還是沒出現。

  裴雲姝派去的下人回來說,裴府的侍衛稱,裴雲暎昨天夜裡出門去了,似有公務在身,到現在未歸。

  裴雲姝便點頭:“原來如此。”

  語氣有些遺憾。

  陸曈倒並不在意,她今日過來,本來也要先為裴雲姝母女診脈。又說了幾句話,便先去瞧搖籃中的小寶珠。

  說來慶幸,當初寶珠出生九死一生,情勢凶險,看著令人擔憂,然而此禍一過,似乎真應了否極泰來一說。“小兒愁”竟似沒在小姑娘身上留下任何影響,她逐漸由孱弱長得壯實,雖然因早產顯得比同齡嬰孩略小上一些,身體卻健康有力。

  被陸曈摸著手,寶珠黑亮的眼睛便一眨不眨盯著她,並不怕生的模樣。

  陸曈與裴雲姝說了寶珠的近況,裴雲姝登時松了口氣,懸著的心暫且放回肚裡,又雙手合十連連感謝上蒼保佑,說得了空閑一定得去萬恩寺捐些香火。

  見寶珠無甚大礙,陸曈又給裴雲姝診脈。

  比起寶珠,裴雲姝反而需要調養的地方更多。

  當初因中“小兒愁”之毒,裴雲姝不得已同意催產,產時失血耗氣,營衛兩虛。後來生下寶珠,又擔憂寶珠身體,其中還伴隨著與文郡王和離、搬離郡王府,大約操心之事太多,憂思過重,血虛營分不足,衛虛腠理不固。

  陸曈就給她開了些扶氣固衛、養血調和的方子。

  這一忙活,半日就過去了。

  到了晌午,快至用飯時,裴雲姝就拉著陸曈去廳堂,笑道:“家裡人少,飯菜簡單,陸大夫不要嫌棄。”

  陸曈隨她步入廳堂。

  廳堂光線明亮,正中放著張簡單四方桌,幾把寬椅。幾個婢女正將熱菜往桌上端。

  陸曈與裴雲姝在桌前坐了下來。

  和仁心醫館不同,陸曈回一趟仁心醫館,杜長卿滿桌子大魚大肉,連饅頭都是人臉大,生怕把人餓著。裴府的吃食卻要精致許多。

  有菊花與米合煮成的金米,盛在巴掌大的青瓷碗中,顏色粒粒分明。有煮得嫩嫩的豆腐羹,清淡又滋味豐富。筍鮓、脂麻辣菜、凍三鮮、金橘水團……肉菜也有,白炸春鵝個煎小雞都是用草做的碟子裝著,上面點綴些時鮮花朵。

  每樣分量不多,賣相卻很漂亮。

  裴雲姝給陸曈盛了一碗薑橘皮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我不會下廚,從郡王府帶出來的丫鬟也不會。這府裡的廚子原本是在酒樓裡做菜的,被阿暎替我請了回來。我也不知你愛吃什麽……”忽而又想起什麽,把放在邊上的一碟點心挪至陸曈面前:“對了,陸大夫嘗嘗這個。”

  粉色荷花盛在翠綠荷葉狀的瓷碟中,花葉舒展,如新摘清荷般,總讓人想起夏日池邊的晚風。

  陸曈一怔。

  是盤荷花酥。

  裴雲姝的聲音從耳邊傳來:“……陸大夫趁熱嘗嘗,阿暎說你喜歡吃這個。”

  陸曈握著筷子的手一頓:“裴大人?”

  裴雲姝笑起來:“我實在不知你喜歡吃什麽,那天正犯愁擬著菜單,恰好阿暎過來看寶珠,就順嘴問了他一句。”

  “本也沒指望他知道,不曾想他還真說了出來。”

  她看向陸曈:“陸大夫真喜歡吃這個?”

  沉默一下,陸曈點頭:“嗯。”

  “那真是太好了。不過……”裴雲姝有些奇怪,“他怎麽知道陸大夫喜歡荷花酥,你同他說過?”

  陸曈想起在南藥房的那天夜裡,自己藏在那間廢棄布滿塵埃的庫房中,吃完了裴雲暎帶來的那籃荷花酥。

  其實那籃點心究竟什麽味道,她已經忘了。當時又累又餓,隻管填飽肚子,並無心思細細品嘗,依稀覺得是甜的。

  陸曈回過神,溫聲回答:“許是之前在郡王府時與裴大人提起過。”

  畢竟那時候,她和裴雲暎也算在文郡王府相處過一段時間。

  裴雲姝點頭,望著陸曈,語氣似有深意:“這樣看來,陸大夫與我們家阿暎還是很熟的。”

  下一刻,她湊近,眼裡閃過一絲狡黠:“不過,這麽久過去了,怎麽沒見你那位未婚夫呀?”

  陸曈:“……”

  她默默夾起一塊荷花酥,決定以緘默回避這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

  這頓飯吃得很是艱難。

  裴雲姝也不知怎麽回事,突然對她素未蒙面的“未婚夫”抱起十二萬分的興趣,旁敲側擊地打聽起來。

  這人本就由她杜撰而來,只能含糊應付過去。一頓飯吃得陸曈腦子隱隱生疼。

  待用完飯後,寶珠已睡下了。這個年紀的小孩兒一日除了短暫的玩兒,大部分時日都在吃睡。

  陸曈見還有些時候,裴雲姝飯間曾提起過近來不知是不是抱寶珠抱得多,腰部總是酸痛。陸曈探過,知曉她是勞損於腎、動經傷絡,又為風冷所侵,血氣擊搏,所以腰痛。便讓她進屋裡去,俯臥在床,在她腰臀下肢按揉放松。後又取腰陽關、三焦俞、腎俞、大腸俞、秩邊、環跳……等一乾穴位用先瀉後補法針刺。

  待這一乾事務做成,裴雲姝腰痛果然減輕了許多,陸曈又開了些湯劑的方子囑咐芳姿。

  忙起來總不覺時日流逝,此時太陽漸漸西沉,黃昏又到了,殘陽照著外頭的院子一片暖紅,寶珠也從睡夢中驚醒,咿咿呀呀地找奶娘去。

  屋子裡點上燈,裴雲姝覺出冷,進屋換了件厚實些的絲織錦衣出來,一眼就瞧見陸曈背對著人,正站在廳堂裡懸掛的掛畫前看得認真。

  裴雲姝走過去,跟著看向牆上畫,問:“好看麽?”

  陸曈點頭:“好看。”

  其實她不懂書畫。

  幼時只聽父親說過,古人雲,畫人最難、次山水、次狗馬、其台閣,一定器耳,差易為也。什麽“畫有八格”,什麽“意得神傳”,她聽得一知半解,似懂非懂。

  她從來靜不下心品味這些山水意境,還不就是張畫兒?
  因此每每瞧見陸謙陸柔說得頭頭是道時,總萬分不耐煩。

  但後來在落梅峰一個人待得久了,性子漸漸被磨平,有了大把空閑時間,漸漸也能品出一二。

  陸曈盯著牆上的畫。

  絹素勻淨,墨色清晰,其間畫著個身穿淡色長裙的少女倚窗作畫,窗下一片花叢,蝴蝶翻飛。畫上少女低眉拭淚,滿腹心事難言,筆觸極為靈動逼真,真有“還似花間見,雙雙對對飛。無端和淚拭胭脂,惹教雙翅垂”之意。

  “這是我母親所作。”

  身側傳來裴雲姝的聲音。

  陸曈有些意外。

  先昭寧公夫人?

  她對這位昭寧公夫人的印象,僅僅停留在杜長卿和金顯榮嘴裡那位,在叛軍手裡最終被夫君拋棄的婦人畫面,不曾想在此畫中窺見完全不同的一面。

  裴雲姝望著絹畫,怔了半晌才道:“我母親很愛作畫。”

  “我和阿暎小時候,母親還在時,每年新年,她都會畫一副全家的畫放在家裡。”

  “後來她過世了,府裡的畫全都跟著一同隨葬,我偷偷藏了一幅,江氏進門,畫不好掛在家裡,我進文郡王府,又唯恐下人養護不周傷了畫卷。倒是如今開府另過,能大大方方掛在此處,不怕旁人閑說。”

  陸曈輕聲開口:“夫人畫得很好。”

  裴雲姝攏了攏衣裳:“其實阿暎也畫得很好。”

  “裴大人?”

  裴雲姝莞爾:“阿暎的丹青是我母親親自教導,書院的先生也交口稱讚……”頓了一下,她才道:“不過母親過世後,他就不再作畫了。”

  話至此處,語氣有些傷感。

  陸曈默然。

  看上去,裴雲姝姐弟與先昭寧公夫人似乎感情極好。

  正說著,外頭芳姿走進廳堂:“夫人,世子回來了。”

  裴雲暎回來了。

  陸曈順著芳姿的目光看過去。

  天邊最後一點晚霞余光散去,花明月暗,庭院風燈次第亮起,一道挺拔身影穿庭而過,漸漸地走上前來。裴雲暎穿件朱紅色的連珠對羊對鳥紋錦服,一張俊美的臉,卻在昏暗處顯出幾分肅殺。

  待走近,隨著燈火漸漸明亮,那點肅殺便也慢慢褪去,青年眸色溫柔若和煦長風,脈脈撥弄一涓春水。

  裴雲姝朝他笑道:“才說你呢,就回來了,今日不是休沐,怎麽回來得這樣晚,都沒趕得上用飯。”

  裴雲暎不甚在意地回道:“有公務在身。”又瞥了陸曈一眼,唇角微彎:“陸大夫也在。”

  語氣有些疏離。

  陸曈不言。

  他又笑了笑:“剛才說我什麽?”彎腰去逗被奶娘抱在懷裡的寶珠。

  寶珠抓住他的手指,試圖往嘴裡塞,被裴雲暎阻止。

  裴雲姝道:“也沒什麽。你回來得正好,陸大夫等下要回西街,姑娘家一個人走夜路危險,你既回來了,就由你送送人家。”
    “不用。”陸曈道。

  話一出口,裴雲姝與裴雲暎同時朝她看來。

  陸曈神色自若:“我有話想對裴大人說。”

  裴雲姝愣了一下。

  裴雲暎側首,漆黑的眼眸安靜凝著她。

  過了一會兒,他直起身,松開逗寶珠的手,對陸曈道:“你先去書房等我。”

  “我換件衣裳就來。”

  陸曈:“好。”

  芳姿帶著陸曈去裴雲暎書房了,裴雲暎也回去換衣裳。廳中只剩下裴雲姝和婢女站著。

  裴雲姝後退幾步,在椅子上坐下,忽然想起了什麽,問身側嬤嬤:“阿暎剛剛說,讓陸大夫去書房等他?”

  嬤嬤道了聲是。

  “奇怪……”

  裴雲姝疑惑地眨了眨眼。

  裴雲暎一向不喜人進他屋子,他的書房連裴雲姝也沒怎麽進去過,只怕裡頭裝著什麽朝堂公文,生怕誤事。

  瞧著陸曈與自家弟弟也是客氣生疏有余,親近交好不足,但裴雲暎居然就這麽讓陸曈去自己宅子,還進了旁人進不去的書房?

  且不提那盤荷花酥,莫非二人之間……

  還有些什麽她不知道的事不成?
  ……

  裴雲姝心中思量,陸曈此刻並不知曉。

  裴雲暎的宅子就在裴雲姝宅子的旁邊,僅一牆之隔,倒是走不了幾步。

  只是這府邸看起來就比裴雲姝的那間宅子冷清了許多。

  許是因為裴雲暎這頭沒有個嬰孩的哭聲熱鬧,又或許是府邸人丁稀少,修繕得雅潔過頭,甚至顯出幾分冷硬,人走進其中,便覺出一層清幽冷寂。

  芳姿帶著陸曈穿過台階門廊,繞過小院,就在裴雲暎的書房前停步:“陸姑娘請進,世子稍後就來。”

  說完這句話,她就垂首離開了。

  陸曈推門走了進去。

  這書房很簡致。

  靠窗處有書桌,屋內偏東則放著張案幾,上頭擺著書燈、熏爐、硯山筆墨一類。靠近書案處又有博古架,上頭陳列著些古玩器皿,還有一盆水仙盆景。

  這屋子簡逸隨性,比起戚玉台司禮府的窮極豪奢,實在古樸得過了頭。與裴雲暎素日裡華美皮囊截然不同,透著股冷冽。

  陸曈往屋子裡走了幾步,見屋中最深處還放著一張極小的圓桌案,上頭高高重疊著一堆東西,不由走近一看——

  原是一座小塔。

  全是由木頭削成指頭大的丸子,不算方正,卻也圓融,一粒一粒從下往上搭成一座小塔,巍巍峨峨,一眼望上去頗為壯觀,若不湊近,還以為是故意湊成的盆景。

  陸曈瞧見最上頭那粒木頭小塊兒不知是風吹斜了還是怎的,半粒都掛在塔尖外頭,搖搖欲墜,像是下一刻就要崩塌,想了想,便伸出手,想要將那塊塔尖的木頭往裡推一推——

  “別動。”

  “嘩啦!”

  驟然一聲巨響。

  青年阻止的聲音與木塔倒塌的巨響幾乎是同時響起。

  高大木塔瞬間破裂,如冰封一整個嚴冬的瀑布得了紓解,陡然奔瀉而下,轟然流了滿地。

  陸曈豁然回頭。

  裴雲暎站在門口,目光在瞬間垮掉的木塔前掠過,面無表情地開口:“你故意的嗎?”

  陸曈:“……”

  這回她確實不是故意的。

  陸曈抿了抿唇:“抱歉,我幫你重新堆一個。”

  “不用。”

  裴雲暎彎腰,撿起一塊滾至靴邊的木頭,走到案幾前放下。

  陸曈瞧著他,不知是不是錯覺,亦或是裴雲暎心情不好,她總覺得今日這人尤其得疏離,像是刻意保持距離。

  不過裴雲暎心情如何,這人究竟為何如此,陸曈都沒興趣知道。包括他為何要在書房裡摞出這麽一隻木塔,神秘兮兮的模樣,可裡面又沒有藏什麽機密卷冊。

  連塊金磚都沒有。

  故弄玄虛。

  裴雲暎注意到她目光,笑了笑,沒管這滿地狼藉,只在案幾前坐下,問陸曈道:“陸大夫找我做什麽?”

  陸曈沉默,跟著在他對面坐下,一時沒說話。

  他挑眉:“這麽難說出口?”

  其實不難說出口。

  只是如今的她,確實沒什麽可以同裴雲暎做交易的條件。

  陸曈道:“裴大人耳目通天,盛京皇城司打聽不到的秘聞,裴大人都知曉。”

  “你指的是什麽?”

  陸曈傾身,盯著他的眼睛:“太師戚清摯愛豢鳥,但五年前,太師府不再養鳥,裴大人可知道,五年前戚家發生了什麽。戚玉台做了什麽?”

  她問:“他為何討厭畫眉?”

  屋內陡然安靜下來。

  遠處有夜裡的風聲吹拂花窗,將這寂靜的夜襯得落針可聞。

  陸曈的目光越過案幾,落在散落了一地的木頭塊上。

  戚玉台母親罹患癲疾,戚玉台或許幼時也曾有過癲疾之舉,所以太師府多年為戚玉台用安神的靈犀香溫養,甚至不曾用過別的香丸。

  一切似乎很是平穩。

  但五年前,太師府秘召崔岷入府行診,那份寫得模模糊糊的醫案卻泄露出一絲不同。

  那些安穩神志的方子與藥材,似乎昭示著戚玉台有犯病的苗頭。

  但他犯病的原因是什麽?
  倘若只是發病時候到了,為何戚玉台又格外討厭鳥,尤其是畫眉鳥。

  畫眉鳥……

  正如當年的陸曈眼睜睜瞧著芸娘下毒,失去烏雲,從此後,再見黑犬幼崽,便會渾身發冷,顫栗難製。戚玉台也一定因為什麽原因而討厭見到畫眉。

  她想要為戚玉台調配一副難以尋跡的毒藥,就要知道其中最重要的那副藥引是誰。

  然而戚家權勢滔天,有關戚玉台的秘密總被掩埋,尋不到半絲痕跡。戚玉台為何討厭畫眉,林丹青不知道,苗良方不知道,快活樓裡的曹爺不知道……

  但裴雲暎或許知道。

  想要知道真相,就只能問眼前這個人。

  收回思緒,陸曈看向對面。

  年輕人已換下回府時那身朱紅錦衣,隻穿了件霜色雪華長袍,衣袍寬大,在燈色下泛著點涼意。

  歲暮陰陽催短景,天涯霜雪霽寒霄。那層冷調的白令他俊美的眉眼也渡上一層鋒利,昏暗燈色下,是與平日截然不同的冷冽。

  裴雲暎看著陸曈,眼神平靜。

  昏昧燈火在他幽黑瞳眸中跳動,那黑眸裡也隱隱映出陸曈的影。

  片刻後,他垂下眼睫:“知道。”

  陸曈心中一喜。

  “可是陸大夫,”他開口,語氣倏爾銳利:“我為何告訴你?”

  (本章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