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嫡嫁千金》第247章 番外(泰國首發):大小姐相親記
  第247章 番外(泰國首發):大小姐相親記

  薑梨二十六歲的時候,生下了姬濛。

  小姬濛甫出生就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薛昭千裡迢迢的趕回來,就為了看這個外甥女一眼,司徒九月走不開,讓薛昭帶了整整一箱漠蘭古城的寶石,作為和小外甥女的見面禮。

  靜玄真人為小姬濛賜小字晚晚。聞人遙非要當晚晚乾爹,被姬蘅無情拒絕。就連一向略有些古板的薛懷遠,有了晚晚後也性情大變,薑梨第一次看見薛懷遠半趴在地上陪晚晚玩撥浪鼓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過倒也不怪眾人待她好,實在是晚晚這孩子招人喜愛的緊。小時候生的玲瓏可愛,模樣與薑梨一個巴掌拍下來的,軟軟糯糯的可愛。姬蘅養她說是掌上明珠一點也不過分,幾乎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做祖父乾爹舅舅的都如此,更不用說是親爹了。晚晚五歲之前,眾人每日看見最多的,就是一身紅衣的姬蘅懷裡抱著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出現在各個糕餅鋪、戲班子、雜耍台、糖人店。旁人都說,姬蘅是改了性子了,有時候有人得罪了他,就要招呼人揍人時,只要小晚晚拉一拉他的袖子,軟著嗓子叫一聲:“爹爹,能不能別動手?”

  姬蘅就會摸摸小姑娘的腦袋,溫聲道:“都聽你的。”

  是以,眾人就漸漸摸出了門道。國公府上,肅國公是個喜怒無常的,不必討他喜歡。真正要討好的主子,其實是國公夫人和大小姐,這世上,肅國公只會對兩個人的話無法反駁,一個是國公夫人,一個就是大小姐。

  國公夫人薑梨性情溫柔和婉,不過卻也講原則。大小姐就不一樣了,年紀小,好哄。只要尋些京城裡不常見到的珍奇玩意兒,便能逗得她開心。大小姐一開心,國公爺就會有賞。一時間,小晚晚每日都有人哄,比公主過的還開心。

  當然,她也深知投桃報李的道理,只要開心了,也會毫不吝嗇的在自家爹面前說對方的好話。所以一旦國公府下人犯了錯惹惱了主子,第一個去求的不是肅國公,而是小晚晚。

  聞人遙來過幾次,也就看出了門道,幸災樂禍的對姬蘅道:“我看你們這國公府,遲早都是小晚晚的,你說話不管用。”

  “國公府本就是她的。”姬蘅輕撫折扇,“再說,與你何乾?”

  聞人遙悻悻的走了。

  不過,國公府眾人的好日子,在小晚晚十歲以後,就一去不複返了。

  姬濛小時候生的像母親,清靈可愛,年歲漸長,十五歲及笄後,五官長開,竟十分肖似姬蘅。尤其是眼睛,眼波流轉間勾魂奪魄,就連眼角下一樣的位置,都和姬蘅一樣生著一粒紅痣。

  這樣的容色,在男子身上已是十分惹眼,在女子身上,實在是絕色傾城。薑梨瞧著,偶爾也會憂心忡忡,隻覺得容色過盛,不知道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怕什麽?”姬蘅不以為然,“普天之下莫非還有人敢覬覦她不成?況且,”他輕笑一聲,“我的女兒,也沒人給得了她苦頭吃。”

  這話說的不假。

  倒也不知是不是小時候越乖的姑娘,長大了性情就越截然不同。姬濛在年歲漸長後,不止模樣,連性子都隨了爹。倒也不至於喜怒無常,但實在古靈精怪。府中上上下下的人都被她捉弄過。她還有一手好武藝,姬蘅令人給她打了一條鞭子,平日裡收於腰間,真要遇到了事,鞭子也不是好惹的。加之還有一個司徒九月送來毒藥暗器毫不吝嗇,在身手一事上,她足以保護的了自己。

  但這樣的下場就是,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肅國公府上的那位小姐,雖生的國色天香,沉魚落雁,但潑辣狡猾,驕縱跋扈,美人雖好,只能看看。而且姬蘅護的緊,一時間,竟連覬覦之心也不敢生出。

  於是這樣就造成了一種尷尬的局面,別的姑娘過了十五歲,來提親的人只怕將門檻都踏破了。姬濛到了十五歲,國公府上的門檻,暫時還沒有人敢來踏。

  薑梨坐在屋裡,托著腮犯愁,與姬蘅抱怨道:“我們家晚晚這般好,怎的都沒人來提親?”

  姬蘅一怔,“你很想晚晚嫁出去?”

  “倒也不是。”薑梨答道:“晚晚年紀還小,只是我這幾日出門,老是被人問有沒有覺得中意的人家,我……”

  夫人們在一起聚會,府中有姑娘的,私下裡都會偷偷地問一句。每到薑梨這裡,薑梨都開不了口,怎麽說,別說有中意的沒有了,連一個能選的都沒有?
  “這與他們何乾?”

  “我倒是不覺得有什麽,只是怕晚晚心中有別的想法,”薑梨歎了口氣,“這孩子大了,有心事也不與我說,我也不知她心裡是怎麽想的。”

  連一個欣賞自己的少年人都沒有,姬濛心中會不會覺得沮喪?

  “我姬蘅的女兒,尋常人怎麽能配得上?阿狸,”姬蘅問她:“你十五歲的時候,也為此事苦惱過?”

  薑梨搖頭:“我十五歲的時候,來提親的人都是我爹一波一波趕出去的。”

  姬蘅:“……很受歡迎嘛。”

  都老夫老妻了,這人還有空吃醋,薑梨無言,推了推他:“下個月就是晚晚十五歲生辰,不行,你得去尋些少年人過來,給咱們晚晚撐場子。”

  姬蘅嘴角抽了抽:“你說什麽?”
    薑梨難得霸道了一回:“不管了,之後你再將他們拒絕了就是。總得叫京城的人知道,咱們晚晚多得是少年人喜歡,只是都瞧不上罷了。”

  “……”姬蘅問:“你說真的?”

  薑梨很肯定:“真的。”

  ……

  也不知姬蘅是如何用的手段,在薑梨十五歲生辰的那一日,果真京城中有許多人家前來提親。

  有中極殿大學士的獨子,有副都禦使的少爺,有通政使司的兄弟,有國子監的長孫。文的武的年輕的年長的,應有盡有。全都簇擁在國公府的大門口,管家還特意未將他們一口氣放進去,讓他們在外面等了等,好教外頭的人看見。

  來的眾人大抵也是心知肚明對方為何回來,彼此尷尬的相視一笑,內心不知如何腹誹的肅國公。見過趕鴨子上架,未曾見過趕人來提親。

  這叫什麽事啊!
  薑梨在屋裡聽聞此事,氣的推了姬蘅一把:“我讓你尋幾個特別拔萃的,做做樣子就行。你怎麽找了這麽多?又不是看戲,還得場子熱鬧!”

  姬蘅卻很滿意,笑道:“既然要做,就要做聲勢浩大些,叫別人看看,晚晚有多招人喜愛。”

  他向來招搖,薑梨卻很頭疼,但做了做了,也不能將人趕回去,隻得硬著頭皮將戲唱下去,道:“罷了罷了,真有這麽多青年才俊,說不準晚晚真能看中一個。”

  聞言,姬蘅立刻翻臉:“那怎麽行?做戲就做戲,決不能當真。”

  薑梨:“……”

  姬蘅又如之前商量好的那般,將前來“提親”的人一一回絕回去,隻說如今姬濛年紀還小並不打算嫁人雲雲。

  來的眾人都一頭霧水,之前明裡暗裡暗示不來提親就要倒霉的也是他,等大家在家裡安慰好流淚的子孫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來提親後,斷然拒絕的也是他。這是何意?肅國公這是在耍他們嗎?

  真是豈有此理!

  不論如何,姬濛十五歲的生辰,到底是因此“風光”了一把。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國公府的大小姐魅力驚人,青年才俊紛紛登門提親,可惜其父母愛女心切,全部都給回絕了。這樣一來,日後國公府的門檻無人踏時,也好有個理由。

  但沒想到,又過了幾日,前些日子前來提親的那些人家的兒子兄弟,夜裡在家睡覺的時候,被蒙面人闖入屋中,揍了一頓後揚長而去。蒙面人來得快也去得快,府衙那頭也沒抓到賊人。

  薑梨與姬蘅在屋裡喝茶。

  薑梨扶額:“衙門那頭都打點好了吧?”

  姬蘅:“好了。”

  “這孩子實在太亂來了,”薑梨又氣又好笑,“怎能半夜潛入人府上打人?那些少年何其無辜?罰她禁足在家抄書還是輕的,都怪你將她寵壞了!”

  誰能想到姬濛居然趁夜跑去提親的人家裡打人?這叫什麽事!

  “怪我怪我。”見妻子生氣,姬蘅也隻好安撫,“不過,”他攬著薑梨的肩,哄道:“晚晚如此抗拒人的提親,看來也並沒有因此難過自卑,此事就過幾年再提,日後也不要做這種事了。”

  他肅國公的女兒居然還要靠威脅人來找人提親,說出去都沒人信!姬蘅自己回頭一想都覺得憋屈,好在他女兒還是爭氣,將那些人揍了一通,這樣想想,便覺得胸中憋悶之感稍有釋解。

  女兒沒白養,果真有乃父之風,他很滿意。過後還得好好嘉獎晚晚一番。

  “隨她吧。”薑梨無力的擺了擺手,“我再也不管了。”

  姬蘅暗暗松了口氣。

  甚好。

   泰國實體書的特別篇番外,時間過了發出來啦~
    
   
  (本章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