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愛情突擊》第九十章
陳默在林澈的悉心照顧下恢復的很好,人也稍微胖了點兒。阿明的意思是,陳默既然在這裡調理的很好,可以稍微等一等天氣暖和些了再回B城。當然,在陳默完全康復之前,他會一直跟著。於是林澈陪著陳默在醫院裡又住了一個月,待到四月份,天氣暖和起來,才帶著陳默上了去往B城的飛機。

 簡單帶著雲溪回了加拿大,走的時候隻留了一句話:“我得去處理點兒突發事件。”便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的不見了。

 陳默說話比之前利索了不少,阿明說她腦袋裡的血塊已經小了很多,再有幾個月應該就好了。但一再叮囑忍了很久的林澈絕對不許對陳默動手動腳尤其是劇烈運動!林澈咬著牙瞪著阿明,當著陳默的面一張臉漲了個通紅。陳默卻拖著下巴轉頭去看飛機外面一片片的雲,又笑的花枝亂顫。林澈瞪了一眼阿明,阿明極為無辜的衝著她攤了攤手:“我是個醫生,我只是為了病人考慮。而且我知道你忍了很久……”

 “閉嘴!”林澈從牙縫裡面咬出兩個字。偏過腦袋再不去看阿明。

 陳默卻只是笑,點了點林澈的腦袋:“你……不許亂想。”

 林澈委屈的撇嘴:“我沒有亂想。你長的那麽好看本來就引人犯罪……”

 陳默把她的雙手一抓,做了個扣手銬的動作:“抓你。”

 林澈咧著嘴笑,反手握住了陳默的手:“陳隊長,你已經辭職了。回去安安心心的做鼎盛的少奶奶吧。還想抓我。”

 陳默哼了一聲,扭過頭不理她。林澈卻抱著陳默極為開心的笑。

 三個人受到了林志麗極為隆重的歡迎。林志麗親自開著車到機場接她們。上前首先給了陳默一個巨大的擁抱,不住的拍著陳默的後背:“好孩子好孩子,你可算回來了。想死媽了。”

 林澈站在旁邊看著這溫馨的一幕:“媽,你閨女在這。”

 林志麗松開陳默,拉著陳默的手淡然的看了看林澈:“我知道。但這也是我兒媳婦不是?”說著,又看了看陳默和林澈,無厘頭的冒出來一句:“小澈?我還沒問清楚,這是我兒媳婦,還是我姑爺啊?”

 林澈和陳默的臉騰一下一起紅了,林澈走到林志麗旁邊挽著她的胳膊:“媽,這個……你還看不出來?虎母無犬女,我當然是跟你一個屬性啊。”

 林志麗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又看了看通紅著臉的陳默:“啊,原來是姑爺啊。”

 這話一出,陳默撲哧一下笑了起來。林澈瞪著眼睛拽著林志麗的胳膊停下步子,極為吃驚的吼了一句:“媽!你怎麽不是上面那個!”

 林澈吼得極為大聲,機場其他的人無不側目。她的臉更紅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林志麗卻無所謂的說了句:“我為什麽應該是上面那個?你媽長的這麽美!”說著,卻又說了一句:“不過上面下面都無所謂了,最主要的是互動。互動。哈哈哈哈哈……”

 林澈無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余光中看著陳默對著自己不懷好意的笑著,歎了口氣:“媽說得對,互動。互動很好。特別好。”

 她發現,在C城她隻被陳默吃的死死的。回到家裡,她注定要被陳默和自己的老媽一起吃的死死的。林澈重重的歎了口氣跟著林志麗上了車,把陳默往懷裡一摟,說了句:“開心!”

 “開心吧。”林志麗笑著打著方向盤:“這陣子你好好陪小默默養傷。等她傷好了,你給我乖乖回來上班。我還想去度假呢。”

 林澈揉了揉眉心:“又度假?別去了行不行?我不能離開你。”

 林志麗透過後視鏡對著林澈翻了個白眼:“你不能離開我?你是不能離開我兒媳婦吧。”

 陳默自從見到林志麗,就已經被這個態度作風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的伯母弄的一直紅著臉,此時此刻臉更紅了。張了張嘴,因著緊張說話又磕磕巴巴的:“伯母……她……她……現在……就……可以……去——上……上班……我不……用……”

 林志麗吃吃笑著:“別緊張別緊張,你得有人照顧。這種事兒,小澈必須當仁不讓。”

 林澈但聽到陳默說話又費勁了,就有些擔心的拍著她的後背:“默,別緊張,媽就這樣,深呼吸……”

 陳默赧然的推了推她示意她離自己遠點兒。林澈卻跟狗皮膏藥一樣貼著她絲毫不放松:“沒事沒事。我媽跟你媽關系那麽好,水乳交融的,你對她不用客氣。”

 陳默扶著額頭歎了口氣,她是萬萬沒有想到林志麗骨子裡這樣灑脫……現在她知道了,林澈這脾氣性格,真是完完全全的繼承了林志麗。

 *******************************

 六月,天氣慢慢的熱了起來。林澈推門進了屋,外面已經全黑了。她脫下鞋子快速的跑到冰箱裡拿了一瓶冰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個痛快,看著正坐在沙發上玩遊戲的陳默說了句:“熱死我了!”

 陳默放下手機,對著她勾了勾手指:“過來。”

 林澈嘻嘻笑著一路小跑著過去蹲下身子看著陳默:“到了,我的陳隊長,”說著,頓了頓:“不對。我的陳總。”

 陳默挑著眉毛看著林澈:“今天是不是亂花錢了?”

 林澈支支吾吾的哼唧了半天,點點頭:“報告陳總,是花錢了。不過不是亂花錢。”

 “嗯……”陳默拽著林澈坐在自己身邊:“說吧。買什麽了?花了那麽多錢。”

 “秘密……”林澈目中帶笑的抱住陳默作勢要去親她,卻被陳默一把揪住耳朵:“秘密。你膽子變大了。公司的事情放著不管全都丟給我,自己一個人跑出去一下午連個電話都不打給我,這麽晚才回來,晚飯也不陪我吃!現在還跟我藏著掖著。林澈,你不愛我了。”

 “啊……”林澈急忙擺手:“陳總,小林總對你的愛天地可鑒,猶如滔滔江水延綿不絕!”

 陳默哼了一聲,松了她的耳朵:“坦白從寬。”

 林澈嘿嘿笑著:“我去訂了一對戒指。”

 陳默沒說話,示意她繼續說。林澈舔了舔嘴唇,有些靦腆的說:“親愛的,我說要辦個簡單的婚禮吧,你又不同意,其實我也不喜歡什麽大張旗鼓的。畢竟咱倆都這麽低調。可是咱過幾天就要出國去注冊結婚,這行頭總的有是不是?”

 “嗯。”陳默輕輕的咬了咬嘴唇,卻又橫了林澈一眼:“那也沒有必要那麽貴!”

 “親愛的。”林澈抱住陳默:“我知道我們的陳隊長是金錢如糞土從來都是走低調不奢華路線的,可是我總不能用草給你編個戒指把你娶回家吧?這東西我還覺得便宜了。”她用力的抱著試圖掙脫開的陳默,面上嚴肅的輕聲在她耳邊說:“陳默,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完完全全的屬於你。包括我的人,我的心,我的一切。你就讓我鋪張浪費這一次,讓我用極為庸俗的方法證明一下我對你的愛。行嗎?”

 陳默沒再掙扎,輕輕的拍了拍林澈的手:“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林澈松了口氣,松開陳默,抵著她的額頭:“遵命。”她往陳默的近前又湊了湊:“那我現在可以親你一下了嗎?”

 陳默搖了搖頭:“你渾身是汗。洗澡去。”

 林澈極為幽怨的歎了口氣,站起身子:“好吧好吧,洗澡。”邊往樓上走邊徑自咕噥:“這麽久了,身體也複原了,不讓碰,現在連親一下都不行了。太傷心了。我得再給阿明打個電話問問……”

 陳默坐在沙發上聽著林澈那一路的抱怨,終是沒有憋住笑,輕聲笑了出來。其實阿明早就給林澈解了禁,只不過卻又被陳默要求不許跟林澈說。於是可憐的林總每夜每夜跟陳默同塌而眠,那忍了很久的洪荒之力無處發泄,卻又擔心陳默的身體受不了一再忍著,當真憋得百爪撓心。

 洗了澡出來,陳默已經躺在了床上,顯然也是剛剛洗完澡。還帶著些水汽的頭髮松散的披在肩頭,半閉著眼睛似乎很快就要睡過去。林澈吹幹了自己的頭髮,又急急忙忙的拿著吹風機把陳默攬了起來:“不行,先別睡,把頭髮吹乾。”

 陳默不滿的咕噥了一句:“困。”

 “那也不行。”

 自從C城回來,林澈對陳默的照顧已經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尤其是天氣漸漸變熱,林澈是開窗擔心陳默被吹著,關窗又擔心她被熱著。開空調也一樣。林澈仔仔細細的給陳默吹著頭髮,大聲的說:“跟你說好幾次了,濕著頭髮睡覺你會頭疼的,你剛好一點兒,不能再生病了。”

 陳默抿著嘴閉著眼睛靠在林澈身上,沒說話。老老實實的讓林澈給自己把頭髮吹乾,身子一歪倒在床上。林澈收拾了吹風機,關了燈鑽進被窩,想抬手把陳默摟進懷裡,卻看著陳默已經睡過去了,不想再擾她。只能輕輕的在她唇邊親了親,說了句晚安,徑自躺平了合上眼睛。

 剛閉上眼睛,身子卻一暖,陳默整個身子靠過來,摟住了她的腰。腦袋在她的腦袋邊上輕輕的蹭了蹭,在她耳邊吹了口氣。林澈整個人騰的一下猶如被點著了一般的輕輕顫了一下。閉著眼睛側過頭準確的找到了陳默的唇,手搭在她腰間深深的吻住了她。

 今夜的陳默似乎與以往都不同。雙手抱住林澈,輕輕的摩挲著她後背的肌膚。林澈翻身把陳默壓住,溫柔細膩的親吻,在她腰間的手卻又不敢繼續。她有些後悔之前沒有給阿明打電話在問一問到底能不能做劇烈運動了!現在可好,被陳默撩起了一身的火,這可如!何!是!好!

 她輕喘著氣,乾啞著聲音說:“陳默,你在點火。”

 陳默雙手輕輕的勾住她的脖子:“嗯。對。”

 林澈極為委屈的看著她:“你點了火,可是……可是……”

 “可是什麽……”

 林澈咬著牙憋了半天才說:“可是還不行。”

 陳默憋著笑,點了點頭,卻又問她:“那怎麽辦?”

 林澈擰著眉跟做了什麽重大決定一般,身子往旁邊一倒,松了手快速的閉上眼睛:“睡覺!”

 陳默卻不依不饒的又趴在她身邊輕輕的撥弄她的頭髮:“可是,我不想忍著了。怎麽辦?”

 林澈有些詫異的看著今晚與眾不同的陳默,咽了口水,咬著牙大義凜然的說了句:“為了你的健康。得忍著。”

 陳默看著林澈:“你確定嗎?”

 林澈點頭:“嗯!我確定!”

 陳默笑著捏了捏她的臉:“好吧。那就睡覺吧。”

 林澈乖巧的閉上眼睛。陳默卻又說:“對了,我有個事兒忘了跟你說了。”

 林澈迷迷糊糊的嗯了一聲:“什麽事兒?”

 “我給阿明打過電話了。”

 “什麽?!”林澈忽的睜開眼睛側過身子看著陳默:“說什麽?!”

 陳默輕咬著手指裝著一臉天真的看著她:“他說已經OK了。沒有問題了。”

 林澈怔愣了片刻,緊接著睡意全無,往陳默的身上一撲:“親愛的,這長夜漫漫的我們也不是很困不如咱們……”

 陳默把林澈推到一邊:“你剛才說了睡覺。”

 林澈委屈的撇嘴:“我剛才又不知道……”她說到這,忽的不說了。思索了起來,半晌才眯著眼睛看著陳默:“陳默,你故意的是不是?你現在怎麽這麽壞啊。”

 陳默沒說話,只是吃吃的笑,抬手捏住林澈的臉:“小林總,你怎麽這麽可愛啊。”

 林澈咬牙:“我不管。我要跟你睡覺!”

 “好吧。”陳默推著林澈躺平:“睡吧。晚安。”

 林澈卻又翻身壓在陳默身上,不由分說的偏過腦袋親吻陳默光滑細膩的脖頸,手已經極不安分的伸了下去,一臉壞笑的說:“陳總,睡可以,晚安,還要一會兒再說。”

 陳默深深的看著林澈,伸手揪住林澈的衣領,抬起頭吻住了她。

 長夜漫漫,我們又不是很困。

 所以,做點兒什麽吧。^^。

 尾聲

 一架飛機在雲南昆明機場降落。

 帶著墨鏡的女子松垮垮的背著個大背包走出機場。嘴角微微的上揚著,她的身後,跟著一個長發女子,長相清秀脫俗,尤其是那不施粉黛的面上一雙清澈有神的眼睛,那兩條明顯的臥蠶,無不引人側目觀瞧。帶著墨鏡的女子嬉笑著把她的腰一攬說了句:“陳總,你也太招人了。這一路下來,看你的人我都要數不清楚多少個了。我現在很想把他們的眼珠子挖下來。”

 沒錯,這兩位,正是我們的林總和陳隊長。哦不,陳總。

 陳默斜了一眼林澈,抬手把她臉上的墨鏡拿下來戴在自己臉上:“這樣行了嘛?”

 林澈搖頭:“光一個墨鏡能遮住什麽啊。下次再戴個帽子戴個口罩才行了。”

 “煩人。”陳默輕輕的掐了掐林澈的胳膊,林澈呲牙咧嘴極為誇張的叫了一聲疼,“親愛的,你能不能對我溫柔點兒?”她揉著自己的胳膊苦著臉:“一會兒讓小白和Sara看到你這樣對待我,我多沒面子啊。”

 陳默面無表情的指了指前面雙手抄著兜的人:“已經看見了。”

 林澈啊了一聲,這才看見前面的簡單和雲溪,咕噥了一句:“完啦,我的形象啊。”

 “已經沒了。”陳默調侃了一句,上前抱了抱滿臉笑容的雲溪。

 簡單哼哼嘿嘿的看著林澈:“我的林總,看起來被陳隊長管的不錯啊。”

 林澈翻了個白眼:“我樂意。你還不是被雲大姐管的服服帖帖。”

 雲溪哼了一聲:“服服帖帖?你知道個P。”拉著陳默的手:“這麽久沒見,你們好嗎?”

 陳默笑著說:“好。除了這個人偶爾不太聽話,消極怠工把鼎盛的事兒都交給我處理,自己跑出去玩兒之外,都挺好。”

 林澈舔了舔嘴唇:“我沒有。”緊接著死皮賴臉的蹭在陳默身上:“是我們家陳總比我聰明,又這麽能乾。你讓我歇歇啊。”

 陳默卻又說:“四叔好嗎?”

 簡單點頭:“他可好極了。自從去年金盆洗手,簡家就不做黑道生意了。人家現在天天喝茶看報釣魚,樂得清閑。可苦了我。我可沒什麽商業頭腦。打架還行,打字看文件,要難死我了。”

 “我看挺好。”林澈搭著簡單的肩膀跟著她走出機場大廳:“這就對了。打打殺殺的,多麽的不適合咱們這種愛好和平的人啊。你說是吧。”

 “麗姨呢?最近身體怎麽樣?”

 “她啊,她老人家最近迷上了跳舞,成天跑出去跟一群阿姨蹦躂蹦躂的。”林澈苦惱的搖頭:“我看她最近好像勾搭上了一個老阿姨,眉來眼去的。都五十多了,我估計這是又要夕陽紅了。”

 簡單哈哈哈的笑:“這麽多年了,是該找個伴兒了。”

 上了車,簡單吐了口氣,看著陳默:“你指路吧。”

 陳默點點頭,緩緩的報出了地址。

 他們這次,是特地到這裡來祭拜阿FI的。

 四個人站在不算大的烈士陵園裡,久久的在阿FI的墓前駐足。

 簡單蹲在墓碑前面,看著墓碑上穿著警服的阿FI,那麽年輕,眉目之中依舊透著一股英氣。點了根煙,默不作聲的放在墓碑旁邊,然後又給自己點了根煙,深深的吸了一口:“阿FI。我來了。我聽你的話,好好的活著。如果下輩子我們還能遇見,我還跟你在一塊兒。”

 林澈看了看雲溪,雲溪卻搖了搖頭:“你別擔心我。我可沒事兒。我從心裡也是敬佩阿FI的。再說,下輩子,我可也再不想愛上這種神經病混世魔王了。”

 陳默輕輕的握了握林澈的手,走到墓碑前,拿過簡單手裡的煙抽了一口又還給她:“薛雯,你的死跟我有關。我很抱歉。但殺害你的人已經死了。希望你在那邊,一切都好。下輩子,我們還做朋友。”接著,站起身子,走到林澈身邊,林澈輕輕的抱了抱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同志們,下輩子的事兒下輩子再說。咱們先把這輩子過好。你們覺得呢?”

 簡單嘿嘿的笑了,站起身子抬起拳頭輕輕的錘了錘林澈的肩膀,轉而將自己脖子上的吊墜解下來,手一甩,扔在雲溪手裡:“這個給你。”

 雲溪哼了一聲,眉目之中是掩飾不住的欣喜,卻又說:“給我幹嘛?我可不稀罕。”

 簡單搖頭晃腦的說了句:“隨便你。”便抄著兜往回走。

 雲溪急急的跟了上去:“什麽叫隨便我!你說清楚!”

 簡單不耐煩的說:“字面意思!”

 “字面意思是什麽意思!你給我說!”雲溪扯著簡單的衣服亦步亦趨的追著。

 林澈摟著陳默,笑著看著前面那一對兒歡喜冤家,不由搖頭:“親愛的,我覺得很幸福。”

 陳默回抱住林澈:“親愛的,我有個事想跟你商量。”

 “嗯,好,我同意了。”林澈不假思索的回答。

 “我還沒說,你同意什麽?”

 “你說的都是對的。我都同意。”林澈眯著眼睛看著漸漸落下的夕陽,覺得自己現在的形象非常光輝。

 “哦。我要回去當警察。”

 林澈愣了愣,看著陳默:“什麽?”

 “你同意了。”陳默嬉笑的看著她。

 “我……”林澈吃了憋,半晌又說:“這個事情咱們還是再商量一下。”

 “你同意了。”陳默故意噘著嘴。

 林澈沉默了片刻,深深的吸了口氣,拿出手機撥通了林志麗的電話:“媽,我要辭職。”

 陳默看著林澈,不知道她葫蘆裡賣的什麽藥。又聽林澈說:“嗯,婦唱夫隨,我要去當警察。”

 林澈掛了電話,衝著陳默擠了擠眼睛:“我跟你一起。”

 陳默萬萬沒有想到林澈居然能做出這種事情來,扶著額頭說了句:“那咱們還是再商量一下吧。”

 林澈笑:“沒得商量。就這麽定了。警界雙姝。一起打擊罪惡,”接著一伸手比了個勝利的手勢:“耶!”

 陳默翻了個白眼歎了口氣:“神經病。”

 “哦,”林澈點頭:“那就警界神經病俠侶!”

 “我再考慮一下。”

 “不用考慮了親愛的陳隊長。”

 “我要考慮!”

 “真的不用考慮了陳隊長!”

 “林澈,你變了。”

 “我沒有。”

 “你變了。”

 “我沒有。”

 “你變了!”

 “好吧,我變了。”

 自從遇見你之後,我就變了。

 (完)

 作者有話要說:

 終於完結了。想說的話挺多的。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了……

 很感謝一路一直在關注這篇小說的小夥伴們。這個腦洞其實只是我一時興起之作,一開始隻想著是一個短篇,沒有想過可以寫成個小中篇。其實我不是特別會寫現代文,在行文之中難免有些寫的不太好的地方,感謝大家的包容和一路以來的鼓勵和支持。

 接下來我將會投入一篇舊文的改寫之中。很快又會和大家見面。

 特別感謝我的朋友小十一,星星,還有盜盜一路以來對我不遺余力的催更工作。哈哈哈。

 古風玄幻文《無雙》系列,期待你的繼續關注,我們不見不散。鞠躬!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