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黑月光拿穩BE劇本 (長月燼明)》番外八(三生有幸遇見你,縱使悲涼...)
初八,又逢百年大比。

此次大比依舊在衡陽宗舉行,現在的百年大比與以前不同,以往百年大比是為了交流訊息,共同對抗魔族,現在仙魔兩族暫且和平共處,百年大比自然只有考校後生的作用。

蘇蘇提前向公冶寂無修書一封,表示希望和澹台燼帶著妖魔界年輕的修士過來比試。

公冶寂無讀完了信,自然沒有異議。

知曉魔君要來,衡陽宗幾日前就開始張羅庭院,準備招待魔族客人。

說實在的,弟子們頗為忐忑,千年前澹台燼如何暴虐殺人的一幕歷歷在目,現在想想這樣一個大魔頭來自己宗門,但凡他翻臉,那就是一出無人生還。

雖然知曉澹台燼拯救了六界,可是心理陰影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散去的。

宗門內人心惶惶,作為信任掌門的公冶寂無心中多有無奈。

好在他心態不錯,安慰道:“放心,即便出事,也是掌門死在你們前頭。”

月扶崖納罕道:“掌門師兄竟然也會開玩笑了?”

公冶寂無淡淡一笑。

弟子們並沒有被掌門的冷笑話安慰到,大比那日,人人忐忑地等著澹台燼到來。

天邊黑雲聚集,濃烈的暗色讓眾弟子忍不住抬頭看。

一架九頭鳥怪物車輦從天邊駛來。

公冶寂無迎風而立,溫和笑道:“師妹。”

果然,車輦上一隻白皙的手掀開車簾,露出蘇蘇一張帶笑的臉:“大師兄,扶崖!”

蘇蘇跳下車輦,久久沒見昔日的家,此次說是比試,回來看看才是主要目的。

以前蘇蘇在衡陽就是眾人的小師妹,如今她回來,當年的師兄師姐們個個高興不已,瞬間忘了她的神女身份,統統圍了過來。

一眾人熱絡而親暱地講著話。

跟隨九頭鳥車輦來的妖魔界修士看看蘇蘇,又看看烏雲壓頂的車輦,都選擇安靜如雞。

都知道,其實這什麼破爛大比,魔君是不屑來的。

倒不是怕妖魔族的年輕弟子輸了丟人,妖魔個個好戰,摩拳擦掌躍躍欲試。魔君不願來的原因,是據說衡陽宗這裡有許多魔君曾經的情敵。

俱都比曾經的魔君善良正直。

如今魔君不太美妙的心情,連九頭鳥都感受到了。

澹台燼單手抱著阿宓下了馬車,一眼就看見了對面玉樹臨風的公冶寂無。

這個人與他的夙命糾纏何其深重,澹台燼瞇了瞇眼,若無其事抱著女兒走了過去。

公冶寂無眸色溫潤,不悲不喜。望向他懷中阿宓時,他略怔,隨即眼眸溫柔下來。

“你就是阿宓嗎?”

阿宓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公冶寂無,半晌眨了眨眼,衝公冶寂無伸手:“師伯抱抱。”

公冶寂無略微僵硬地伸出手,把阿宓從澹台燼懷裡抱了過去。

澹台燼挑眉,鬆手。

蘇蘇看看阿宓,又看看僵硬的師兄,走到澹台燼面前,悄悄擰了一把他的腰:“餵,你和阿宓搞什麼鬼?”

澹台燼低眸,笑看她:“不相信我就罷了,怎麼連自己女兒都不相信?”

蘇蘇:“……”阿宓只有在她面前乖一些,自從澹台燼歸位,小阿宓就是個無法無天的大魔頭。

偏孩子她爹每次都笑盈盈讚賞地鼓勵阿宓幹壞事。

女兒長得像自己居多,可她到底是神魔混血,骨子裡下意識帶著澹台燼獨有的惡劣。

蘇蘇聽見小丫頭咬著手指問公冶寂無:“師伯,你的道侶呢?”

公冶寂無沉默了一瞬,溫和答道:“師伯沒有道侶。”

“哦,師伯為什麼沒有道侶?”

公冶寂無鮮少與這麼小的孩子相處,一時發現自己沒法回答,與阿宓大眼瞪小眼。

蘇蘇連忙走過去:“師兄,把阿宓給我吧。”

阿宓回頭,看了眼自己魔君父親。

澹台燼唇微微上揚,不辨喜怒。

阿宓自然更聽蘇甦的話,放過公冶寂無,自己站在了地上。

“抱歉師兄,阿宓把你衣裳弄髒了。”蘇蘇說。

公冶寂無低眸一看,果然自己肩膀上有個孩子留下臟乎乎的巴掌印,上面還沾著糖漬。

“不妨事。”他掐了個決,把衣裳清理乾淨,“大比即將開始,諸位道友請入席。”

眾人依次落座。

蘇蘇看著面前兩張一大一小的臉,警告道:“不許在衡陽宗鬧事,也不許整公冶師兄,聽見了嗎?”

阿宓很聽話,連連點頭:“阿宓知道了,娘親。”

蘇蘇親親她臉蛋兒:“阿宓真乖。”

到底孩子心性,阿宓很快就樂滋滋的,看場上比賽了。

“你呢,澹台燼。”

澹台燼沉默片刻,似乎頗為不甘心。

見蘇蘇依舊盯著他,他只好說:“知道。”

蘇蘇鬆了口氣,澹台燼答應她的事,一定會做到。

蘇蘇笑著在他耳邊說了句話,澹台燼聞言,眸中也帶上淺淺笑意。

他們講話,公冶寂無都看在眼裡。

搖光坐在他身邊,羨慕地說:“以前覺得,滄九F這個人,陰鬱冷漠,現在看來,他對蘇蘇挺好的。”

公冶寂無輕輕點頭。

是挺好的。

蘇蘇說話時,澹台燼聽得很專注,眼中只有蘇蘇一個人的影子。蘇蘇說什麼,他眼睛裡都有細碎的光彩。

身為魔尊,也不在意帶出來的弟子如何看,給蘇蘇剝完葡萄,又給阿宓剝。

整個宴席上,他自己倒是沒有吃過一口。

千年的恩怨,兩人從還是凡人那一世,糾纏到了現在,公冶寂無本來做好了澹台燼會刁難自己的準備,可是後來什麼都沒有發生。

澹台燼甚至禮貌地沖他頷首,隨後回頭去看蘇蘇。

見她開心的笑,澹台燼便也笑了。

那笑容少見的純粹,那一刻,公冶寂無突然明白了蘇蘇為什麼會喜歡這個人。

縱然澹台燼曾經自私冷漠、剛愎自用、狂妄歹毒,對於這樣的人來說,千年的仇怨不死不休,可是只要蘇蘇一句話,一個笑容,澹台燼便拔去了渾身的刺,變得簡單乾淨。

一顆赤子之心,竟會出現在魔神身上。

公冶寂無沉默地飲盡杯中酒,澹台燼對她好,他便放心了。

*

夜間,蘇蘇和澹台燼宿在長澤仙山。

這個地方澹台燼很熟悉,夢魘幻境中,他還是滄九F時,曾經來過這裡。

彼時蘇蘇在天池邊用翎羽為他編織劍穗,可惜那劍穗只編織了一半。後來澹台燼赴死前,想像著那樣的場景,自己把未完成的劍穗編織完了。

曾經這個地方,對於澹台燼來說,入眼皆是悲傷。

而今,卻是她長大的地方。

他想走她走過的路,見她認識的人,參與自己缺席的人生。

天池深處,有一處木屋,蘇蘇小時候常常在這裡修煉。

蘇蘇盤腿坐在珠墊上,給澹台燼看自己小時候的東西。

她從木盒中一件件拿出來,邊回憶邊和澹台燼說:“這是爹爹給我做的草蚱蜢,這是湘悅師姐送的弟子,這裡師兄們用來嚇我的琥珀青蛙……”

澹台燼聽得很認真,一如人間那個好學的少年。

他眸中帶著淡淡笑意,摸了摸她的頭。

蘇蘇沒有問他的童年,她知道,澹台燼的童年大抵是不太好的。他的過往充滿了飢餓、偽善、仇恨。

所以現在,她有耐心帶他去看很多美好的東西。

就像當初給他展示的蒼生符一樣,把那些美好的畫卷呈現在他面前。填補他心中缺失的東西。

她鼓勵澹台燼回逍遙宗,容許他生疏而溺愛地教導女兒,當年天道對他的不公平,如今蘇蘇用另一種方式彌補回來。

這一晚他們睡在木屋,蘇蘇以前那張床上。

澹台燼抱著蘇蘇,手一揮,漫天星子出現在長澤仙山。

澹台燼吻了吻她眉心神印,蘇蘇靠在他心口,睡得十分安穩。

清風拂過,早已成為天神的蘇蘇,睜開了眼。澹台燼眉心紅色魔印微微閃爍,帶著邪戾不祥之感。

那是自他回歸魔域之後,悄悄尾隨著他的心魔。

或者說,是屬於魔神夙命的心魔。

穿過了同悲道的間隙,附著在今生他的身上。說來神奇,這心魔也是“澹台燼”產生的,因此他無知無覺,並沒有覺得不對勁。

蘇蘇一直想知道那是什麼,之前在妖魔界無法探知,可是今夜可以。

蘇蘇掐了個決,窗外梧桐樹沙沙而響。

無形的陣法開啟,助她去捉住屬於魔神藏起來的心魔。

蘇蘇閉上眼,抵上他的額,因為澹台燼並不抗拒她的氣息,她輕易便在梧桐木的加持下,看見了魔神的心魔。

那屬於另一個人,卻也是“澹台燼”。

眼前竟是自己從未出現在他身邊的那一世。

澹台燼作為一個凡人長大,作為一個普通人努力存活廝殺,又在最後關頭功敗垂成。

少年葬身大火,至死望著寂寥人間。

他眸中茫然而痛苦。

大火像是一面牆,將他與世人分割開。大火裡面,他孤獨而恐懼,大火之外,百姓們振聲歡呼,慶祝他被燒死。

他像個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的孩子,蜷縮著身體,流不出一滴淚水。

蘇蘇突然特別心疼。

“澹台燼!”

透過大火,她握住了少年的手。

少年顫了顫,黑眸看向她。

一眼萬年,他眼裡的痛苦似乎不見了,帶上幾分溫柔的笑意。

――這凡塵痛苦,可你握住我手那一刻,便是幸福。

少年小心翼翼地回握住她的手。

漸漸的,景象與他一同潰散,隱藏在夙命中的心魔無聲消散了。

蘇蘇打了個呵欠,心滿意足。

清晨第一縷光透進來。

澹台燼睜開眼。

懷裡的蘇蘇睡得安穩,他摸了摸自己額間隱去的魔神印。

他被捲入同悲道時,看見了另一個自己。那個至死沒有情絲,只知陰謀詭計的魔君。

而這些孤獨的景象,卻在此刻,離他很遠很遠了。

手腕上琉璃珠串在陽光下發著淺淺透亮的光,他低眸打量著珠串,梧桐林還未來得及散去的陣法下,魔瞳看見當年蘇蘇悄悄融進去的東西。

――那是一個神女,最珍貴的祝福與愛。

怔愣許久,在這樣一個普通的清晨,天生無愛無淚的魔神,驟然濕了眼眶。

【全文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